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圖書情報學
以精品傳達時代力量和人民心聲
2021年03月04日 10:4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掖平 字號
2021年03月04日 10:43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掖平
關鍵詞:生活;創作;書寫;新時代;現實主義

內容摘要:偉大的新時代、奮力拼搏的精神、火熱的生活、鮮活而豐富的現實,是文藝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圖為貴州省從江縣脫貧摘帽后展現新氣象。兩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以蓬勃的朝氣,在新時代的濃郁氛圍中,勤奮創作,刻苦耕耘,推出了不少優秀作品。整體上看

關鍵詞:生活;創作;書寫;新時代;現實主義

作者簡介:

  2019年3月4日,習近平總書記在看望參加全國政協十三屆二次會議的文化藝術界、社會科學界委員時強調,要堅定文化自信、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堅持與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以精品奉獻人民、用明德引領風尚。

  兩年來,廣大文藝工作者以蓬勃的朝氣,在新時代的濃郁氛圍中,勤奮創作,刻苦耕耘,推出了不少優秀作品。整體上看,這些作品從不同視角生動展現了全國人民在黨的領導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努力奮斗的昂揚精神風貌。其中既有對新時代脫貧攻堅、民生改善和經濟社會發展變化的熱情謳歌,又有對生態環保、科技創新等重大主題的扎實書寫,還有對典型人物和平凡勞動者的細膩刻畫?;蛏罡环酵恋?,用色彩斑斕的地域書寫,描繪豐饒、絢麗的中國文學地圖;或追溯過往歲月,以全新的切入角度和方式展現中華民族歷史的豐富剖面;或聚焦普通人的生活狀態,以憫恤的大愛反映生活深處的困境,細心打撈日常生活中的暖意與亮色,體現了主題和風格的豐富多樣。

  好的創作者,都有胸懷天下的信念和敬畏大地的品格

  以精品奉獻人民,是新時代賦予文藝工作者的職責與使命。職責與使命是精神的燈火,引領我們將一己情感、自我體驗和個人命運,融入當下社會生活的精神、風尚、趣味中,傳達時代力量和人民心聲,為理想而上下求索,為民生而擔當作為,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文藝工作者不僅擔負著描述與溯源華夏大地上的生動故事、市井百相、人生況味、風土人情、人文地理的重要責任,還擔負著賡續傳統文化、激活歷史血脈、呼應時代召喚、啟迪民眾心智、塑造國民性格、引領價值規范、涵養時代風尚、培固民族根基、弘揚民族精神的偉大使命。

  因此,每一個好的創作者都應該胸懷家國天下,因為強大、昌盛的國家才是中華兒女生命的堅強支撐;都應該敬畏大地、悲憫蒼生,因為大地是一切生命存活的根基,蒼生是孕育一切文明希望的母體。具體說來,就是要以主題深刻、人物鮮活、描寫生動、語言優美的精品力作,深刻反映中華民族由站起來到富起來再到強起來的偉大歷史跨越,生動刻畫筋骨堅韌、血肉飽滿、個性鮮明的人物形象,展現民族精神圖景的深厚文化價值與意義,真實再現華夏兒女或大仁大愛、大忠大勇、大節大義,或樸素平實、熱愛生活、努力工作、善待他人的至純至真至善的人性,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

  責任與使命的擔當體現在近年來的歷史題材小說中,主要表現為對內整合不同的話語形態,激活民眾對革命傳統文化的高度認同,喚起民族的群體記憶;對外立足人類歷史發展進程的高度,深刻洞察世界發展大勢,真誠關切人類前途命運,倡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想意識。一批優秀作品以家國一體的敘事結構,通過歷史的重現,將新時代新思想注入史實,構建起一份帶有民族色彩的文化記憶,增強了新時代背景下廣大國民的文化自覺與文化認同。

  如鄭局廷的長篇小說《紅色特派員》,真實描述了沔陽兒女與新四軍第五師并肩作戰共抵外侮的抗日場景,塑造了以新四軍特派員白荷及沔陽游擊隊隊長胡水生等一批智勇雙全、個性鮮明的光輝形象,弘揚了江漢平原湖區人民抗擊日寇的英雄主義精神。小說深度挖掘中華民族的紅色精神血脈和湖北革命文化資源,帶有鮮明的主旋律色彩,其蘊涵的家國情懷、使命擔當和理想信仰,凝聚著天地精華,躁動著鄉野元氣,抒寫著生命激情,飛揚著中華魂魄。

  責任與使命的擔當體現在近年來描寫當今社會生活題材的小說中,主要表現為以濃郁的人文情懷和回歸自然的價值訴求,審視和描繪外部世界的生命圖景,將關于人之生存世界的當下言說,不斷向過去和現實時空拓寬,表達對個體生命乃至整個人類生存命運的真誠關切與詩性觀照,讓人重建對理想生活的希望與信心,自由放飛心中的激情和夢想,不斷激活想象的靈感,深入探索世界奧秘,體恤民生、悲憫民生,促使人們在修正和改進現實的基礎上,朝著求真求善的未來之境不斷奮進。

  如石鐘山的中篇小說《二哥是軍人》是一篇激蕩青春夢想、致敬英雄主義的作品。作者緊扣人世間最珍貴的愛情、親情、友情,將主人公二哥放在學校、部隊、家庭、暖瓶廠、服裝市場、房地產開發等不同生活環境中,以兩條線索寫他追求英雄夢想的坎坷歷程和愛情婚姻的不幸遭遇,重點凸顯在經歷過眾多挫折與不幸之后,他心中卻依然恪守那份忠貞報國的英雄情結,恪守那份永不放棄的執拗與倔強。當“我”對二哥多舛的命運遭際深表惋惜時,二哥給出的答案擲地有聲,“二哥是軍人”,必須捍衛“軍人的尊嚴與榮光”。這既是一代人的命運,更是來自時代深處的回聲。作者自信而達觀地回望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書寫了人世間的大義與真情,字里行間流溢出嚴肅的思考和感人至深的正能量。

  一切有價值、有意義的文藝創作,都把目光投向現實生活的深處

  以精品奉獻人民,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發出的現實召喚。偉大的新時代、奮力拼搏的精神、火熱的生活、鮮活而豐富的現實,是文藝創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F實主義不僅是作家的生存處境,也是文學書寫的生存語境。一個作家如果不向現實境遇挺進,就意味著他并未完成對生命存在的領會與擔當。說到底,生命的存在和發展、社會的進步和文明的提升是最大的現實。因此,一切有價值、有意義的文藝創作,都應該反映現實、觀照現實,都需要著力解決現實問題、回答現實課題?,F實主義創作引領當下的文學主潮是一種歷史必然。處在這種新語境,我們要沉下心、俯下身,走到人民群眾之中,走進現實生活深處,感受并收獲獨特的體驗和認知,以現實主義與現代主義交融互滲的審美書寫,關注城市與農村、歷史與現實、世態與人心,真實記錄變革時代紛繁復雜的表情和躁動不息的心魂。

  關注現實,不能局限于只描寫眼前的生活,因為一個作家在立足現實的同時,需要面向歷史、面向未來。所謂讓歷史告訴未來,讓未來引領現實,說的就是文藝創作應該真實地記錄還原從歷史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的發展鏈條,對當下社會人生進行一種現實立場和現實精神的多元化思考、探索與表達。這就要求廣大作家在生動書寫歷史過往與時代生活時,既要揭示人之存在的合理性、可能性和局限性,更要密切關注真實性,向往普遍性,追求高雅、深刻、富有創造力和創新性的精神境界,讓我們有冷靜反思和警醒的能力,通過文學描述中的偶然,追問人生、叩問靈魂、凝聚民心、匯聚力量,讓溫暖、明亮的思想照亮生活,拓寬深厚而又廣遠的表意空間,詮釋博大而又莊嚴的精神襟懷,標示出世界的多元維度與景深,使寫作抵達跟新時代相匹配的歷史深度和時代高度,真正做到將主旋律的弘揚與文學關愛、悲憫人性的人文情懷融于一體,將歷史和時代的風云際會與作家獨特的個人生命體驗融于一體,將現實主義的深刻性與藝術表達的創新性融于一體。

  長篇小說是現實主義創作的重鎮。趙德發的《經山?!吩谒枷胫黝}層面,成功地整合了時代要求和一個作家面向時代擔當責任時所應該保持的清醒與警惕,在謳歌新時代、塑造新形象時,不動聲色地借古鑒今,呼喚當下農村確定發展方向時務必秉持“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科學思維和眼光。

  從文體功能的設置和文本訴求角度來說,報告文學這一文體有著緊貼社會現實生活行走的姿態,需要書寫者最大限度地逼近寫作對象,進行田野式作業,不僅需要詳細查閱系列相關事件的檔案資料,更需要與許多相關人員面對面采訪和交談。如此,方能在實地考察調研中獲取真實、有效的信息,產生情感交流,進而達到情理共鳴。高建國的報告文學《大河初心》以樸實、凝重的筆觸,用橫跨時空的歷史長鏡頭,通過大量的真實細節,講述焦裕祿如何始終保持人民公仆本色,如何始終堅守“為人民辦事”的純粹初心,如何始終與人民群眾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還原了焦裕祿精神誕生的風雨歷程,詮釋了焦裕祿精神穿越時空的永恒魅力及其在新時代的重要價值。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文化文藝工作者要走進實踐深處,觀照人民生活,表達人民心聲,用心用情用功抒寫人民、描繪人民、歌唱人民。未來的文學書寫,要確立精品意識,向人民奉獻優秀的精神成果。從文本結構的創建,到故事情節的展開,再到文化內涵的彰顯,從敘述方式的選擇,到表現手法的交織,再到語言文字的運用,進一步有機整合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現代、寫實與虛構、篤實與空靈、明晰與隱晦、純粹與雜糅、守成與創新等藝術思維和審美風格,以期建構起一種具有民族文化高清辨識度的新時代文學符號,生動飽滿地講好每一個具有藝術原創力的中國故事,更好地展示當代中國的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的精彩生活,使其匯聚成關乎立心與立人的中國經驗、中國精神、中國價值和中國力量。

   (作者:李掖平,系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師范大學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李掖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閆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