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重大課題
公元前三千紀馬家窯文化東向傳播的考古學觀察
2021年03月08日 14:53 來源:《考古》2020年第8期 作者:魏堅 常璐 字號
2021年03月08日 14:53
來源:《考古》2020年第8期 作者:魏堅 常璐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公元前三千紀的甘青地區,馬家窯文化在此產生和發展,并顯示出向周邊擴張的強盛態勢。馬家窯文化主要分布在甘肅中南部地區,東達渭河上游,西至河西走廊和青海東北部,南臨四川北部,北接寧夏南部。本文以馬家窯文化的石嶺下類型和馬家窯類型作為研究對象,進行分期研究,并就陶器器形、彩陶紋飾以及遺跡特征等文化內涵的來源與交流現象做一分析,闡釋馬家窯文化在公元前三千紀期間東向傳播的動態路徑與原因。

  一、馬家窯文化的發現與研究

  馬家窯文化的發現與研究從一開始就與中國考古學的誕生與發展密切相關。自安特生在臨洮發現“甘肅仰韶文化”并提出六期說,至夏鼐證明了齊家文化晚于馬家窯遺址的馬家窯文化,中國學者開始逐步取得中國考古學的話語權,中國史前考古學進入了一個全新的階段。馬家窯文化分布于中西文化交流的要道之上,因而成為學界關注的熱點。馬家窯文化的考古發現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為1949年以前。1923~1924年,安特生在甘肅、青海一帶進行考古調查,首次發現了臨洮馬家窯遺址,他將其稱為“甘肅仰韶文化”,并隨后提出了“中國文化西來說”;20世紀40年代,夏鼐在蘭州地區進行調查,發現了青崗岔等遺址,裴文中也在臨洮一帶進行過考古調查,發現20余處遺址;1948年,裴文中、賈蘭坡等在河西走廊、湟水流域做了大量調查。以上調查與研究為這一地區史前文化積累了珍貴的資料。

  第二階段為20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這一時期的考古調查和試掘工作取得了很多成果。50年代后期,劉家峽水庫區調查,發現馬家窯文化遺址47處;渭河及其支流流域考古調查,發現馬家窯文化遺址62處。此外還在洮河流域、西漢水流域、湟水流域以及鹽鍋峽等水庫區進行考古調查。至60年代,甘肅省博物館公布了157處馬家窯文化遺址。隨后,在武山縣首次發現石嶺下類型遺存。這一階段的主要收獲是弄清了仰韶文化、馬家窯文化以及齊家文化的相對年代,并且首次提出了石嶺下類型。

  第三階段為20世紀70年代以后。開展了更多的發掘工作。在甘肅東鄉林家,寧夏海原曹洼,青海民和陽洼坡、核桃莊、同德宗日、大通上孫家寨等地發掘了大量馬家窯文化遺址。1978~1995年,在秦安大地灣遺址進行了全面的發掘。1981~1990年在天水師趙村和西山坪進行了大規模的發掘。至今,在甘肅地區仍在進行馬家窯文化遺址的發掘。這一階段的收獲是通過對幾處遺址大面積的發掘,馬家窯文化的居址及墓葬形態更為清晰地展現出來。

  二、馬家窯文化分期

  對馬家窯文化的分期研究,是闡釋其與周邊文化動態交流的基礎。根據典型單位組合關系、陶器器形、彩陶紋飾特征、房址形態以及其他遺存特征,可以將馬家窯文化分為四期(圖一至圖五)。

  第一期遺存有石嶺下遺址、灰地兒遺址、呂家坪遺址、傅家門H1、大地灣遺址、師趙村第3層部分遺存、西坡坬H9及第3層遺存、隆德鳳嶺遺址等。

  本期泥質紅陶最為多見,夾砂紅陶、泥質灰陶和夾砂灰陶數量也較多。紋飾有繩紋、弦紋、劃紋,夾砂陶器多飾附加堆紋。主要器形有尖底瓶、平底瓶、小口雙耳罐、壺、曲腹缽、曲腹盆、甑、侈口罐、直口罐及盂、甕等。尖底瓶為小喇叭口;平底瓶口沿還帶有重唇口的特征;小口雙耳罐為侈口,高領;壺有長頸喇叭口和矮領喇叭口兩種;曲腹缽一般為斂口;曲腹盆一般為寬折沿,腹部圓鼓,下腹內收;侈口罐一般為小束頸;直口罐多為夾砂陶,口部微侈。彩陶多呈橙黃色或磚紅色,主要為黑彩,另有紅、白彩,顏色整體比較淺淡,一般在近器身底部處留有空白;紋飾有條帶紋、弧線圓點紋、圓圈紋、波浪紋、旋渦紋、圓形十字紋、黑白格紋、網格紋、鳥紋和動物紋等。本期彩陶紋飾比較寫實,注重細部描繪。

  本期房址形態較簡單,半地穴式,門道朝西或朝南,平面為圓形或長方形,面積較小,一般10平方米左右,地面中央為圓形單灶,墻壁和居住面一般都經過燒烤。墓葬多為長方形豎穴土坑墓,隨葬少量彩陶、石器、骨器等。窯址均為橫穴窯。

  第二期遺存主要有傅家門第3層、師趙村第3層部分遺存、林家F19及第5、6層遺存、西坡坬H10及第4層遺存、塔兒灣F101、馬纓子梁遺址、陽洼坡遺址等。

  本期陶器以泥質紅陶最多,但泥質灰陶比重呈上升趨勢。主要器形有尖底瓶、平底瓶、壺、曲腹缽、曲腹盆、甑、侈口罐及直口罐等。尖底瓶為喇叭口,雙耳位置偏上;平底瓶為直口,細長頸;壺有長頸喇叭口和矮領喇叭口兩種,長頸壺多帶雙耳;曲腹缽一般為斂口;曲腹盆一般為寬折沿,肩部圓鼓,下腹斜收;甑為卷沿,盆形;侈口罐口沿較第一期更加外敞;直口罐多為侈口,鼓肩。繩紋、劃紋、弦紋及附加堆紋依然較為多見。彩陶發達,色彩濃重,線條較粗,紋飾繁縟,器身遍體布滿彩繪,除黑彩外,還有紫紅彩與朱紅彩,也有少數是黑紅兩彩相間兼施的;紋飾有條帶紋、弧線圓點紋、圓圈紋、波浪紋、圓形十字紋、黑白格紋、網格紋、鳥紋和動物紋等。本期彩陶紋飾多變,逐漸脫離第一期寫實的風格,變得更具藝術感。

  本期房址均為半地穴式建筑,平面多為方形,面積在15平方米左右,出現帶門斗式門道和雙連灶。墓葬多為長方形豎穴土坑墓,單人仰身直肢葬,隨葬品多為彩陶、石器,葬俗比較簡樸。陶窯為橫穴窯。

  第三期遺存主要有師趙村第2層、西山坪第4層部分遺存、林家F4及第4層遺存、西坡坬H3及H11、雁兒灣H1、曹家咀遺址、頁河子遺址等。

  本期陶器最多見泥質紅陶,泥質灰陶和夾砂紅陶數量也很多,還出現很多夾砂白陶。主要器形有尖底瓶、平底瓶、壺、曲腹缽、曲腹盆、甑、侈口罐及直口罐等。尖底瓶底部尖銳;平底瓶為侈口,長頸;壺一般為喇叭口,長頸,鼓肩,無雙耳;曲腹缽一般為直口,下腹內曲,有雙鋬;曲腹盆一般為寬折沿,腹部圓鼓并加深;甑為直口,直壁;侈口罐為小束頸,腹部較鼓;直口罐中腹略鼓,雙耳位于最大腹徑處。彩陶紋飾種類較少,線條均勻細密,活潑流暢,富于變化,內彩發達;紋飾有條帶紋、弧線圓點紋、波浪紋、黑白格紋、鳥紋等。本期動植物紋、花卉紋變得圖案化,多見幾何形花紋。

  本期房址多為豎長方形半地穴式,面積約15~25平方米,多帶門斗式門道,一般為圓形坎灶。窖穴多為大口直壁圓形。本期西坡坬遺址窯址平面為長方形,與白道溝坪馬廠文化窯址相似。

  第四期遺存主要有林家F21及第3層、王保保城M1、五壩山M1、照壁灘遺址、曹洼遺址、核桃莊M1、腦莊M1、上孫家寨遺址、宗日遺址等。

  本期泥質陶與夾砂陶并重,陶質一般較粗。陶色多橙黃或橙紅。陶器器形已經接近半山文化,例如半山文化的代表性器物小口高領雙耳壺、單耳大口罐、短頸雙耳甕等,在本期已經體現出一些初期的特征。主要器形有平底瓶、小口雙耳罐、壺、曲腹缽、曲腹盆、甑、侈口罐及直口罐等,本期已不見尖底瓶,新出現了Ⅱ式小口雙耳罐。平底瓶為侈口,長頸,鼓肩,器身變矮;小口雙耳罐頸部較長,鼓腹,雙耳位置偏下;壺一般為侈口,長頸,鼓腹,無雙耳;曲腹缽一般為直口,鼓腹;曲腹盆一般為侈口寬沿,腹部較淺;甑為侈口,曲腹;侈口罐為束頸,鼓腹,新出現一種侈口折腹罐,器身較矮;直口罐多為直口,鼓肩,直腹。彩陶數量增加,紋飾又變得多樣,并且注重整體性構圖,常以紅、黑兩種線條組成條帶、螺旋、菱形、同心圓等幾何形紋飾,并且常見黑色大圓點;紋飾有條帶紋、弧線圓點紋、圓圈紋、波浪紋、圓形十字紋、網格紋和鳥紋等。本期彩陶紋飾格式化、幾何化的趨勢明顯,接近半山文化的彩陶紋飾。

  本期發現的房址數量多,除常見的圓形、方形或長方形外,新出現了呂字形房址,即連間、隔間建筑,半地穴式,連間屋和主室均為長方形,前后相連,主室內還隔有小間,面積約30平方米,主室中央有一圓形平底灶。圓形或橢圓形窖穴。墓葬新出現正方形或圓角方形豎穴土坑墓,出現木質葬具,隨葬品明顯增加,有彩陶、石器、綠松石飾品等。陶窯為圓形窯室。

  由以上分期可見,馬家窯文化由早至晚發展規律為:主要陶器器類由尖底瓶、重唇口平底瓶、長頸壺等演變為喇叭口尖底瓶、喇叭口平底瓶、小口雙耳罐、曲腹盆等,第一期器形接近廟底溝文化陶器,第四期器形接近半山文化陶器;彩陶由流行弧線圓點紋、旋渦紋及較寫實的鳥紋、動物紋等,發展為流行條帶紋、圓圈紋、波浪紋、圓形十字紋及網格紋等幾何圖案紋飾;房址由設圓形單灶、形態較為簡單的圓形、長方形半地穴式房址,發展為帶門斗式門道、設雙連灶的方形房址,最后一期出現呂字形房址。馬家窯文化沒有明確的分區,甘肅東部、中部地區與甘肅西部、青海地區略有差異。馬家窯文化以甘肅東部及中部為中心,從第一期起便隨著人群的遷徙傳播至河西、青海、寧夏以及川西北等地區,因此陶器器形及彩陶紋飾方面在不同地區也顯示出不同。

  三、馬家窯文化的東向傳播

  馬家窯文化從第一期開始,即顯示出向外傳播的態勢,其陶器器類、器形,以及彩陶紋飾、遺跡形態等,與周邊同時期的考古學文化,尤其是內蒙古中南部的廟子溝文化有著密切的聯系。廟子溝文化分布在以呼和浩特平原為中心,北起陰山南麓、南抵晉陜、東接張北、西迄鄂爾多斯高原的地域范圍內,包括黃河大回折的東北部分、岱海-黃旗海地區以及大青山南麓地區。廟子溝文化是在廟底溝文化的主導因素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區域性考古學文化。廟子溝文化可劃分為三個區域文化類型,即廟子溝類型、海生不浪類型及阿善二期類型。依據主要器物小口雙耳罐、小口雙耳壺、尖底瓶、曲腹缽及侈口夾砂罐的器形演變特征,彩陶紋飾的發展規律以及遺跡形態的演變,可將廟子溝文化分為前后相續的三期。

  根據碳十四測年數據,廟子溝文化第一期與馬家窯文化第一期時代相當,絕對年代為距今5800年左右;馬家窯文化第二、三期絕對年代沒有清晰的界限,第二期年代應與廟子溝文化第二期相當,為距今5300年左右;馬家窯文化第三期可能在距今5000年以上,比廟子溝文化第三期稍早;而馬家窯文化第四期則比廟子溝文化第三期稍晚,絕對年代為距今5000~4500年(表一;表二)。

  從陶器器形來看,廟子溝文化第一、二期的雙耳壺與馬家窯文化第一期A型及第二期C型雙耳壺器形相似(圖六)。另外,廟子溝文化自始至終都流行小口雙耳罐,形態類似馬家窯文化A型雙耳壺,而后者至馬家窯文化第四期才開始大量流行,并延續至馬家窯文化之后的半山文化,成為半山文化的典型器物。從地理空間來看,廟子溝文化海生不浪類型分布在鄂爾多斯高原南流黃河兩岸,鄰近寧夏海原地區,與馬家窯文化分布區的東北邊緣接近,因此在陶器器形上表現出更多的過渡性。海生不浪類型有一定數量的小口雙耳罐,口沿外侈,束頸,較之廟子溝類型小口雙耳罐在形態上更接近馬家窯文化雙耳壺。而同時期其他地區則不見或少見小口雙耳罐和小口雙耳壺(圖七)。此外,廟子溝文化與馬家窯文化均存在著數量不少的喇叭口尖底瓶,廟子溝文化海生不浪類型第一期的尖底瓶與馬家窯文化第一期尖底瓶形態相似。廟子溝文化的侈口彩陶罐、曲腹盆等器類也見于馬家窯文化(圖八)。

  從彩陶紋飾來看,廟子溝文化流行絞索紋,常與網格紋或黑白格紋組合構圖,飾于小口雙耳罐口部、頸部及上腹部,顯示出獨特而濃厚的本土因素。馬家窯文化第一期的波浪紋與廟子溝文化第一期流行的絞索紋十分相似,但是自第二期變得更加寫實,線條細密,波幅變長,如同真實的波浪。廟子溝文化第一期即出現的圓形十字紋,在馬家窯文化第一期也十分流行,二者應是有相互影響的關系。黑白格紋在兩種文化中均比較常見,并且處于整體構圖的一部分,為了填補空白而飾。此外二者在早期均流行廟底溝文化最常見的弧線圓點紋,二者均包含的黑白格紋、絞索紋和圓形十字紋,在廟底溝文化中也能找到蹤跡(圖九)??傮w來說,廟子溝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各期彩陶紋飾不甚相同,有各自獨特的風格,然而從二者的早期起便存在一些共同的因素,說明廟子溝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可能存在著陶器的交換或交流。

  從房址形態來看,廟子溝文化與馬家窯文化普遍存在著開間較小的半地穴式房址,帶門斗式門道和雙連灶是二者共有的特征。馬家窯文化第一期房址形態十分簡單,均為半地穴式建筑,平面為圓形或方形,室內設圓形單灶。第二期開始,以林家遺址為例,帶門斗式門道和雙連灶的房子開始成為其最為顯著的特征。林家遺址多正方形房址,面積約20平方米。門斗為正方形,朝向西北。室內多設雙連灶,前后灶均為圓形(圖一〇,1)。到了第四期,除常見的圓形、方形或長方形外,林家遺址和師趙村遺址均新出現了較為復雜的呂字形房址。廟子溝文化海生不浪類型第一期即出現帶門斗式門道、雙灶的房址。以白草塔遺址為例,房址為半地穴式建筑,平面呈方形,面積約20平方米。門道大多朝向東南或南,流行帶門斗式門道,門斗為長方形,有的還在門道處鋪墊石板。大部分室內地面設兩個灶,前灶一般為圓形的坑灶,位于地面中央;后灶一般為長方形地面灶,個別灶周圍設坎或圍石板(圖一〇,2)。第二期開始大量出現了雙連灶房址,即前后兩個圓形的坎灶相連。第三期房址基本保持了雙灶的特征,依然為方形、單間建筑。

  無論是帶門斗的門道,還是室內雙連灶,在廟子溝文化和馬家窯文化中均十分流行,而這種現象在同時期其他地區并不常見。廟子溝文化尤其是海生不浪類型從第一期即顯示出成熟的房址形態,到了第二、三期基本保持該形態;再之后的阿善三期文化出現了更先進的帶石墻房址。而馬家窯文化房址有一個明顯的由簡單到復雜的發展過程,第一期房址十分簡單,第二期出現帶門斗式門道和雙連灶的特征,第四期新出現的呂字形房址不見于廟子溝文化遺址和同時期其他地區。半山文化基本沒有發現居住址。大地灣F901屬于大地灣四期晚段,絕對年代為距今5000年左右。該房址為多間復合式地面建筑,面積在200平方米以上,室內為臺式灶,居住面為以輕骨料、砂石、料礓石粉混合而成的類似水泥的地面。大地灣F901的文化屬性還有待確定,但是在甘肅地區仰韶晚期階段出現這樣的居址,無疑說明該地區已經出現極為成熟的房屋建筑技術和高度發達的社會發展程度。

  從文化來源看,馬家窯文化和廟子溝文化均來自于廟底溝文化,二者均是在繼承廟底溝文化基礎之上,融入地方特色,逐漸產生發展起來的地方性考古學文化。從地層關系來看,瓦家坪、寺坪等遺址清楚地表明馬家窯文化層疊壓在廟底溝文化層之上。馬家窯文化的尖底瓶、彩陶曲腹缽、夾砂侈口罐等器形承襲自廟底溝文化,常見彩陶紋飾也包含很多廟底溝文化因素,例如弧線三角和圓點紋、圓形紋、鳥紋等。陽洼坡遺址第一期的重唇口尖底瓶、斂口缽、折腹盆、侈口尖底瓶等器形屬于典型的廟底溝文化陶器,并且在第二期中有所發展,兩期彩陶紋飾也有傳承關系。1962年發現的武山石嶺下遺址填補了廟底溝文化與馬家窯文化之間的缺環——在典型的馬家窯文化地層之下,還存在一層文化面貌與廟底溝文化更相似的文化遺存,即石嶺下類型。在甘肅臨洮、天水和青海民和等地也同樣發現了石嶺下類型地層居于下層廟底溝文化和上層馬家窯文化地層之間。這證明了在甘青地區,廟底溝文化通過石嶺下類型發展為馬家窯文化的因襲關系。

  在內蒙古中南部地區,準格爾旗房塔溝、棋盤堰、官地,涼城狐子山、王墓山坡上,清水河白泥窯子J、L、K、D點,商都章毛勿素等遺址,均發現了廟底溝文化遺存。廟子溝文化中的喇叭口尖底瓶、斂口曲腹缽、侈沿曲腹盆、侈沿夾砂罐、平口夾砂罐等陶器器形,同廟底溝文化中的小口尖底瓶、直口缽、曲腹彩陶盆、鐵軌式口沿夾砂罐、大口甕等存在發展演變關系;廟子溝文化彩陶紋飾常見的弧線圓點紋也源自廟底溝文化。這說明在廟子溝文化產生之前,內蒙古中南部地區受到過廟底溝文化的影響,并且進而發展成為廟子溝文化。

  馬家窯文化與廟子溝文化來源相同,因此在考古學文化面貌上必然表現出諸多相似之處。然而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僅在這兩種文化中出現的文化因素,則是由于二者之間存在過人群遷徙和文化交流而形成的(圖一一)。廟子溝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在第一、二期即存在交流。廟子溝文化第一期陶雙耳壺與馬家窯文化第一、二期器形相似,但馬家窯文化雙耳壺的彩陶裝飾更加成熟,紋飾繁復而整齊,廟子溝文化雙耳壺則十分樸素,并未施彩。廟子溝文化侈口彩陶罐等器類也見于馬家窯文化。廟子溝文化第一期出現的圓形十字紋和折線幾何紋也與馬家窯文化相似。廟子溝文化從第二期起,彩陶紋飾發達,內彩和復彩較為普遍。海生不浪類型的白草塔F21為帶門斗式門道和雙灶的房址,與馬家窯文化第二期林家遺址大量出現的此類房址形態一致。因此可以看出,馬家窯文化在第一期就開始影響廟子溝文化,將雙耳壺等陶器器形、彩陶裝飾與燒制技術以及帶門斗式門道和雙灶的房屋建筑技術帶到了內蒙古中南部,并且直接傳到了較遠的廟子溝類型分布區——岱海-黃旗海地區。這種傳播也可以看出地域的差異,如離甘肅較近的黃河兩岸海生不浪類型、阿善類型,泥質陶從第一期起明顯多于廟子溝類型,帶門斗式門道和雙灶的房址也僅見于白草塔遺址。而在寧夏地區的馬家窯文化第一、二期遺存也發現有長頸壺、侈口彩陶罐。

  到了馬家窯文化第四期時,又呈現出受到廟子溝文化影響的態勢。廟子溝文化自始至終都流行的小口雙耳罐,形態類似馬家窯文化A型雙耳壺,而后者至馬家窯文化第四期才開始大量流行,并延續至馬家窯文化之后的半山文化,成為半山文化的典型器物。廟子溝文化早期即流行的曲腹盆,與馬家窯文化第四期出現的B型侈口彩陶罐形態相似。從地理空間來看,海生不浪類型分布在鄂爾多斯高原南流黃河兩岸,鄰近寧夏海原地區,與馬家窯文化分布區的東北邊緣接近,因此在陶器器形上表現出更多的過渡性。海生不浪類型有一定數量的小口雙耳罐,口沿外侈,束頸,較之廟子溝類型小口雙耳罐在形態上更接近馬家窯文化雙耳壺。廟子溝文化第三期時,可能有一部分人經過寧夏地區遷徙至蘭州地區,因此馬家窯文化第四期出現廟子溝文化典型陶器,并且在半山文化時期成為主要器形。寧夏地區馬家窯文化第四期遺址也發現有雙耳壺和B型Ⅲ式侈口彩陶罐,雙耳壺形態也處于廟子溝類型小口雙耳罐、雙耳壺與馬家窯文化雙耳壺之間的過渡階段。

  廟子溝文化與馬家窯文化產生交流的原因可以從兩方面來推測。首先是氣候環境因素。在距今7000~5500年間,中國北方地區氣候處于穩定的暖濕期。內蒙古中南部地區處于黃土高原北部邊緣,北與半干旱草原區相接,由于氣候適宜,在中原文化影響下,農耕文化逐漸發展。隴東地區屬于半濕潤半干旱氣候區,更加適宜農業發展。而到了距今5500~3000年間,氣候出現波動,趨于濕冷。在接近距今5000年階段的廟子溝文化第三期,農耕文化開始衰落,一部分人留在這一地區,增加狩獵與養畜業的比重以補農業生產之不足。還有一部分人群開始南遷,或許在南遷的過程中,將小口雙耳罐、曲腹盆等陶器類型經寧夏帶到了甘肅東部,融入馬家窯文化。而此時的甘肅東部和中部,雖然也經歷了氣候變冷,但是由于緯度較低,氣候狀況較之于內蒙古中南部不至于讓人們放棄原有居住地而遷徙,為了抵御寒冷,人們改變了經濟結構,并且開始建造更抗寒御風的呂字形房屋,在師趙村第四期和林家遺址的發現均是如此。

  另一方面,馬家窯文化在第一期就顯示出強盛的輸出態勢,將彩陶、房屋構筑方式傳播到了內蒙古中南部。根據有些學者的研究,由于復雜的社會狀況和經濟互動,馬家窯文化彩陶作為葬禮“必需品”需求量極大,因此出現很多核心生產區,由核心生產區大量生產彩陶,再輸出至周邊地區?;蛟S因為馬家窯文化的這種彩陶生產機制,彩陶作為一種產品逐漸從甘肅中部和東部核心區傳播至寧夏地區,為了尋求更多的消費者,進一步傳播至內蒙古中南部地區。

  四、結語

  通過以上的梳理與分析,我們可以初步得出以下幾點認識。

  第一,馬家窯文化據發展演變規律,可以劃分為連續發展的四期,其文化面貌在甘肅東部、中部地區與甘肅西部、青海地區存在地域性差異。

  第二,馬家窯文化以甘肅東部和中部為中心,從第一期起便隨著人群的遷徙傳播至河西、青海、寧夏以及川西北等地區,因此陶器器形及彩陶紋飾方面顯示出諸多差異。

  第三,馬家窯文化在公元前三千紀階段的甘青地區產生并強盛發展。在馬家窯文化向外傳播的過程中有一條重要的路線,即沿著黃河向東北方向與內蒙古中南部的廟子溝文化有過直接的文化交流。

  第四,馬家窯文化和廟子溝文化在聚落形態等方面具有相似之處。馬家窯文化第一期帶門斗式門道的房址即傳播到了內蒙古中南部偏西的海生不浪類型分布地區,馬家窯文化典型的雙灶特點也存在于廟子溝文化同類房址。

  第五,馬家窯文化和廟子溝文化在陶器類型、彩陶紋飾等方面存在較多相似性。馬家窯文化第一期的雙耳壺、長頸瓶、侈口彩陶罐以及彩陶紋飾,影響了廟子溝文化的同類器物。廟子溝文化晚期階段的典型器物小口雙耳罐又傳播到了甘青地區,并發展成為馬家窯文化晚期及之后的半山文化的典型器物——雙耳壺。

  第六,寧夏地區作為馬家窯文化和廟子溝文化傳播交流的必經之地,其陶器群顯示出明顯的過渡地帶特色。

 

  附記: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項目“中國北方游牧與農耕民族交融的考古學研究”(批準號14AKG002)資助成果。文中墨線圖由郝曉菲繪制,謹致謝忱!

 ?。ㄗ髡撸何簣浴〕h础≈袊嗣翊髮W考古文博系;原文刊于《考古》2020年第8期;此處省略注釋)

作者簡介

姓名:魏堅 常璐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