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理論經濟學 >> 世界經濟學
【網絡文選】全球價值鏈中的利益關聯對經濟波動的平滑效應
2021年03月09日 08: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7期 作者:唐宜紅 張鵬楊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08:5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7期 作者:唐宜紅 張鵬楊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隨著全球產業分工不斷細化,全球價值鏈(Global Value Chain,GVC)主導了世界分工模式,甚至改變了世界經貿格局。GVC刻畫了在全球范圍內的生產分割和空間布局,跨國企業在全球范圍配置各生產環節,各國則根據自身的比較優勢嵌入GVC。

  GVC在促進經濟增長方面作出了重要貢獻,成為詮釋全球經濟增長的關鍵驅動力。同時,在GVC的發展中形成具有上下游關聯的利益共同體,成為全球經濟的“穩定器”,以及共同抵御沖擊和“共抗時艱”的重要力量。GVC分工中形成利益關聯,使得GVC在抑制全球經濟波動、實現經濟“大穩健”的作用備受關注。在全球經濟下行和經濟波動風險加劇的背景下,從平抑經濟波動視角,考察GVC是否能抑制貿易保護,具有重要的理論和政策意義。

  引發貿易保護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政治經濟學視角的研究認為,產業集團或者利益集團通過捐贈或其他形式游說政府,從而影響一國實施貿易保護;從制度性因素考察貿易保護原因的觀點認為,一國未加入WTO等多邊貿易協定或一國非市場經濟地位等,造成關稅和非關稅壁壘較高。從經濟視角考察貿易保護,有研究認為,經濟因素如低迷的宏觀經濟狀況是造成貿易保護增多的重要原因。

  關于GVC與貿易保護的研究近年陸續呈現。隨著Koopman等、Johnson和Noguera出口增加值測算框架的提出,學者們開始從增加值方面考察GVC,GVC對貿易保護影響的研究增多。Blanchard等在理論層面從政治經濟學角度分析了GVC與貿易保護的關系,并從實證層面上檢驗了GVC對貿易保護的抑制效應,即當國外利益集團不具備很強勢力時,進口最終品中的本國附加值率增加與本國生產的最終品中的國外附加值率上升兩個渠道會帶來關稅水平的下降,同時利益集團的政治權重會改變以上渠道對貿易保護的影響。

  Jensen等使用美國數據從貨幣低估的視角研究了GVC與企業貿易保護需求的關系,認為參與GVC會加劇貨幣低估程度,進而會降低企業尋求貿易保護的需求。彭冬冬等發現,參與GVC分工可以顯著抑制反傾銷實施。余振等還發現,GVC對貿易摩擦的影響同時存在“催化劑效應”和“潤滑劑效應”,中國與貿易伙伴國行業價值鏈分工地位越相近,貿易摩擦的頻率越高。

  關于GVC對經濟波動的作用,現有文獻的認識并不一致。從影響效果來看,代表性的觀點包括以下三種。第一,GVC會減緩經濟波動,穩定全球經濟。GVC對于經濟沖擊具有穩定機制,Bems等發現金融危機下全球貿易下滑主要是由以工業品為代表的最終需求下降造成的,相反中間品貿易在全球貿易下滑中下降較少;“中國制造”在GVC分工中占據重要地位,楊繼軍和范從來發現價值鏈分工的“中國制造”對促進全球經濟“大穩健”作用明顯。第二,GVC會帶來經濟波動,加劇經濟不穩定。Altomonte等考察GVC在全球金融危機中的作用,提出了GVC存在放大經濟和貿易不穩定的“長鞭效應(Bullwhip Effect)”;Baldwin和Evenett甚至認為GVC的深入發展可能是貿易崩潰的重要因素;戴翔和張二震則指出國際貿易的“超調式”波動是GVC嵌入引起的。第三,GVC對不同經濟主體的經濟波動影響具有異質性。張少軍發現GVC分工明顯抑制和緩解了發達國家的經濟不穩定,卻加劇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波動。Levasseur也發現,發達國家跨國公司可以通過迅速有力地調整國際外包水平來平滑本國的經濟波動,但這卻增加了發展中國家的經濟波動。從GVC影響經濟波動的傳導路徑上看,多數研究是從GVC與經濟周期聯動方面展開的。參與GVC會促進價值鏈主體的經濟周期聯動性,使得世界各國在面臨經濟波動時具有協同性,Gangnes等則指出GVC在傳導外部沖擊上扮演了重要角色。

  本文從經濟波動視角,探究GVC嵌入對貿易保護的抑制效應。 一是在理論層面改進Blanchard等的框架,將其拓展為兩期模型,并引入經濟波動參數刻畫經濟穩定程度,探討GVC嵌入通過平抑經濟波動影響貿易保護的機制,深入研究經濟穩定在GVC嵌入影響貿易保護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二是進一步細分了GVC嵌入的不同類型,分別考察了GVC主導型國家和GVC跟隨型國家在平抑經濟波動作用下GVC嵌入對貿易保護抑制的差異化影響。三是以行業出口貿易的增加值分解測度行業層面的GVC嵌入度,以GVC位置衡量GVC可控能力,對以上理論模型的結論進行了實證檢驗,并分析了GVC嵌入、GVC可控能力與貿易保護之間的關系。

  研究表明:GVC嵌入對關稅壁壘具有顯著的抑制效應,這種抑制效應在多種穩健性檢驗下均成立。GVC嵌入具有經濟“穩定器”作用,這成了抑制貿易保護的重要原因。進一步區分GVC嵌入類型,對GVC主導型國家,GVC嵌入具有明顯的平抑經濟波動的作用,從而抑制了貿易保護;對GVC跟隨型國家,GVC嵌入對抑制貿易保護的效果不明顯,甚至可能會擴大經濟波動,引致貿易保護。隨著一國經濟對GVC主導和可控能力不斷提高,其促進經濟穩定、抑制貿易保護的作用逐漸明顯。以上結論為當前經濟下行背景下如何抑制貿易保護提供了重要的啟示和對策。

  GVC嵌入對抑制經濟波動的作用尤為明顯,因此從經濟關聯的角度尋求對貿易保護的治理具有重要意義。一直以來,實現貿易保護的治理大多依靠多邊貿易體制、區域貿易協定和雙邊貿易協定等制度安排或G20等非制度性安排。然而“體制改革滯后性”導致至今仍無法形成抑制貿易保護的系統方案,而“體制的弱約束性”又導致在應對“單邊保護主義行動”方面缺乏效力。GVC嵌入有利于緩解貿易保護,因此,參與GVC將成為抑制貿易保護的重要方式,而堅持擴大開放和加強經濟合作則成了各國共同抵御風險的合理選擇。

  GVC將成為全球性貿易保護治理重要且可行的方案。當前貿易保護頻發,雖然各國對貿易保護的實施還存在分歧,然而對于克服全球經濟下行則存在共同目標。世界銀行以“在全球價值鏈時代以貿易促發展”為題的《2020年世界發展報告》指出,GVC是提高收入、創造就業崗位和削減貧困的重要手段,因此GVC將是各國可以接受的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方式。對中國而言,深刻理解和接納基于GVC的全球貿易體系,推動開放包容的多邊貿易規則是中國深度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途徑。因此,應當在未來的國際規則協調中補充和完善GVC相關規則,推動GVC合作成為全球經濟治理的重要議題。

  從GVC平抑經濟波動視角,研究其對貿易保護的抑制作用,為貿易保護治理提供了新的思路。貿易保護的治理是一個涉及政治博弈、經濟發展等多方面的綜合過程。對于部分GVC主導國而言,雖然GVC嵌入會促進本國經濟穩定,然而出于大國博弈、利益集團等多方動因,目前貿易保護仍在廣泛實施。相反,對于GVC跟隨國而言,即使GVC嵌入帶來了本國經濟不穩定,可能對貿易保護抑制效應不明顯,然而出于經濟發展的目的仍會以積極開放的態度參與GVC??偠灾?,在各國共抗時艱、抵御經濟下行的背景下,GVC將是各國穩定經濟、治理貿易保護的重要方案。

 

  (作者單位:唐宜紅,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張鵬楊,北京工業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原題《全球價值鏈嵌入對貿易保護的抑制效應:基于經濟波動視角的研究》,《中國社會科學》2020年第7期。張征/摘)  

作者簡介

姓名:唐宜紅 張鵬楊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文齊)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