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全球問題
“人類命運共同體”視角下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及應對分析
2021年03月09日 13:40 來源:《區域與全球發展》2020年第6期 作者:陳本昌 崔日明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13:40
來源:《區域與全球發展》2020年第6期 作者:陳本昌 崔日明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在世界經濟充滿不確定性的時刻,是“灰犀牛遇見黑天鵝”性質的事件,對世界各國及世界經濟產生的沖擊是史無前例的?!岸稹币詠?,美國主導的全球化有可能在這次疫情的沖擊下終結,但會開啟另一輪的“全新全球化”。新冠肺炎疫情對各國的資本市場、實體經濟、全球價值鏈會產生不同影響。各國政府根據本國國情與新冠肺炎疫情進行戰斗,運用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應對新冠肺炎疫對經濟的影響,防止出現經濟危機。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最終戰勝疫情,需要世界各國摒棄意識形態的偏見、超越經濟理性,團結起來,共同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只有如此,世界經濟才會避免陷入混亂局面。

  關鍵詞:新冠肺炎疫情;世界經濟格局;“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形態;經濟理性;合作共贏

  作者簡介:陳本昌,遼寧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研究方向為世界經濟理論、發展經濟學;崔日明,遼寧大學經濟學院教授,研究方向為世界經濟理論、國際貿易規則。

 

  一、引言

  2020年初,一場無法預料的新冠肺炎疫情突然爆發,截至2020年6月30日全球感染人數已超過1000萬,且每天還以十余萬的病例增加,傳染范圍波及全球188個國家和地區,已造成全球50多萬人死亡。這次疫情感染人數之多、傳播速度之快,是近百年人類社會經歷過的最嚴重的一次傳染病災難。  

    在全球化高度發展的今天,這場全球疫情大流行所帶來的影響超過了人類歷史上任何一次傳染病對人類的影響。各國政府都在竭盡全力地應對疫情,挽救生命,努力減少疫情的危害。新冠肺炎是全人類共同的敵人,威脅著全人類的健康和生命安全,給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與社會治理帶來了巨大的挑戰。這場疫情是目前人類社會最嚴重的全球性危機,任何一個國家和族群都不可能置身事外。要想最終戰勝這場肆虐全球的疫情,必須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來思考這一人類面臨的共同挑戰,才能對這場疫情有更全面、更深刻的認識,采取更好的應對措施。本文將從疫情發生的歷史節點,對世界經濟的影響途徑、影響階段、國際社會的應對措施及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如何應對疫情等方面進行分析。

  二、新冠肺炎疫情發生的歷史節點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在2019年末至2020年初,此次疫情可以定義為“灰犀牛遇上黑天鵝”性質的事件。之所以這樣定義,可以從以下三個方面來看:首先從宏觀層面看,這次疫情是在世界經濟增速不斷下降,經濟不確定性增大的情況下,世界經濟體突然遭到始料未及的巨大外部沖擊;其次,從微觀層面看,全球價值鏈在新貿易保護主義的威脅下其穩健性遭受沖擊的同時,又遭到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由此必將導致世界貿易額大幅度下降,全球經濟雪上加霜;再次,從國際經濟格局及國際治理體系方面看,當前,關鍵國家對全球化的認知已經改變,全球化趨勢出現危機,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很有可能使本輪全球化走向終結。

  人類社會目前經歷了兩輪的大規模全球化。第一輪是19世紀末西方發達國家對廣大不發達國家進行武力侵略、資源掠奪而推動的全球化,以20世紀兩次世界大戰宣告結束。第二輪全球化是20世紀50年代由美國推動的新一輪全球化。這輪全球化主要由資本推動,使世界各國成為跨國公司全球產業鏈條的一環,形成全球價值鏈。本輪全球化在 20世紀80年代末迎來了一個重要的轉折時期,即蘇聯解體,“冷戰”結束。由于絕大多數國家都進行了市場化改革,并推行市場經濟制度,全球化在制度上的障礙得以消除,世界各國紛紛加入由資本推動的全球化,分享全球資本盛宴,全球產業鏈在地域上已經基本囊括了所有國家,世界財富總量也在不斷增加,這波全球化也到達了頂峰。然而,在這輪全球化的過程中所進行的財富分配卻是極其不平衡的:一些國家抓住了全球化的機遇,發揮資本與市場的優勢,賺得盆滿缽滿;而另一些國家卻變得更加貧窮。因此,在全球化帶來財富增長的同時,全球化的結構性矛盾也在不斷加深。

  這種結構性矛盾最終以2001年的“9·11”事件爆發出來?!?·11”事件的發生,標志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主導的世界經濟發展模式或全球化已經出現了巨大的裂痕。在“9·11”事件發生后,美國以反恐的名義發動了對阿富汗的武裝攻擊,其后又以各種名義在世界各地采取單邊主義行動,全球化迅猛發展的勢頭結束了。2008年發生的全球金融危機進一步強化了美國主導的全球化的負面效應,世界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進一步上升。在2008年爆發的金融危機中,世界主要經濟體都遭受了嚴重的沖擊,許多國家多年以后仍然沒有走出危機的陰影,各個國家對全球化的分歧逐漸加大,“去全球化”趨勢逐漸加強。2017年美國特朗普總統上任后,明確提出了“美國優先”的戰略,這實際上標志著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主導的全球化已經停滯。隨后,美國推出的一系列單邊機制和各種退群行為更加劇了“去全球化”的趨勢。為應對美國的這種“去全球化”趨勢,以中國為代表的廣大新興經濟體國家,與美國這種單邊行為展開了一系列的談判和斗爭,盡力維護這種有利于世界各國發展的多邊體系,使這種既有的全球化體系得以維系。2018 年,美國挑起中美貿易戰,表明其“去全球化”的決心已明確,美國認為既有的多邊體系使自己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在“美國優先”的口號指引下,對自己主導的全球體系發起了攻擊。美國這種嚴重的單邊主義行為,使世界經濟受到巨大影響,世界經濟危機隨時可能爆發。而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成為壓垮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突如其來的疫情在世界范圍內迅速傳播,伴隨疫情傳播的還有人們對疫情的恐懼以及對世界經濟發展不確定性的巨大擔憂。

  三、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途徑

  本次疫情是世界經濟體系外的外生性變量。一般來講,如果世界經濟體系本身沒有問題,那么,疫情傳播對經濟的沖擊將取決于疫情的嚴重程度和持續時間。疫情結束后世界經濟就會恢復正常運行,不會有太大的影響。然而,今天的世界經濟大不如前,“去全球化”勢頭凸顯,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摩擦加劇,世界經濟隨時可能陷入危機之中。本次疫情對世界經濟的沖擊無異于雪上加霜,從資本市場和實體經濟兩個途徑產生了巨大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的沖擊反應最直接、最快速的表現是對全球資本市場的沖擊。當疫情只在中國發生而沒在發達國家和其他國家蔓延開來的時候,疫情的危害還沒有被充分認識。世界各國普遍認為,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像其他傳染病一樣,很快會被中國政府控制,不會傳播到其他國家。中國的股市也只是在2020年2月3日后開盤第一天出現恐慌性下跌,其后雖然新冠肺炎感染人數在不斷上升,但從2月4日開始股市持續上漲一個多月,到3月4日一度漲到了春節前的高點,滬市達到了3074.26點,深市達到了 11869.41點。歐美股市在疫情初期好像沒有受到中國疫情的影響,美國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在 2020年2月12日達到了29568.57 點的歷史高點。當疫情在美國等主要發達國家開始蔓延時,世界各國好像才認識到這場疫情的嚴重性,隨之而來的擔憂和恐慌程度不斷加深,這種擔憂的影響迅速在資本市場上蔓延開來,中國上證指數從2020年3月4日的高點跌至3月19日盤中低點2646.80點,深證指數3月23日跌到9659.35點。2020年3月9日至3月18日,美國三大股指出現四次熔斷,急速下跌。2020年3月23日,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跌至 18213.65,40天跌幅達到38.4%。在美國股指下挫的帶動下,其他歐洲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國家的股市也紛紛下跌,上演了1929年以來的全球股市短時間內的最快速和最大幅度的下跌。隨著疫情在全球蔓延,全球資本市場將繼續動蕩。受疫情恐慌及全球停產停工需求下降的影響,國際原油期貨出現了斷崖式下跌。2020年4月20日,布倫特原油從 2020 年初的每桶 75 美元一路下跌到每桶20美元左右的最低價格,美國紐約商品交易所西德克薩斯輕質含硫原油5月期貨合約價格最低達到 -37.63 美元 / 桶,歷史上首次跌至負值區域。隨著各國的應對疫情政策紛紛出臺,全球股市和大宗商品市場又呈現出過山車式的走勢,使全球資本市場和大宗商品市場不確定性增大,進而將使世界經濟整體不確定性進一步增大。  

    疫情對實體經濟的影響首先從供給和需求兩個方面體現出來。此次疫情的爆發適逢中國春節假期,最先產生的影響是春節的節日經濟行情,這對許多服務行業的打擊非常嚴重,對餐飲、影院、航空、運輸、旅游休閑等產業的沖擊是疫情從需求端沖擊經濟的第一波。春節假期延長,企業面臨著復產復工的難題,這是疫情從供給端對實體經濟的沖擊。經過將近兩個月封城的疫情“一級響應”的嚴格措施,中國的疫情已經基本可控,各類企業的復工復產也開始啟動。然而,由于疫情在世界其他國家的蔓延加劇,全球生產價值鏈被迫中斷,大批外貿型企業的訂單被停止或取消,很多企業又面臨著“無工可復”這一嚴峻局面,這是疫情對需求端的第二波沖擊。如果疫情能在短時間內在全球范圍內得到控制,則這種價值鏈中斷的影響只是暫時的,不會對價值鏈重構產生影響。然而,從目前觀察到的情況看,短時間內控制疫情已不太可能,疫情很大可能將持續一到兩年的時間,甚至長期伴隨人類生存,對全球價值鏈將的沖擊已逐漸顯現。從需求方面看,價值鏈的下游需求減少,使企業無產品可生產;從供給方面看,價值鏈上端供應商的原材料和中間品不能按時供應,如此一來,即使價值鏈下端有需求,企業也可能由于沒有充足的投入而無法滿足客戶的產品需求。價值鏈斷裂帶來全球訂單的下降情況導致需求減少,必將使國際貿易量、貿易額雙雙下降。全球貿易的萎縮將使世界經濟增速進一步放緩,進而對世界經濟帶來的損失將進一步擴大。近期,糧食出口國限制糧食出口的現象則有可能促使全球貿易量進一步下降,甚至有可能引起全球糧食危機。價值鏈斷裂的另一個危害是,企業倒閉導致大量工人失業,并且這種影響進一步放大。2020 年,中國城鎮調查失業率 2月份為6.9%,3月份5.9%,4月份6%,均高于5% 左右的歷年同期水平;同年,美國4月失業率為14.7%,創歷史新高;5月份的失業率略有下降,為13.3%;6月份的失業率為11%,均高于20世紀80年代以來最高失業水平。就業的下降必然導致居民收入的減少,進而導致社會消費需求進一步降低,進而進一步降低經濟增長。疫情對實體經濟沖擊的時間長短及嚴重程度決定了世界經濟能否陷入衰退或蕭條,并將影響每個人的生活和未來。

  四、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表現為非理性的恐慌和假日經濟停止帶來的沖擊,主要是對中國的沖擊。隨著中國國內企業的陸續復產復工,疫情在中國得到基本控制。疫情對經濟的短期沖擊在中國第一季度的GDP數據中已經體現出來。2020年,中國第一季度經濟增長率下降6.8%,第一產業下降3.2%,第二產業下降6.9%,第三產業下降 5.2%。從影響經濟的三大需求看,也都出現了較大的同比降幅,全國居民人均消費支出下降12.5%,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下降 16.1%,貨物貿易順差達983.3億元,比上年同期減少了80.6%。如此嚴重的經濟下滑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從未出現過的。

  第二個階段是新冠肺炎疫情的中期影響和疫情結束后對世界經濟體系的長期影響。世界貿易組織于 2020年4月8日發布的2020—2021年貿易增長預測數據顯示,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樂觀估計,全球貿易將收縮 13%;悲觀估計,將收縮32%。樂觀情況下,2020年全球經濟將收縮 2.5%,2021 年回升到7.4%;悲觀情況下,2020年全球經濟將收縮 8.8%,2021年將恢復至 5.9%。2020年的全球經濟收縮是不可避免的。2020年4月1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預計,2020年全球經濟將下降 3%,比 2008—2009年金融危機期間的情況還要嚴重。世界銀行在 2020年6月份的《全球經濟展望》中預測,2020年全球 GDP 將下降 5.2%,是幾十年來程度最深的衰退。學者、機構及政策制定者更擔心的是,全球將陷入一年以上的嚴重經濟蕭條當中。就疫情對中國的中期影響而言,中國應主要考慮疫情對參與全球價值鏈的沖擊。隨著疫情的蔓延,各國紛紛采取封城、封國的措施,全球生產價值鏈必將受到嚴重打擊,所有國家的國際性生產企業都將受到嚴重影響。在中國表現為多數外貿型企業將會面臨一段艱難的掙扎期,很多企業也有可能在這一輪的沖擊下倒閉,全球價值鏈的調整和重構不可避免。作為全球價值鏈的重要參與者,中國如何穩住和升級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或者在更嚴峻的形勢下如何在全球價值鏈的調整中避免“去中國化”這一極端情況的出現,是需要中國企業面對和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

  從新冠肺炎疫情對世界經濟的長期影響看,本次疫情對世界經濟格局乃至世界經濟秩序都將帶來深遠的影響。新冠肺炎疫情很可能使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過程終結。美國著名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Loren Friedman)認為,新冠肺炎將改變人類歷史進程,人類歷史將以新冠肺炎疫情為節點劃分為“新冠前”和“新冠后”即 B.C.(Before Corona)與 A.C.(AfterCorona)。美國著名學者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博士(Henry A. Kissinger)認為:“當新冠病毒流行病結束時,許多國家的制度將被視為是失敗的。然而,這種判斷是否客觀公正無關緊要。事實是,在此次疫情之后,世界將會變得不一樣?!焙芏鄬W者也預測疫情后發生“去全球化”的趨勢。隨著疫情結束,跨國公司重新調整產業鏈,確實會對全球產業鏈的布局產生一定影響,但就此判斷疫情將結束全球化的發展趨勢,卻顯得過于輕率。筆者認為,在世界經濟日益緊密聯系的今天,國際分工鏈條不會被輕易被切斷,人員、商品、資本、信息的全球流動的趨勢不會改變,全球化的事實不會改變,改變的只是全球化的運作規則和模式,美國主導的經濟全球化有可能終止,而世界各國之間的緊密聯系趨勢并不會減弱。這次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不過是加速了美國主導的全球體系調整契機的到來。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一定會有新的指導原則和運作模式的全新一輪全球化取代舊秩序的全球化。

  五、各國應對疫情的措施

  各國對疫情的應對措施應從兩個方面分析:一方面是對疫情本身的應對措施,即救治病人、減少人員感染及重癥死亡、阻斷疫情傳播鏈條等方面的直接應對措施;另一方面是對疫情可能帶來影響的應對措施,即穩定和恢復社會經濟運行的應對措施。

 ?。ㄒ唬σ咔楸旧淼膽獙Υ胧?/font>

  “這次新冠肺炎疫情,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在我國發生的傳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圍最廣、防控難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003年的非典型肺炎疫情和這次疫情相比也相形見絀。新冠疫情發生后,中國于2020年1月23日采取了武漢封城的措施,后續各個省份都采取了疫情一級響應的措施,整個中國按下了暫停鍵。在全國人民的共同努力下,武漢封城76天后,重新開放,疫情得到控制。4月26日,湖北無新增確診病例,無新增死亡病例,無新增疑似?。ㄒ妵倚l健委每日疫情公報)。中國在這么短的時間就取得了這場史無前例的疫情阻擊戰的勝利,是與黨和政府制定的一系列正確的政策措施分不開的。這些措施包括:將新冠肺炎納入乙類傳染病,采取甲類措施嚴格管理;各省區市相繼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延長春節假期;湖北省尤其是武漢市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330多支醫療隊、41600多名醫護人員馳援湖北武漢,19個省份對湖北各市對口支援;火神山醫院、雷神山醫院、10多家方艙醫院火速建成;醫用防護服、口罩等企業迅速復工復產,大批物資馳援湖北武漢;中西醫結合治療,全力推進醫藥研發和臨床應用等等。在防疫過程中,中國提升了公共衛生領域的防控能力,也向世界展現出了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力量,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能夠戰勝一切艱難險阻,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越性得到充分體現。

  2020年3月初,疫情開始在歐美等發達國家迅速蔓延開來,各國政府沒有利用好中國給世界創造的“窗口期”,紛紛出現感染人數爆炸式增長、醫療物資短缺、死亡人數增加的局面。由于國情、制度、文化等不同,各國采取的應對方式也各不相同,西方國家也很難復制中國的“戰疫模式”。隨著疫情的擴大和感染人數不斷上升,各國政府也紛紛推出保持社交距離、停工、停課、居家隔離、封城、封國等措施,對延緩疫情擴散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但是,這樣的政策也遭到了一些人士的抗議和反對,紛紛走上街頭抗議政府的封鎖令,這也是疫情在西方國家大規模爆發、感染人數不斷增加的原因。不過,我們可以預見,隨著人們對疫情嚴重性的認識不斷加深,以及各國政府開始對疫情具有科學的認識,各國能及時調整應對策略,疫情爆發式增長也會得到控制,拐點的出現只是時間問題。

 ?。ǘ┮咔閷洕绊懙膽獙Υ胧?/font>

  在應對疫情的經濟影響方面,各國政府反應的速度都比較迅速,甚至超過了對疫情本身的應對,紛紛做出快速且力度超前的救市措施。盡管救市措施各有不同,但總體的方向和思路基本是一致的。從中國來看,中央政治局2020年2月21日、3月27日、4月17日召開三次會議,明確指出,2020年“調結構”比“保增長”更重要。2020年4月17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在加大“六穩”(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力度的同時,又將“保居民就業,?;久裆?,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鶎舆\轉”的“六?!弊鳛椤傲€”的補充政策。2020年5月22—26日召開的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上,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沒有提及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目標,以應對疫情和全球經濟不確定性的影響。各國政府為保障市場具有充分的流動性,防止發生資金鏈斷裂和金融危機,紛紛通過貨幣政策向市場注入流動性資金。此外,通過財政政策,一方面補貼受疫情沖擊最嚴重的困難群體,包括個人和中小企業;另一方面,推出大規模的投資計劃,穩定就業、穩定生產、穩定預期。下面主要分析中、美兩國的貨幣和財政政策的應對措施。

  1. 貨幣政策方面

  作為疫情最先爆發的國家,中國政府在病毒爆發之初就采取了一系列的貨幣和財政措施來應對疫情。2020年2月3日股市開市當天,中國人民銀行就進行了1.2萬億的逆回購操作,緩解市場的緊張局勢;2020年3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針對疫情防控提出了五大計劃:一是穩健的貨幣政策更加注重靈活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完善宏觀審慎評估體系,釋放 LPR 改革潛力;二是用好3000億元專項再貸款政策,向疫情防控保供企業提供快速、精準支持,要把好事情辦好;三是加大對疫情影響嚴重地區、行業、企業的融資支持,強化對先進制造業、脫貧攻堅、民生就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服務,助力復工復產;四是加強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能力建設,用好5000億元再貸款再貼現專用額度和3500億元政策性銀行專項信貸額度,加大對中小微企業等領域的普惠性資金支持;五是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和“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要求,保持房地產金融政策的連續性、一致性。2020年2月20日,中國人民銀行下調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從4.15%降至4.05%。2020年4月3日,中國人民銀行進行了2020年的第三次降低銀行準備金操作,累計釋放長期流動性1.75萬億元。自2020年4月7日起,政府將金融機構在央行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從0.72% 下調至0.35%,這是中國人民銀行自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時隔12年第一次下調存款準備金利率(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從 0.99%下調至 0.72%,之后一直未做調整);2020年4月20日,央行再一次下調一年期貸款市場報價利率至3.85%。并不排除后續進一步降息降準,可見中國人民銀行力度之大。

  自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歐美等發達國家地區技術性衰退風險增加,部分新興經濟體面臨金融沖擊的風險加大,紛紛啟動了降息和量化寬松的貨幣政策,全球多家主要央行進行了緊急的降息操作,以穩定市場的恐慌情緒。2020年3月3日,美聯儲宣布降息50個基點,將基準利率降到 1% 至 1.25%;2020年3月13日,美國宣布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美股繼續下跌。2020年3月15日,面對股票市場因疫情擴散導致的快速下跌以及市場恐慌情緒,美聯儲再次宣布降息至接近零利率水平(0%—0.25%),并啟動了一項規模達 7000 億美元的大規模 QE 計劃,其中購買國債至少 5000 億美元,購買機構抵押支持債券(MBS)至少 2000億美元;2020年3月17日,美聯儲啟動多種短期流動性供給機制,包括商業票據融資機制(CPFF)、一級交易商信貸便利機制(PDCF)和貨幣市場共同基金流動性工具(MMLF)等。2020年3月9日至18日,美股連續觸發四次熔斷機制,股指累計跌幅達60%。2020年3月23日,美聯儲宣布采取一系列更激進的措施——開放式資產購買,建立支持信貸向雇主、消費者和企業流動的計劃,該計劃將提供高達 3000 億美元的新融資。同時,來自美國財政部外匯穩定基金的 300億美元也為該計劃提供支持。其他國家央行也紛紛跟進美聯儲的降息舉動下調本國央行基準利率,緩解流動性緊張,穩定市場波動,阻止恐慌情緒蔓延。到2020年6月底,全球已有30多家央行進行了降息操作。

  自2020年2月底以來,G10央行的資產負債表增加了 4.5 萬億美元,總額累計已超過20萬億美元。為應對疫情,全球央行已宣布規模9萬億美元的刺激措施,是為應對2008年金融危機所采取措施的2倍。經過世界各國中央銀行的緊急操作,各國股市下跌的趨勢已基本止住,5月份全球股市有所回升。然而,貨幣政策的后續影響也將會逐漸體現出來。大水漫灌的方式雖然對緊急止跌起到了作用,但這種創紀錄寬松政策的資產貶值效應也會很快體現出來,到那時世界又要應對另一場貨幣危機。

 

  2. 財政政策方面

 

  為緩解疫情造成的社會生產停滯帶來的需求不足,減少短期資金不足對經濟的不利影響,各國政府紛紛采取了擴張性的財政政策,緩解社會主體資金壓力,維護社會生產正常運行。疫情出現后,中國財政部門積極行動,針對個人、企業、機關事業單位及地方財政在經費保障、支持生產、保障困難群體基本生活方面分別提出了具體、詳細的資金支持及稅費減免措施,為打贏新冠肺炎疫情阻擊戰提供了充足的保障。在經費保障方面,為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財政部會同相關部門出臺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切實做到“確保人民群眾不因擔心費用問題而不敢就診,確保各地不因資金問題而影響醫療救治和疫情防控”。在支持生產方面,為全面支持復工復產出臺減稅降費政策,包括對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減免增值稅、對防疫補助收入免征個人所得稅等稅費支持措施和一系列社保繳費減免政策,大幅度減輕企業負擔。在保障困難群體基本生活方面,加大價格臨時補貼力度,進一步加大對困難群眾的保障力度。這些針對性措施的出臺為我國戰勝疫情、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起到了巨大的資金支持作用。

  2020年3月,美國疫情大規模爆發。面對如此兇猛的疫情,美國政府也使出了渾身解數,緩解疫情對社會經濟的沖擊。2020年3月26日,美國參議院通過了總額為2.2萬億美元的財政刺激計劃(幾乎是2009年用于經濟刺激計劃的8310億美元資金的3倍),這也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方案,包括:對個人的直接資金支付,更強有力的失業保險,對企業的貸款和補助,為州和市提供更多的醫療資源,要求保險公司為新冠病毒預防提供服務等。具體內容包括:為受重創的行業設立5000億美元援助資金池;向數百萬家庭直接派發經費;向小企業提供3500億美元貸款;向醫療機構提供1117億美元資金;向美國國家戰略藥品和醫療用品儲備機構提供160億美元資金等,以此來應對疫情對美國經濟社會造成的打擊。加拿大、英國、德國、意大利、澳大利亞、沙特阿拉伯、韓國、俄羅斯、日本等國家也紛紛出臺了對居民及企業的補貼措施。這些財政措施的出臺,對緩解疫情危機造成的社會經濟停擺、穩定和恢復生產、維持基本收入及保障基本民生方面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對減小危機的即時沖擊起到了緩沖作用。

  各國政府后續也必將推出更多的長期投資計劃,以應對疫情的長期影響。當然,這種寬松的財政政策也存在副作用。首先,政府應對疫情所采取的這些財政補貼政策的目的是抗災,這類政府支出一般是非生產性支出,能產生的經濟效應或“乘數效應”很小,而在這方面支出如果過大,政府應對后續出現的更大危機的能力將可能受到制約;其次,政府龐大的財政支出會加重主權債務負擔。目前,一些疫情嚴重的歐洲國家(如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等),如果進行大規模的財政支出,由于歐元區國家有統一的貨幣政策卻沒有統一的財政政策,歐洲央行能否為日益增加的主權債務融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它們的主權債務狀況。因此,隨著疫情擴散、經濟停滯,部分南歐國家再度陷入主權債務危機的風險加大。危機過去后,各國政府如何避免刺激性財政政策的負面效應對社會經濟的沖擊,將是擺在各級政府面前的又一個難題。

  六、從“人類命運共同體”視角出發來正確應對危機

  人類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人類社會面臨著許多全球性的問題,如全球變暖、大氣污染和傳染病等。世界各國也曾經或正在嘗試通過多國合作來解決這些問題。但由于這些問題的非緊迫性以及國際社會在處理這些問題上缺乏共識,很多全球性問題都久拖未決。本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爆發應成為人們對全球性問題的認識的轉折點。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速度之快,傳染范圍之廣,對人類社會政治經濟秩序沖擊之大,病毒對人類的攻擊不分國家、不分種族、不分意識形態、不分貴賤貧富,這場疫情是人類社會所面臨的一次前所未有的全球性大災難。在這場與看不見的人類共同敵人的斗爭中,世界各國人民只有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出發,團結起來,才能取得全球戰疫的勝利。然而,自疫情在世界范圍蔓延以來,卻有一些污名化、政治化、情緒化的言論不斷傳出,鼓吹“陰謀論”“脫鉤”“去全球化”,宣揚“經濟民族主義”,這對全世界人民戰勝疫情是不利的,也是不現實的。

 ?。ㄒ唬┺饤壱庾R形態偏見是全球贏得抗擊疫情的基點

  疫情爆發初期,當中國人面對疫情全力奮戰的時候,西方國家的一些政府官員和媒體發表了一些嘲諷和污名化的言論,而沒有充分利用中國給世界創造的“窗口期”,認真總結中國的經驗教訓,做好疫情的防范準備,結果導致西方多國疫情泛濫。疫情在各國泛濫后,一些國家又不能接受病毒傳播的現實,為了轉嫁國內矛盾,一些政客和媒體又拋出一些陰謀論和政治化的言論,非但不能起到阻止本國疫情傳播的作用,反而激化了國際矛盾,使得在全球范圍內解決疫情問題變得更加困難。然而,我們也看到一些積極的因素正在促進事情向好的方向轉化。2020年4月2日,中國一百多名學者在國際知名期刊《外交學人》上刊發《中國百名學者致美國社會的一封公開信》,呼吁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全球團結合作,反對將新冠疫情政治化、污名化。2020年4月3日,美國智庫亞洲協會(Asia Society Center)和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21世紀中國研究中心(The 21st Century China Center at UC San Diego’s School of GlobalPolicy and Strategy)牽頭,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小布什、奧巴馬內閣的高級官員與頂尖學者95人聯名發布公開信,呼吁中、美兩國在新冠肺炎問題上加強合作,在中、美兩國及世界范圍內拯救更多生命,來回應中國學者的倡議。 美國前國務卿亨利·基辛格也發表文章呼吁,全世界領導人聯合起來應對這場前所未有的疫情,“各國領導人主要是在國家層面上處理這場危機,但這種病毒對社會的毀滅是不分國界的。雖然對人類健康的攻擊可能是暫時的,但它所引發的政治和經濟動蕩可能會持續幾代人。沒有一個國家可以憑一己之力戰勝病毒。應對當前問題的方法,最終必須要與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計劃相結合。如果我們不能同時做到這點,我們將面臨最壞的結果?!边@些學者和官員的認識代表了人類應有的理性,是解決全球疫情的正確方向。在應對全球性的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戰中,各國政府和人民必須充分認識到病毒是全人類的敵人,病毒并不青睞于某一種族和某種制度,對人類的攻擊是不分對象的。所以,人類要想戰勝這場空前的疫情襲擊,必須要拋棄意識形態的偏見,拋棄僥幸心理,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出發,共同協調合作才能取得這場戰爭的勝利。

 ?。ǘ┤〉每箵粢咔榈淖罱K勝利需要超越經濟理性

  現代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在其經濟學奠基之作《國富論》中強調,市場主體都是理性的經濟人,都是個人利益最大化的追求者?!按_實,他通常既不打算維護公共的利益,也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程度上促進那種利益。由于寧愿投資支持國內產業而不是支持國外產業,他只是盤算自己的安全;由于他管理產業的方式目的在于使其生產物的價值能達到最大化,他所盤算的也只是他自己的利益。在這種場合,像在其他許多場合一樣,他受一只看不見的手的指導,去盡力達到一個并非他本意想要達到的目的。但不因為事情并非出于本意,就對社會有害?!边@一假設成為指導現代經濟運行的基本原理。人們在自利的動機驅使下,謀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卻實現了一個他們本人并不在意的結果,促進了整個社會財富的增長。這就是現代市場經濟不斷發展壯大、社會財富不斷積累增長的秘籍。在強調人的自利的經濟理性的同時,亞當·斯密在他的另一本著作《道德情操論》也提到:“人只能存在于社會中,人要適應他生長其中的那種環境,這是天性使然。人類都需要互相幫助,同時也面臨著相互傷害,人類社會的所有成員都處在這種情況中,如果某個地方興旺發達并令人愉悅,那里必定充滿互助,那是出于熱愛、感激、友誼和尊敬而產生的結果。通過愛和感情,所有不同的社會成員聯結在一起,用這種令人愉快的紐帶,把眾人帶到一個充滿善意的公共中心。社會不會存在于那些相互損毀和傷害的人之間。每逢那種傷害出現的時候,每逢互相之間產生仇恨和敵對的時候,一切社會紐帶就會被撕裂?!比伺c人之間天然的合作傾向被當代很多經濟學家忽略了。

  我們應該從《國富論》和《道德情操論》兩本經典著作的對比分析中理解“理性經濟人”的概念,這會對我們理解復雜的人性提供更全面的視野。同時,我們也認識到合作在解決人類社會復雜問題中的作用。中國現代哲學家馮友蘭在其著作《中國哲學簡史》中,把人類按照對世界的覺悟程度依次分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他指出,在“自然境界”和“功利境界”的人以自我為中心,從索取的角度思考問題,如何滿足自我的利益是他們行動的基本原則?!暗赖戮辰纭焙汀疤斓鼐辰纭钡娜四苷J識到自我和社會及宇宙的統一,從而能夠從社會宇宙的整體角度出發去思考和解決問題,個人的得失與取舍取決于社會整體的得失和取舍。面對全球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人類需要重新反思自己的行為,從先哲的思想中獲得啟發,只有超越經濟理性,人類才能更全面理解全球性問題的實質,更好地應對全球問題。

 ?。ㄈ┤祟悎F結合作是戰勝疫情的根本出路

  新冠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所以人們必須從人類的整體利益出發,思考應對疫情的辦法。首先,新冠肺炎疫情是傳染性病毒引起的,應對病毒需要全球科學界的攜手努力,集中全人類醫學知識及智慧,用科技力量才能盡早找出應對新冠疫情解決方案。其次,除了應對新冠疫情本身,我們更需要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去思考,如何進一步推進全球在健康、生態、安全、經濟、社會等各個領域的合作,探索出一個更加符合“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合作框架。再次,世界各國應盡早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達成共識。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視角出發,以對全人類未來負責任的態度去構建人類與自然之間可持續發展的和諧關系。最后,必須完善全球治理體系。各國政府必須采取積極有效的舉措,形成合力,不斷完善全球治理體系,才能維護并延續全世界的穩定與繁榮。

  新冠肺炎疫情給全人類敲響了警鐘,提醒人類要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出發,超越經濟理性,在更高的理性層面上去思考和應對全球性問題,人類才可能突破“囚徒困境”,實現合作共贏。今天,全球的命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密地聯系在一起。面對全球化帶來的各種問題,我們確實需要反思這一輪經濟全球化的問題與不足,但也要理解經濟全球化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人類社會未來的發展不可能退回到各個國家變成“孤島”狀態。全球化是人類進步的體現,全球化也是解決新冠肺炎疫情問題的出路,全球性問題必須要通過全球的合作來解決。只要世界各國人民樹立堅定信心、齊心協力、團結應對、加強合作,凝聚起抗擊疫情強大合力,共同攜手努力,一定會贏得這場全球抗擊疫情斗爭的最終勝利。(注釋略)

作者簡介

姓名:陳本昌 崔日明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