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全球問題
在“世紀尺度”下看當今世界之變局
2021年03月09日 10:31 來源:《世界歷史》2020年第6期 作者:俞金堯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10:31
來源:《世界歷史》2020年第6期 作者:俞金堯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摘要:“大變局”論斷的提出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對于世界格局的變化有了新的認識。2015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主題是關于“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體制”。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學習時發表講話指出,“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全球治理體制變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上。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深刻變化,新興市場國家和一大批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是近代以來國際力量對比中最具革命性的變化”。

 

一、“大變局”論斷的提出

  進入21世紀以來,中國對于世界格局的變化有了新的認識。2015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進行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主題是關于“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體制”。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學習時發表講話指出,“國際社會普遍認為,全球治理體制變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上。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深刻變化,新興市場國家和一大批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是近代以來國際力量對比中最具革命性的變化”。2017年10月18日的中共十九大報告提出,“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隨后,2017年12月2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接見參加2017年度駐外使節工作會議與會使節時發表重要講話,首次明確提出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論斷。他說,要“正確認識當今時代潮流和國際大勢。放眼世界,我們面對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世紀以來一大批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世界多極化加速發展,國際格局日趨均衡,國際潮流大勢不可逆轉”。

  此后,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重要場合都講到“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這一論斷現在已寫入黨和政府的報告和文件中,成為黨和國家的共識。黨中央最新關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論斷的重要文件,是中國共產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五次全體會議公報,其中兩次講到“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黨要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關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論斷,我們通過學習黨和政府的各種文獻,以及習近平總書記的有關講話,可以概括出幾個要點:一、關于大變局的思想是黨和政府多年來從世界形勢發展變化的過程中得到的一貫認識,“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是這個認識的最終凝練,它現在已經是黨和國家對于世界局勢發展變化的戰略判斷,也成了被廣泛接受的社會共識。二、“全球治理”的格局和體系是其中的主要關懷,而核心則是一大批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快速發展對國際格局的影響,它們成為改變世界格局的重要力量。三、“我們”與“大變局”關系的表述,從“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世界“正處在”、“正處于”,向著“我們面對”、“世界面臨”和“世界正經歷”這樣的表述的轉變,這種轉變反映了我們越來越認識到大變局是我們自身經歷的一部分,我們也處在變局之中。四、大變局對于中國的未來極為重要,提出大變局的思想就是著眼于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慶祝人民政協成立70周年大會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世界正在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正處在關鍵時期”。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當今世界正經歷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我國正處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關鍵時期”。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要統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戰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五、該判斷的重要依據之一是世界歷史的進程,這段世界歷史從最初的“近代以來”、“數百年來”,逐漸變得清晰,最終聚焦于“百年”。六、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流行以后,大變局有可能加速。

  二、長期趨勢中的大變局

  關于“大變局”的論斷,初看之下,是一個關于現實世界的看法,但它卻是從“百年”時段的世界歷史中得到的認識,歷史學者有責任提供歷史的闡釋,以加深人們對于“百年歷史”的理解和對“大變局”的認識。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指出:“把握國際形勢要樹立正確的歷史觀……所謂正確的歷史觀,就是不僅要看現在國際形勢什么樣,而且要端起歷史望遠鏡回顧過去、總結歷史規律,展望未來、把握歷史前進大勢?!绷暯娇倳浀摹皻v史觀”,正是就“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而言的。

  我們注意到大變局的歷史追溯,有一個從“近代以來”、“數百年來”,到“百年”的聚焦過程。從歷史和理論來看,可以從兩個方面對這個“聚焦”進行思考。一是,從近代以來或數百年以來的歷史進程來考慮,世界歷史的延續性還是存在的,無論我們把這段歷史作為全球化的歷史、現代化的歷史、從分散到整體的歷史,還是稱之為馬克思理論中的“世界歷史”,這五個世紀的世界歷史是一個整體。過去的“百年”是近代以來整體世界歷史的一部分,近代以來或數百年以來這些說法,已經包含了過去“百年”的歷史。二是,從歷史發展的階段性來考慮。我們承認15、16世紀以來的世界歷史進程連續性的同時,也認識到歷史進程中出現的階段性變化。在過去數百年的歷史上就出現過很多階段性的變化,當今世界正在發生的大變局,正是在世界歷史總體進程中出現的一個新的階段性的變化,屬于世界體系演變過程中出現的新情況。

  近代以來的世界歷史具有統一性,當今世界出現的新變化發生在這個統一性之中。這個認識符合歷史,也符合現實世界?!鞍倌辍笔且粋€比較明確的時間限定,比近代以來或數百年以來的表述要更加容易把握。那么,“百年”又是一個什么樣的概念?

  在長時段的歷史中,“百年”或“世紀”往往不一定指“百年”整數,也不一定正好對應于一個完整的世紀,如19世紀、20世紀等,它一般是指上百年的時間跨度。例如,西方歷史學者常常使用“長19世紀”、“長20世紀”等“世紀”概念,就不是正好19世紀或20世紀的百年,而是指以19世紀或20世紀為主體,適當前溯或后延二三十年,根據歷史實際而確定的大約一個世紀的時間段?,F在,有學者在論述“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時,從緊扣一百年的歷史來看世界格局的變遷。例如,以1917年的十月革命、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束,或1919年的五四運動等歷史事件作為開端。不過,從不受百年整數束縛的世紀時段來看待“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可能更加契合世界百年發展史。例如,回溯到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依然在“百年”的時間段內。

  如何選擇“百年”時段的起點,歸根到底,取決于人們對世界歷史長期趨勢的把握。筆者傾向于用“長20世紀”的概念,以19世紀晚期和20世紀初期作為理解“百年”歷史的開端。這樣的劃分有一個好處,就是便于我們在更加寬闊的時間段內觀察“百年”世界歷史的變遷。因為變遷既可以表現為“突變”,也可以表現為“延續”,而“大變局”往往是一個持續很久的過程。這樣做的另一個好處,就是我們可以把“長20世紀”納入16世紀以來的世界歷史進程中,把它作為近代以來世界歷史長期趨勢中的一個階段,這符合我們今天的世界歷史分期,使大變局獲得更加長遠的時間維度。

  在長20世紀里,世界歷史曾經發生過多次大的變遷:壟斷資本主義的形成、兩次世界大戰(其中,第一次世界大戰使英、法等西歐大國衰落,也催生了十月社會主義革命),二戰以后,美國確立了在西方世界的霸主地位,亞非拉民族解放運動興起,一大批殖民地國家走向獨立。更大的變局表現為“冷戰”,它的重要意義在于蘇聯在資本主義世界體系以外另立了一個社會主義陣營,從而使資本主義世界出現了一個強勁的對手。但是,到20世紀八九十年代,蘇聯主導的體系瓦解,蘇聯解體,兩個陣營對立的格局消失,世界出現美國“一超”獨大的格局,形成全球化的新的發展階段。在這個時期,中國改革開放得到大發展,逐漸融入世界體系。全球化使一批新興市場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崛起,中國是其中突出的代表?,F在,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世界體系中的影響不斷增大。當前對于世界形勢的發展產生最重大影響的因素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流行,增加了大變局走向的不確定性。

  長20世紀中發生的一些巨大變遷,有的已經成為歷史,如“冷戰”。有的變遷所造成的影響持久存在,如亞非拉廣大地區出現了一大批民族國家,瓦解了西方殖民主義體系,從而形成了一部分發達國家與大部分發展中國家的世界格局,這可以說是殖民體系建立數百年以來所未有的大變局。正是在這些發展中國家中,出現了一批新興市場經濟體,它們的崛起有助于形成多極化的世界格局,對于西方國家長期操縱的世界霸權局面形成了挑戰。從中國視角來看,以中國目前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現實,以及預期中國未來會發展成全球最大經濟體,那么,這個演變趨勢很可能使中國重回近代早期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這樣,就整個世界而言,我們的確有理由說,世界正在經歷的是“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就中國而言,我們正在經歷的甚至還可能是數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變遷正在發生。但是,當前的變遷以后會如何發展?變遷能否導致一個明確而穩定的結局?從變局到成局需要多長時間?成局的關鍵是什么?如果形成某種新格局,它能夠維持多久?如此等等的問題,是我們面臨和經歷大變局時需要進一步思考的。當然,未來到底會怎樣,我們無法完全預測。好在歷史可以借鑒,過去幾個世紀的世界歷史上,曾經多次發生過世界格局的變遷,回顧歷史有助于我們更好地理解正在發生的大變局。

  三、世界格局變化的歷史信息

  在較大的時間尺度下觀察歷史上的大變局,我們可以得到這樣一些認識。

  一、16世紀以來的世界歷史,我們習慣上稱為從分散到整體的歷史,也是廣義全球化的歷史。整體性的世界在資本主義發展和工業化、現代化、市場化進程的推動下形成,由西方國家主導,它在本質上是資本主義的世界體系?!袄鋺稹逼陂g,世界上雖然出現了以蘇聯為主導的反體系力量,世界分裂為兩大陣營。不過,隨著蘇東陣營的解體,這樣的對抗也結束了。從長期趨勢看,包括長20世紀在內的過去五個世紀的世界歷史沒有發生實質性的變遷。

  二、大國的崛起和世界格局的變遷,多半要經歷戰爭,戰爭的結果就是形成贏家主導的世界格局。關于“修昔底德陷阱”的說法對此已經做了總結,相關論述已經很多。然而,我們想指出的是,首先,戰爭并不一定得到戰爭發起者想要的結局。18世紀末和19世紀初,拿破侖的大軍所向披靡,曾經橫掃歐洲大陸,但最終失敗。德國作為20世紀早期的新興大國,曾兩次發起世界大戰,均以失敗告終??傊?,歷史上大國的崛起雖然是通過戰爭而實現,但新的世界格局是勝利者主導的格局,對失敗者而言,戰爭并不能使自己贏得想要的世界格局。其次,重提“修昔底德陷阱”,并不意味著未來發生大變局,必然重復戰爭的歷史。而是通過觀察歷史,人們已經得到了歷史的經驗和教訓,繞過“修昔底德陷阱”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三、大變局是一個長期的歷史過程,需要幾十年、甚至一兩個世紀的時間。英國成為具有全球霸權的大國,至少經歷了兩個世紀左右的時間。16世紀下半葉,英國與西班牙較量。17世紀,主要與荷蘭較量。18世紀時,主要對手是法國。到18世紀下半葉,英國已無強勁的敵手,工業革命正在進行中,但它仍然失去了北美廣大殖民地。到19世紀上半葉,工業化為英國的世界霸業奠定了基礎。19世紀中葉,英國的霸業終于達到頂峰??梢?,英國最終主導世界體系的過程是個漫長的過程。隨后,英國的世界霸權轉手美國,又經歷大約一個世紀的時間。美國在1776年建立,它的崛起有賴于19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的第二次工業革命。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后,英國衰落,美國的力量迅速上升,但美國最終主導世界,則要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世界格局的變遷在“世紀尺度”下才看得真切。

  四、一個國家的經濟總量在世界經濟中所占的比重,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說明它的經濟實力,是衡量該國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的一個重要指標,但引起世界格局大變遷的條件并不完全取決于這個指標。1820年,中國的GDP比西歐各國的總和還要高出將近30%。但是,那個時候,英國和歐美的工業化正在蓬勃發展之中,英國基本建立了世界性霸業。此后,中英之間發生鴉片戰爭,但決定戰爭結局的不是經濟總量。美國的情況也是這樣。1870年,英國經濟在資本主義國家中居第一位,這個位次吻合它在當時世界上的主導地位。但是到1880年,美國變成第一,英國則退居第二位。再過十年,即1900年,這個位序變成了美國、德國和英國。英國的經濟地位在19世紀最后三十年接連下滑,但在當時英國尚未喪失在世界格局中的主導地位。美國雖然在世界經濟中的分量迅速擴大,經濟總量連續數十年居資本主義國家第一,但美國取代英國而成就世界霸業,還需要幾十年的時間,二戰結束以后才完成了一次大變局??梢?,經濟總量反映了一個國家在世界上的硬實力,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指標,但僅看這個指標是不夠的。

  五、與經濟總量有關,但比經濟總量更加具有決定性意義的因素,一是經濟體制,二是科學技術。近代以來,大國的崛起是建立在資本主義全球化擴張而形成的世界市場的基礎上的。資本主義的興起和發展有一個漫長的過程。在近代早期,資本主義是弱小的但是新興的生產方式。與此同時,封建的和小農的生產方式已經成熟,甚至到了發達的階段,僅僅從經濟總量來比較,資本主義經濟可能暫時還不能顯示其比較優勢。不過,成長中的資本主義具有極大的發展潛力,而舊的生產方式已經沒有多少發展空間,被資本主義體制超越是必然的。正如前面已經指出,1820年中國的經濟總量依然壓倒西歐,但是局面的反轉只是一個時間問題。體制的優勢歸根到底起到決定性的作用。與此同時,新的科學技術對于推動資本主義的發展和新的世界格局的形成也發揮了關鍵的作用。工業革命為英國的霸業建立了物質基礎,工業革命的主要特征是機械化和使用蒸汽動力。第二次工業革命,以化學工業、電力電氣工業為主,以內燃機為主要動力,建立在新的科學技術基礎之上。正是在第二次工業革命時期,英國曾經引領世界科技和經濟發展的角色被美、德兩國所取代。20世紀最后二十年,美、德的經濟實力先后超過英國,靠的正是新的科學技術的支撐。

  六、西方是一個整體,美國是這個整體的領導者。冷戰結束,西方世界的共同敵人消失了,使得過去以美國為首的整體西方也出現了“松散的”局面。歐洲意識的增強,說明歐洲有意作為獨立的力量在世界格局中發揮自己的作用。歐美關系出現了變化,這是一個事實,我們在當今緊張的中美關系中,已經看到歐洲保持著一種相對獨立的姿態。但是,西方世界是一個整體,那是經過凡爾賽-華盛頓體系和二戰以后在西方國家與蘇東體系的對抗中形成的。西方這個體系已經超越了“西方”的空間,包括韓國、日本、新加坡等亞洲國家和地區,是通過經濟、政治、軍事、文化、生活方式和意識形態等關系而聯系在一起的整體。這個整體的內部是在變動的,但整體的興衰不是由一國地位的變化所體現的,我們應該注意到這個“整體”的存在及其意義。

  四、把握大變局的機遇

  世界格局的變遷正在發生。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流行,嚴重沖擊了世界各國的經濟,深刻地影響到國際關系和秩序,加速了大變局的勢頭。但建立一個什么樣的新的全球體系,取決于各方力量的博弈。

  無論如何,正在發生的變局為非西方新興國家改變長期以來存在的與西方國家的不平等關系提供了機會。從中國的角度來說,民族復興的中國夢正好合上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節奏。所以,大變局對中國來說具有重要的和特殊的意義,我們應當把它們結合起來進行觀察,從歷史中尋找智慧,不僅要避免在大變局中失策,更要善于把握局勢,在變局中開新局。

  根據前面的討論,我們認為:

  第一,16世紀以來,全球化趨勢不可阻擋,近代以來出現的大變局多數都是在這個大趨勢中實現的。到目前為止的世界歷史表明,現存世界體系依然具有比較穩定的結構,即使當前的“反全球化”和“逆全球化”勢力,也不足以改變全球化趨勢?!鞍倌晡从兄笞兙帧睆恼w上和從更長的歷史時段來看,大體是在現存的世界體系內和全球化的趨勢里所發生的變革,不過其未來走向以及由此可能產生的變化也值得關注。

  第二,把握機遇,努力爭取在世界格局內改變既有的相互關系,占據核心地位。根據世界體系理論,世界體系內部的相互關系在不斷地變動,大國的興衰就是既有的相互關系發生變動的一種結果??梢?,在世界體系內,世界格局始終存在著變化。對于一些國家和地區來說,只要參與全球化進程,改變自己在世界體系內的地位是可能的,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多年的成就和國際地位的上升就是證明。未來的世界局勢不論發生什么變化,我們都不能離開這個體系。美國越是要與中國脫鉤,我們就越要對外開放,爭取在世界體系的變動過程中占據核心地位。

  第三,大變局的過渡期較長,短近的尺度往往難以衡量這個進程,我們要用世紀的尺度、足夠的耐心和持久的定力,應對世界變革,推動中華民族的復興事業。

  第四,一國經濟總量的增長體現了它在全球經濟中的分量和比重,它表現了一種發展的勢頭,但并不能完全決定世界格局的變遷。只有在創新制度、發展新的科學技術的基礎上的經濟發展,才具有爭取有利于自己的世界格局的基礎和條件。

  第五,“西方”是一個整體,它是由分布在全球的一大批具有共同的經濟體制、共享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以及大體相似的政治體制的國家,加上強大的軍事同盟而結合在一起、稱霸全球的勢力,是一個互相依靠的利益共同體。美國則是這樣一個整體性的西方的盟主。在當前的大變局中,我們要關注的不僅是美國及狹義上的西方力量的變化,而且要關注整體意義上的西方的變化,保持審慎的態度,避免對于世界局勢的變遷做不切實際的估計。

  最后,國際格局的發展方向是開放的、多向度的。因而,最終的格局如何,目前來看也是不確定的。要善于利用大變局來謀劃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并且使中華民族的復興事業成為影響大變局進程和方向的一個重要力量。

 

 

作者簡介

姓名:俞金堯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汪書丞)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