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跨學科 >> 跨學科?原創
苗東升論《紅樓夢》研究
2021年03月08日 12: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楊靜云 字號
2021年03月08日 12: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楊靜云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苗東升教授是我國系統科學和復雜性科學領域的資深學者,是系統科學中國學派的杰出代表之一。同時,他也是《紅樓夢》的愛好者和研究者。他從復雜性科學的視角來看待《紅樓夢》和《紅樓夢》研究,并結合世界近代以來的科學和文化問題,對《紅樓夢》研究提出深刻而獨到的見解。

  中國古典小說名著很多,為何只有《紅樓夢》研究成為一門獨立的學問?苗東升教授認為,這“既與《紅樓夢》深邃高遠的思想性和高妙絕倫的藝術性有關,也是《紅樓夢》及其研究特有的復雜性使然?!盵1]要真正把握其思想性和藝術性,需要用復雜性的科學模式和方法。所謂復雜性科學,從歷史演變看就是新型科學,從宇宙觀看就是有機論科學,從方法論看就是系統論(涌現論)科學。[2]相對于簡單性科學相信現實世界本質上是簡單的、視復雜性為能夠消除的表面現象的基本理念而言,復雜性科學則相信世界本質上是復雜的,簡單性的存在只是局部現象,提倡把復雜性當作復雜性把握。[3]苗東升教授指出,“簡單性科學原本只是科學系統的一種歷史形態,卻被錯誤地當成唯一的形態;它所體現的科學精神只具有歷史的相對真理性,卻被誤認為永恒的真理性;它原則上不適用于研究文學藝術之類的復雜事物,卻被胡適等人視為普遍適用的學術利器?!盵1]胡適等人用簡單性科學研究《紅樓夢》,雖然做出了一定的貢獻,但也存在大量的錯誤和不足,并且,胡適等人還因此得出了“《紅樓夢》毫無價值”[4]、“《紅樓夢》只是一個老老實實地描寫一個‘坐吃山空’‘樹倒猢猻散’的自然趨勢”的荒謬結論。

  苗東升教授以復雜性科學的觀點對此進行了考察,對《紅樓夢》和《紅樓夢》研究提出了他的觀點。首先,苗東升教授指出了《紅樓夢》與世界歷史整體體系有著緊密聯系,應該把《紅樓夢》研究放在人類第二次文藝復興的大背景下加以看待?!叭祟惖牡诙挝乃噺团d”是我國著名科學家錢學森提出的,他認為,以歐洲文藝復興為文化基礎的資本主義初步實現了地球人類的系統化,但是這個系統具有少數宗主國統治、剝削廣大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國家的結構特征,屬于穩定性、有序性、合理性、魯棒性極差的復雜巨系統。全人類要想實現可持續的現代化,還需要一次新的文藝復興。在這一次文藝復興中,中國將扮演主戰場的角色。[1]而在中國的文藝復興目前經歷的三個波段中,《紅樓夢》研究都是一個文化熱點。

  根據中國文藝復興中的三個波段,苗東升教授認為,中國百年《紅樓夢》研究也可相應分為三個歷史階段,并且未來將進入研究巔峰期。在苗東升教授看來,《紅樓夢》研究第一階段的代表人物是王國維、蔡元培、胡適和魯迅四大家,他們的特點是在《紅樓夢》研究中引入西方理論和科學方法,借以宣傳一定的學術政治思想和社會改革方案。其中,胡適應用考證方法研究《紅樓夢》在當時影響非常大,胡適也因此成為新紅學的創始人,而魯迅才是對《紅樓夢》的思想性、藝術性理解得最深刻、最全面的人,并為毛澤東派紅學做了鋪墊。苗東升教授認為,雖然胡適對新紅學做出了一定的貢獻,但是“胡適沒有讀懂《紅樓夢》,也沒有認真去讀”[1],其主要原因在于,胡適是“全盤西化論”者,崇尚美式政治,因此不僅拒斥馬克思主義于紅學之外,而且鄙視中華文化和《紅樓夢》,因而也不可能從《紅樓夢》中解讀出真正的哲學思想和政治智慧。胡適等人對科學精神和科學方法理解十分有限,他們不懂科學主義是簡單性科學,而《紅樓夢》在社會歷史背景、藝術性和思想性方面都具有高度的復雜性。第二階段的代表人物是毛澤東,他的貢獻在于把馬克思主義系統地引入紅學研究,運用唯物史觀研究《紅樓夢》,同時還利用他個人的影響力推動了《紅樓夢》研究的大眾化。第三階段是改革開放以來,初步形成了《紅樓夢》研究的百家爭鳴局面,考證派、索引派、小說評點派等都占有一席之地,馬克思主義紅學觀點的主導地位也得到進一步鞏固。同時,李辰冬、周汝昌等《紅樓夢》研究學者對于《紅樓夢》研究復雜性的問題有了一定的認識。對于《紅樓夢》研究的未來發展,苗東升教授認為,過去的三個階段在思想更加豐富、深刻的同時,對《紅樓夢》研究復雜性的認識在不斷加深,在過去三個階段所形成的歷史性成就基礎上,系統引進復雜性科學的理論方法,將帶動《紅樓夢》研究進入巔峰期。[1]

  苗東升教授認為,每一階段的《紅樓夢》研究都以一定的科學方法為手段,未來的研究要隨著科學方法的進步而進步。在第一階段,以胡適為例,其考證方法除了繼承中國的乾嘉學派以外,還吸收了西方科學主義的方法論,典型命題為“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5]。在第二階段,毛澤東研究《紅樓夢》使用的最重要的科學方法是馬克思主義,尤其是唯物史觀中的階級分析方法。在第三階段,受到國內80年代“三論熱”(信息論、控制論、系統論)的影響,紅學界也引入了許多相關的概念和方法,其中,周汝昌晚年的紅學研究體現出較為濃厚的復雜性科學色彩。苗東升教授指出,從紅學演進所處的科學環境來看,在過去,中國科學的落后和世界科學發展的局限導致了《紅樓夢》研究的科學性不足。但是現在,伴隨著系統科學和復雜性科學的中國學派的形成,我國在復雜性科學領域與世界強國已處在同一水平,這就為未來的紅學發展構造了空前有利的科學文化環境。

  此外,苗東升教授還提出,事物的作用是相互的,這是基本的辯證法思想,因此紅學也一定會對科學有所反饋。并提出《紅樓夢》研究對復雜性科學的貢獻至少有三個方面:一是有助于認識復雜性是一種客觀存在,樹立防止把復雜問題人為簡單化的自覺意識,堅持把復雜性當成復雜性來認識和處理的方法論思想;二是有助于提煉、檢驗新的復雜性研究的邏輯工具和科學方法,以有效處理開放性、非線性、動態性、不確定性問題;三是有助于建立文藝科學,克服科學文化與人文文化的分離和對立。[1]

  從苗東升教授對《紅樓夢》研究的分析和評點可以看出,他的研究具有如下幾個特點。第一,視野開闊,立意高遠。在歷史上,把《紅樓夢》的文化意義提得比較高的代表人物是毛澤東,他曾經把《紅樓夢》列為中國對世界的“三大貢獻”之一。苗東升教授贊同這種判斷,同時作為錢學森關于人類第二次文藝復興思想的研究者和繼承者,苗東升教授自覺地把《紅樓夢》研究放在文藝復興的視野下來看待,啟發人們進一步挖掘和闡發《紅樓夢》的文化歷史價值。第二,結合中國文藝復興的歷史背景,將前人研究《紅樓夢》的歷史做了劃分和概括。在復雜性科學研究方法的指導下,苗東升教授將《紅樓夢》研究分為三個階段,系統評述了每一階段《紅樓夢》研究的特點、代表人物和貢獻與不足,并且從歷史背景、知識基礎、思想傾向等角度對這些研究者的觀點成因做出判斷,從而對他們的理論貢獻與不足都有明確的分析。比如他相信未來的紅學研究可以反復回到魯迅和毛澤東那里吸取思想營養,但相比之下,胡適的紅學思想已不具備新的學術生長點。[1]第三,在總結前人經驗的基礎上,創造性地提出將復雜性科學的理論和方法系統地引入《紅樓夢》研究中?!都t樓夢》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集大成者,每一次新方法的引入,都為它的研究注入了強大的生機活力。當今人類正處在由簡單性科學向復雜性科學邁進的時代,苗東升教授前瞻性地指出了未來紅學發展的方向是復雜性科學思想的引入,同時強調了《紅樓夢》研究也將反過來對復雜性科學的發展產生促進作用,對未來的《紅樓夢》研究和復雜性科學的發展都做出了有力的指導。

  參考文獻

  [1] 苗東升:《<紅樓夢>研究與復雜性科學》,《河池學院學報》,2013(2)

  [2] 苗東升:《復雜性科學與社會主義》,《黨政干部學刊》,2011(1)

  [3] 苗東升:《系統科學精要》(第4版),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

  [4] 李辰冬:《知味紅樓》,北京:中國檔案出版社,2006

  [5] 胡適:《治學方法》,臺北:臺灣大學,1952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博士后)

 

  

  

作者簡介

姓名:楊靜云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