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政治經濟學
【網絡文選】流通業的價值生產與實現
2021年03月09日 09:3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6期 作者:王曉東 謝莉娟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09:3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6期 作者:王曉東 謝莉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馬克思指出,“市場是流通領域本身的總表現”,商品由它們的監護人帶到市場上,讓渡使用價值實現價值,這是“商品的驚險的跳躍”,如果不成功,“摔壞的不是商品,但一定是商品占有者”。

  在社會總供給和總需求的動態平衡過程中,作為連接二者樞紐的流通業,提升其流通過程的經濟效率,對于提高供需兩側的匹配程度、促進供給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發揮著重要作用。其中既包括流通業對于化解結構性過剩產能、加快庫存周轉、節約流通費用等方面的直接作用,也包括流通業對于洞察消費需要、反饋市場信息和引領生產向高質量發展的媒介作用。

  商品的交換價值及實現

  勞動價值論是馬克思分析商品經濟的理論基礎,商品生產的二重性及其交換價值又是他通過歷史考察,揭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特殊經濟運動規律的邏輯分析出發點。沒有勞動就沒有人類社會。馬克思指出,“任何一個民族,如果停止勞動,不用說一年,就是幾個星期,也要滅亡”,“要想得到與各種不同的需要量相適應的產品量,就要付出各種不同的和一定量的社會總勞動量。這種按一定比例分配社會勞動的必要性,絕不可能被社會生產的一定形式所取消,而可能改變的只是它的表現方式”?!霸诓煌臍v史條件下能夠發生變化的,只是這些規律借以實現的形式。而在社會勞動的聯系體現為個人勞動產品的私人交換的社會制度下,這種按比例分配勞動所借以實現的形式,正是這些產品的交換價值?!?/font>

  作為物化了抽象勞動的商品價值表現形態,交換價值的實質是“對象化在商品中的勞動時間”,“商品所代表的勞動時間份額”,只有在它能夠轉化為一般等價物貨幣時,才被社會承認是必須分配的社會勞動總量的一部分,并在事后于價格波動中被計量;市場的商品交易價格實際上反映了生產者之間的社會關系——“總是不斷地同勞動時間相交換”?!坝顾捉洕鷮W家根本想不到,實際的日常的交換關系和價值量是不能直接等同的。資產階級社會的癥結正是在于,對生產自始就不存在有意識的社會調節?!?/font>

  以勞動價值論為基礎,從理論上科學地闡明資本主義剝削雇傭勞動剩余價值的本質和機制,是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研究的中心問題。

  馬克思從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兩個方面,全面分析了由交換價值集中反映的資本主義生產社會性的基本特征,及其形成的歷史條件?!耙磺挟a品和活動轉化為交換價值,既要以生產中人的(歷史的)一切固定的依賴關系的解體為前提,又要以生產者互相間的全面的依賴為前提。每個個人的生產,依賴于其他一切人的生產;同樣,他的產品轉化為他本人的生活資料,也要依賴于其他一切人的消費?!?/font>

  毫不相干的個人之間全面相互依賴的生產關系,現在只表現在物化的交換價值及其一般等價物貨幣上,個人完全從屬于異己和神秘的物的社會關系,他們不顧社會生產的一般條件,無休止地積累物的貨幣形式特權,以追求私人利益支配別人活動或社會財富之權力的最大化,貨幣而不是具體勞動生產的特殊使用價值及其需要的總和,成為社會物質財富的一般代表。這就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資本拜物教性質。

  篤信貨幣資本自我增殖無限繁衍的天然能力,認定資本而不是勞動創造了價值,否認社會必要的抽象勞動時間決定交換價值并成為商品得以轉化為貨幣的前提,將交換價值的流通過程神秘化,以為流通也能創造價值,則是反映資本拜物教性質的拜物教意識,成為資本拜物教性質自在的理論表現。二者是共生現象。

  在資本主義生產資料私有制和以交換及分工協作為特征的生產社會性基本矛盾的基礎上,與商品并存的貨幣成為市場主體,貨幣資本增殖成為社會生產的唯一目的。單個資本增殖的循環必須經過買入生產資料和勞動力商品、賣出產品的流通過程,以及生產使用價值的具體勞動與增殖價值的抽象勞動合一的直接生產過程,才能剝削雇傭勞動,生產和實現剩余價值。其中,單個資本之間以貨幣為中介的商品買賣,匯成基于交換價值的商品流通過程,這是保持資本擴大再生產必須具有穩定連續性的樞紐。否則,資本積累就會中斷。

  單個資本循環的貨幣資本、生產資本和商品資本三種形態運動,如果不能維系空間并存性和時間繼起性,資本再生產過程就會停滯。從社會總資本再生產看,更是如此。

  一方面,生產決定流通,“一個資本的生產階段的持續時間決定另一個資本的流通階段的速度”,二者必須具有同時性,因而上述狹義的“流通本身是生產的一個要素”。另一方面,從資本積累擴大再生產的大流通看,“如果把流通本身看作是生產過程的整體,那么生產只是流通的要素”。馬克思總結道:“流通表現為資本的本質過程。在商品轉化為貨幣以前,生產過程不可能重新開始。過程的穩定連續性,即價值毫無阻礙地和順暢地由一種形式轉變為另一種形式,或者說,由過程的一個階段轉變為另一個階段,對于以資本為基礎的生產來說,同以往一切生產形式下的情形相比,是在完全不同的程度上表現為基本條件?!?/font>

  生產的社會化與流通的社會化

  生產的社會化必然伴隨流通的社會化,后者甚至成為前者發展的基本條件。這從歷史過程看更為明了。

  與直接物物交換時買賣雙方具有時間和空間的一致性不同,以貨幣為中介的簡單商品流通(W—G—W)將交換時空分離而使流通得以發展,這是資本流通生產方式確立的歷史前提。

  簡單商品流通主要是自然經濟條件下家庭生產的剩余產品的集市交易,目的是獲得自己消費而不生產的使用價值。利用行將解體的自然經濟,以壟斷低價和高價剝削生產者和消費者兩頭,商人資本開創的最初世界市場,通過資本原始積累,為資本流通方式的發展準備了條件。由此引發的產業革命使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得以確立,勞動者與生產資料分離成為勞動力商品,這是推動變革的決定要素。

  各部門投入產出大流通的穩定連續性,是一切社會化生產的必要條件。但在資本主義私有制下許多單個資本的相互競爭中,“各個階段在時間和空間上分為各個特殊的、彼此漠不相關的過程。這樣一來,對于以資本為基礎的生產來說,它的本質條件,即構成資本主義生產整個過程的各個不同過程的連續性,是否會出現,就成為偶然的了”。這一內在矛盾不斷推動流通的社會化。

  “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趨勢是盡可能使一切生產轉化為商品生產;它實現這種趨勢的主要手段,正是把一切生產卷入它的流通過程”,“產業資本的侵入,到處促進這種轉化,同時又促使一切直接生產者轉化為雇傭工人”,“資本的統治是自由競爭的前提”。

  商品的價值歸根結底是由直接生產過程中雇傭工人的活勞動創造的。資本自我增殖的拜物教性質及其意識背后的秘密,與簡單商品流通的根本區別就在于,馬克思著重揭示的“小流通”——資本家在等價交換外衣下購買的勞動力商品,其讓渡的活勞動創造為資本支配的價值和剩余價值,后者被資本無償占有。

  “資本家換來勞動本身,這種勞動是創造價值的活動,是生產勞動;也就是說,資本家換來這樣一種生產力,這種生產力使資本得以保存和倍增,從而變成了資本的生產力和再生產力,一種屬于資本本身的力?!薄百Y本借助交換的形式,不經交換就占有了他人的勞動時間。所以,交換只是變成一種形式”。

  把“大規模的勞動同技能結合起來”的資本,使技能不是存在于工人身上,“而是存在于機器中”。這是資本作為生產資料的拜物教性質。盡管各部門資本家之間不同生產資料的交換,以及所有購買生活資料用于個人消費的交換,遵循簡單商品流通等價交換的原則,體現為自由和平等,但與直接生產過程資本對剩余價值的無償占有相比,就成為“資產階級社會表面上的東西”。

  流通時間與市場空間

  基于不同資本有機構成的資本再生產過程,具有不同的周轉時間。資本流通周轉時間包括生產時間和流通時間,其中只有生產時間期間的勞動時間才創造價值。

  單個資本一定量預付資本再生產的周轉速度,在生產時間一定的條件下,取決于流通速度。流通速度越快,流通時間越短,周轉就越快,一定量資本實現和生產的價值量及剩余價值量就越多。

  馬克思指出:“重要的不是市場在空間上的遠近,而是商品到達市場的速度”,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一定時期內生產的產品量、資本增殖和價值再生產的倍增次數、生產過程重復的速度,“就取決于流通的速度”,“這里實際上加進了一個不是從勞動同資本的直接關系中產生的價值規定的要素。

  同一資本在一定期間能夠重復生產過程(創造新價值的過程)的條件”,流通速度“雖然不決定價值,但在某種程度上卻決定價值的數量”,“因此,除了實現在產品中的勞動時間以外,資本的流通時間也作為創造價值的要素,即生產的勞動時間本身的要素加進來。如果說勞動時間表現為設定價值的活動,那么資本流通時間表現為喪失價值的時間”。

  因為如果沒有生產資本和流通資本的專業化職能分工及其社會化發展,由產業資本既承擔生產職能又從事商品交換職能,流通時間越長,生產時間就越短,生產的價值和剩余價值就越少。流通速度和生產時間之間,既互為條件又相互排斥。

  馬克思以公式總結道:“流通時間表現為勞動生產率的限制=必要勞動時間的增加=剩余勞動時間的減少=剩余價值的減少=資本價值自行增殖過程的障礙或限制?!币虼?,資本越發展,“就越是力求在空間上更加擴大市場,力求用時間去更多地消滅空間”。流通時間的長短取決于諸多外部條件,包括產銷兩地距離、交通運輸通達程度、市場供求關系及狀況,以及銀行信用制度的發展等。

  與前資本主義自然經濟下的簡單商品流通不同,“現在我們看到,這種生產把流通作為它自身的條件”,“資本的普遍趨勢”是把一切為流通所必要的地點包括生產中心“加以同化,也就是把它們變為進行資本化生產的地點”。以直接生產過程為前提的資本大流通,衍生出流通資本拜物教意識,認為商業資本能自我增殖,流通同生產一樣創造價值。

  無視流通速度提高,只是因資本周轉加快而倍增了生產勞動創造的價值量,不知流通過程資本周轉的加快,只是縮短了流通時間對生產資本增殖的消極限制,無視利潤率平均化使周轉慢的商業資本額外獲取周轉快資本的價值量,而全社會的價值和剩余價值總量其實并沒有增加。遑論自由競爭的讓渡利潤,一個資本利潤的增加只是另一資本損失的結果。在壟斷競爭條件下,壟斷利潤來自非壟斷資本和消費者所獲商品價值的損失。

  馬克思指出,“流通魔術師們幻想,利用流通速度除了可以減少資本本身為資本再生產所設置的障礙以外,似乎還可以搞點什么別的名堂,這是走上了歧途”?!霸倏尚Σ贿^的,就是認為資本除了剝削勞動以外,還是一個獨特的、同勞動分離的創造價值的源泉”,“一個神秘的、不以占有他人勞動為轉移的創造價值的源泉”。按照流通資本拜物教意識衍生的邏輯,流通時間越長,中間環節越多,全社會商品價值的總量就越大。

  我國理論界關于流通定位的爭鳴

  20世紀60年代我國經濟學界關于生產勞動與非生產勞動的第一次大討論,已牽涉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商品生產和價值規律問題,論及流通領域的價值生產。

  20世紀80年代后,商品流通的地位日益提高,關于商業勞動是否具有生產性質的爭議,在生產勞動和非生產勞動的第二次大討論中有過熱烈討論??傮w而言,逐漸形成了兩大派。

  一類觀點基于馬克思關于“商人作為單純的流通當事人既不生產價值,也不生產剩余價值”的闡釋,認為流通領域的商業勞動作為不創造價值的非生產性勞動,在社會主義經濟中也不會改變性質。吳樹青等認為,“商品的價值和剩余價值是產業工人創造的”,“商業工人的勞動不創造價值和剩余價值,因而不屬于生產性勞動”。駱耕漠也認為,商業勞動不生產物質文化生活所需的產品,只參加商品價值的實現從而分配生產勞動所創造的剩余價值,不能把這混同為商業勞動本身生產價值。

  另一類觀點把反映一定生產目的要求的社會形式規定性,作為區分生產勞動與非生產勞動的根本標志,因而傾向于將流通領域的勞動定義為生產性勞動。郭大力提出,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商業勞動不能和資本主義下的商業勞動用一樣的觀點去理解。于光遠認為,只要能夠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物質和文化需要,符合社會主義生產目的的勞動都是生產勞動。高滌陳認為,馬克思所處的資本主義社會,決定了以是否創造剩余價值作為判定勞動生產性或非生產性的標準,但社會主義生產的目的是消費,售貨員的勞動是生產性勞動,因為它是為消費服務的。

  21世紀以來,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尤其是第三產業的迅速發展和流通業在國民經濟中的地位上升,越來越多的學者認為,流通領域的價值生產問題存在很大的理論探討空間,應當結合現代流通業的新情況進一步發展勞動價值論。

 

 ?。ㄗ髡邌挝唬褐袊嗣翊髮W商學院。原題《社會再生產中的流通職能與勞動價值論》,《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6期。張征/摘)  

作者簡介

姓名:王曉東 謝莉娟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