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網絡文選
近現代教育學語境中“美育”概念的生成
2021年03月01日 11: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吳澤泉 字號
2021年03月01日 11:0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吳澤泉

內容摘要:在教育學成為顯學、現代“教育”概念確立,教育與審美、藝術的關系受到普遍關注的時代背景下,“美育”概念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教育作為行為實踐在中國古已有之,但現代意義上的“教育”概念確立、教育思想形成,卻是19、20世紀之交西方教育學輸入以后的事情。分析古文獻中的“教育”,可以發現以下兩種基本意思。第一,父母或長輩對孩子的教誨以及撫育?!端问贰肪砣儆浲醵Γ骸笆吕^母孝,教育孤姪甚至,自奉養儉約?!钡诙?,國家對于民眾特別是知識階層的教化、培育。宋代胡瑗《周易口義》卷六:“圣人設為學校,教育天下之材,然后登之朝廷之上,任之以天下之事?!笨傮w來看,古文中的“教育”一般針對士人、知識階層而言;“教育”的內容,則主要是儒家經典、綱常倫理。

  19世紀末20世紀初,由于挽救國家危亡的迫切需要,教育興國成為中國知識界的普遍共識,新式學校教育的開展成為如火如荼的運動。與此相對應,教育學也成為近代中國的一門顯學。20世紀最初的20年中,教育學幾乎可以說是中國最重要的學問。20世紀初教育學的一大特點,是其與哲學、心理學、生理學、倫理學等現代學術具有密切交叉關系。20世紀初教育學論著中最常見的論述,是從現代心理學、生理學的基本知識出發,闡述教育的宗旨、目標。王國維《論教育之宗旨》(1903)提出,教育之宗旨在使人于身體、精神兩方面為“完全之人物”,而“精神之中又分為三部,知力、感情及意志也。對此三者,而有真、美、善之理想……完全之人物,不可不備真、美、善之三德”。從現代心理學及生理學知識出發,強調教育的目的是培養身心全面發展的人,是近代教育學論著中的核心觀點。

  近代教育學的另外一個核心觀點,是主張教育面向全體國民,成為“造就多數之國民”的手段。羅振玉《教育私議》(1901)指出,環球各國無不謀教育之普被,“國民必受普通之教育,俾具國民之資格。中國欲興教育,首宜注意于此”。羅振玉認為,從教育普及的角度看,小學校為教育機關中最重要者,“必令各府、縣每處立小學堂數所,逐漸推衍至數十百所,務使村野細人、里巷販負無不讀書識字,悉具國民之知識乃可”。進入民國以后,國民教育的理念進一步深入人心。高鳳謙《敬告教育部》(1912)說:“國民程度何以進?興教育,斯國民程度進矣……教育為國家之根本,而國民教育又根本之根本,不待言也?!?/font>

  與古人筆下的“教育”相比,近代教育學中的“教育”概念具有特定的內涵?!敖逃北徽J為是以心理學、生理學、倫理學、哲學等學科的知識為基礎的系統、科學的工程,而不再是泛泛的教誨,或儒家經典的誦讀與學習?!敖逃钡膶ο蟛辉偈巧贁档闹R階層,而是全體國民。使全體國民都具有一定的知識、素養、覺悟,都在一定程度上實現身心的健康圓滿,被認為是教育的首要目標。

  20世紀初的教育學譯著、論著,包括政府頒布的教育法規中,有大量關于審美、藝術在教育中地位、作用的論述,這些論述為“美育”概念的提出以及流行奠定了社會基礎。

  立花銑三郎著、王國維譯《教育學》第2編第2章“智育”提出,想象是人類智識活動的重要方面,為促進兒童想象力的健康發展,應當注意環境美化,“丑于眼者,不但害眼,且害想像而延及道德上”;此外,還應注意聲音的作用,“使聞可生審美之感情者,如樂器之音,又如唱歌,皆能生美感者,而為養成審美的并道德的之方便”。牧瀨五一郎著、王國維譯《教育學教科書》本論第2章“教育之方案”中,圖畫、唱歌被列為中小學教育方案中兩門重要教科,該書認為:“就精神作用中感情及意志言之,其為國語之助而使眼與手發達,兼使感美者,習字及圖畫是也。又練習耳與發聲器,兼養其美感者,別有唱歌科?!钡摖柨酥?、王國維譯《教育心理學》(1910)第20篇“方法論”提出,自然、美術、文學三者為“養成生徒之美感之要道”。

  中國學者的教育學著述中,美術(繪畫)、音樂、文學作為中小學教育科目也經常被提及。蔡元培《學堂教科論》(1901)主張以圖畫、自在畫、正書、小篆、倫理詩歌、景物詩歌、倫理小說、政治小說等作為普通教育之一大類課程,使其與其他類課程共同發揮作用。羅振玉《學制私議》(1902)建議6—12歲為義務教育年限,其中10—12歲為高等小學階段,高等小學教科共10門:“曰修身,曰讀書,曰算術,曰作文,曰圖畫,曰地理,曰歷史,曰習字,曰體操,曰理科?!?/font>

  教育界關于教育與圖畫、音樂、文學的觀點,很快就體現在學校學制中。1912年,蔡元培主持的民國教育部先后出臺了《教育部公布小學校令》《教育部公布中學校令》《教育部公布中學校令施行規則》?!督逃抗夹W校令》規定高等小學之教育科目為修身、國文、算術、本國歷史、地理、理科、手工、圖畫、唱歌、體操。與清末《奏定高等小學堂章程》相比,“唱歌”直接取代了“古詩歌”,“國文”取代了“中國文學”,“圖畫”則未變?!督逃抗贾袑W校令施行規則》規定中學校之教育科目為修身、國文、外國語、歷史、地理、數學、博物、物理、化學、法制經濟、圖畫、手工、樂歌、體操,其中“國文要旨在通解普通語言文字,能自由發表思想,并使略解高深文字,涵養文學之興趣,兼以啟發智德”,“圖畫要旨,在使詳審物體,能自由繪畫,兼練習意匠,涵養美感”,“樂歌要旨,在使諳習唱歌及音樂大要,以涵養德性及美感”。

  20世紀初教育學論著、教育法規中關于審美與藝術的內容,至少從兩方面促進了“美育”概念的發展:第一,為“美育”概念的提出及流行準備了輿論環境;第二,為“美育”概念提供了部分學術理論資源。

  在教育學成為顯學、現代“教育”概念確立,教育與審美、藝術的關系受到普遍關注的時代背景下,“美育”概念進入了人們的視野。

  學術界一般公認,王國維是較早將“美育”概念引入漢語世界的人。1902年,王國維翻譯的牧瀨五一郎《教育學教科書》本論第2章“教育之方案”中,出現了“美育”概念:“又文科、理科之教育,謂之知育。圖畫、唱歌等,謂之美育?!蓖鯂S自己的著作中,最早提出“美育”概念的是《論教育之宗旨》一文。在這篇文章中,王國維提出人類精神分為知力、感情、意志三部分,與這三部分相對應,“教育之事亦分為三部:知育、德育(即意志)、美育(即情育)是也”。王國維認為,美育一方面可以“使人之感情發達,以達完美之域”,一方面又可以作為德育與智育之手段。

  與王國維情況相似的還有蔡元培。民國初年,蔡元培對于“美育”的宣傳使“美育”概念真正廣為人知。在《對于新教育之意見》(1912)、《一九〇〇年以來教育之進步》(1915)中,蔡元培提出實利主義教育、軍國民教育、道德教育、世界觀教育、美感教育等“五育”概念,主張以世界觀教育與美育補另外三種教育之不足。在《文化運動不要忘了美育》(1919)中他主張科學教育與美術教育并重。在這些文章中,蔡元培論述的出發點是教育的一般宗旨、方法以及中國教育面臨的普遍性問題,在論述這些宗旨、方法、問題的過程中,他自然而然地提出了“美育”。

  與泛泛地主張將音樂、美術、文學列為學校教科,以藝術、文學教育國民的觀點相比,“美育”概念的鮮明特色,是突出審美、藝術在國民教育中的獨立價值。從教育學的一般性的觀點、主張到“美育”是一個飛躍,但是另一方面,二者之間又具有明顯的連續性。20世紀初教育學的兩個核心基本觀點——教育應面向全體國民以及教育的目標是實現人的全面發展——在“美育”概念中均有體現。無論是王國維還是蔡元培,都將美育作為普通教育、國民教育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也都從心理學觀點出發論證美育有助于健全人格的養成??梢哉f,20世紀初“教育”概念奠定了“美育”概念的基本意涵,教育學構成了美育主張的基礎、前提。

  20世紀上半葉,有一些學者并沒有明確提出“美育”或“美感教育”“審美教育”的概念或主張,而只是圍繞“趣味教育”“情感教育”“文學教育”等發表了一些看法,但他們所闡發的見解卻與“美育”相接近。

  1922年4月,在為直隸教育聯合研究會所做的名為“趣味教育與教育趣味”的演講中,梁啟超提出了“趣味教育”的主張。梁啟超認為,教育最重要的任務,是培養趣味,而所謂趣味,其實質是一種“無所為而為”的藝術化的人生態度。教育的目標是人生的藝術化、審美化,這是從教育的角度來說。如果反過來從藝術、審美的角度來說的話,就是藝術、審美應參與教育事業,幫助教育者與受教育者培養趣味。

  與“趣味教育”的主張差不多同時,梁啟超還提出過“情感教育”。在為清華大學文學社所做的系列講演“中國韻文里頭所表現的情感”(1922年春)中,梁啟超提出天下最神圣的莫過于情感,情感可以說是人類一切動作的原動力,但情感并不都是善的、美的,所以自古以來的宗教家、教育家“都最注意情感的陶養,老實說,是把情感教育放在第一位”,而情感教育最大的利器是藝術。在“為學與做人”(1922年12月)的演講中,梁啟超又將“情感教育”簡稱為“情育”,他認為情育的目標是讓人“不會憂得失”,“我只是為學問而學問,為勞動而勞動,并不是拿學問勞動等等做手段來達某種目的”,“他的生活,純然是趣味化、藝術化”。從這段描述看,梁啟超的“情感教育”與“趣味教育”在內涵上是相通的,二者的最終目的都是培養一種藝術化、審美化的人生態度。

  與梁啟超一樣,從教育出發強調審美與藝術的重要性但又很少直接談論“美育”的還有朱光潛。在寫于抗戰期間的《談文學》中,朱光潛將審美與教育的問題落實到文學上來?!墩勎膶W》第五談“文學上的低級趣味(下)”:“我認為文學教育第一件要事是養成高尚純正的趣味,這沒有捷徑,唯一的辦法是多多玩味第一流文藝杰作?!敝旃鉂撜J為,一個對于文藝有修養的人決不感覺到世界的干枯或人生的苦悶,“他自己有表現的能力固然很好,縱然不能,他也有一雙慧眼看世界,整個世界的動態便成為他的詩,他的圖畫,他的戲劇,讓他的性情在其中‘怡養’”。

  不論是梁啟超的“趣味教育”“情感教育”,還是朱光潛的“文學教育”,最終指向的目標都是一種藝術化的人生態度——以超脫的、欣賞的態度做人做事,使整個人生都成為藝術的、審美的,在實現這一目標的過程中,藝術發揮關鍵的類似于催化劑的作用?!叭の督逃薄扒楦薪逃薄拔膶W教育”與王國維、蔡元培等人倡導的“美育”之間,有諸多的相通之處。在寬泛的意義上,它們都從屬于近現代中國的美育思潮。所不同的是,與“美育”相比,這幾個概念與近現代教育學的關聯更直接、更明顯。尤其是梁啟超的“趣味教育”概念,直接就來源于近現代教育學中的重要概念、命題。這一現象提醒我們,在20世紀中國美學史上寫下濃重一筆的“美育”概念,同樣具有深厚的近現代教育學的淵源、背景。

 

 ?。ㄗ髡邌挝唬褐袊鐣茖W院大學人文學院。原題《從“教育”到“美育”——20世紀初“美育”概念的一條重要演進路徑》,《中國文學批評》2020年第4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胡子軒/摘)

 

作者簡介

姓名:吳澤泉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