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美術館
書法中的“天然”與“功夫”之辨
2021年03月08日 09:59 來源:美術報 作者:劉永軍 字號
2021年03月08日 09:59
來源:美術報 作者:劉永軍

內容摘要:書法藝術的傳承與革新離不開作為主體的書家的推動與努力。就像大多數領域對人天資與努力的探討一樣,書法中也強調書家的天資與勤奮。資貴聰穎:書法因天資而顯靈秀一個書家的天資往往能掀起一個時期的藝術風尚。金農作為清代前碑派書家的典型代表,他在書法上的天資表現為有敏銳的藝術洞察力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書法藝術的傳承與革新離不開作為主體的書家的推動與努力。就像大多數領域對人天資與努力的探討一樣,書法中也強調書家的天資與勤奮。書家的用功是其審美選擇的結果。表現在書法上為書家對某種書體或者某種風格樣式的長期學習。在書法學習中,“功夫”更多的體現為書家對古法的學習。因此,“天然”與“功夫”在書家習書時同樣重要。

  資貴聰穎:書法因天資而顯靈秀

  一個書家的天資往往能掀起一個時期的藝術風尚。金農作為清代前碑派書家的典型代表,他在書法上的天資表現為有敏銳的藝術洞察力,敢于叛逆當時帖學的籠罩,形成自己標新立異、面目繁多的書法風格。他不僅擅長隸書、行草,還在此基礎上生發了寫經體楷書、楷隸、漆書等?!皶鼉仁坟撍鬃恕?、“華山片石是吾師”金農開始脫離二王系統轉向師法金石碑版。這在當時來看是一種前衛的思想。金農的這種天資還表現在他在書法上的廣收博取。他開掘古代書法中的倒薤筆法,吸取飛白用筆中的掃刷,并且能大膽地臥筆作書,留心于刻工的木板字體,并將整潔、光滑、裝飾化的用筆特征引用到書法創作上來。金農以開闊的視野從古代傳統中開拓出全新的筆法,創造出前無古人的全新面目。

  當然這種有天資的書家畢竟是少數。開闊的視野和超前的意識往往帶來書風的革新。然而在書史上大多數的書家都循規蹈矩,甚至泥古不化,書法面貌中往往沒有自我的體現。這樣的書家也能對書法的技法掌握精熟,得到時人的稱贊,但是終究在書史上被逐漸隱沒。正如張懷瓘在《書議》中所言:“善學者乃學之于造化,異類而求之,固不取乎原本,而各逞其自然?!辈簧茖W者終不能造化。北宋書家薛紹彭便是如此。薛氏善楷、行草書,純以王羲之為宗。在當時亦有書名,與米芾并稱“米薛”。但由于薛氏過于偏愛王羲之書,故難免被狹窄的眼界所限。所以張丑在《清河書畫舫》評其書:“法度森嚴,變化較少,品在海岳翁下?!奔毦科溆?,還是天資所限。我們知道書法因書家的天資而顯靈秀,但倘若一味強調天資而不重視習書過程中的用功則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font>

  學尚浩淵:書法因用功而有體格

  一個書家的稟性與天資可以賦予書法新的審美趣味與面貌,但是學習的用功則是書法得以有規矩體格的基本保障。孫過庭在《書譜》里云:“心不忘精,手不忘熟,規矩諳于胸襟,自然容于徘徊,意先筆后,瀟灑流落,翰逸神飛?!睍▽W習只有保持對美的不斷追求和對基本規范的熟練才能“瀟灑流落”,得意忘形。在習書過程中書家的這種“功夫”在審美上表現為對古人經典審美的不斷追求,即學古用功。在形式上表現為對基本的用筆操作嫻熟有致,即法度森嚴。因此,書法的用功是個人的天資所不能替代的。這種用功也是由書法藝術深厚的傳統所決定的。

  書家的自我面貌的形成是離不開功夫的,而這樣的例子也不在少數。張伯英臨池學書,池水盡黑,才能用筆精熟,將章草的發展由質樸推向精美,使書法成為更加純粹的藝術,人稱“草圣”;由陳入隋的書家智永,相傳閉居閣樓數十年而不下,潛心書法,有“退筆?!?、“鐵門限”的故事,因此蘇軾評其書:“骨氣深穩,體兼眾妙,精能之致,反造疏淡”??傊?,書家的功夫是書風成熟必不可少的因素。

  資學并進:“天然”與“功夫”的

  辯證統一及意義

 ?。ㄒ唬疤烊弧迸c“功夫”的辯證統一

  書法中的“天然”是書家情性、學養的自然流露,是書家獨有的稟賦。這種“天然”表現在書法上即書風的革新與創變,它體現了一個書家的創造力和自我意識。另一方面,所謂的“功夫”是書家對書法基本法則的把握?!肮Ψ颉笔怯蓵ǖ膫鹘y所決定的,也是書法基本體格的表現。倘若一味地追求“天然”而漠視“功夫”,書法則會信筆為體,流于野俗。反之,只是盲目地臨仿古人,忽視“天資”,不求創變,書法則會泥古不化,失去自我。因此,“天然”與“功夫”的關系是辯證統一的。

  “天然”與“功夫”的統一才是書家形成自我風貌的關鍵。董其昌在書法上極為用功。他廣采博收,轉益多師。如鐘繇各帖、王羲之《蘭亭》、《官奴》諸帖,虞世南《汝南公主志》、褚遂良、顏真卿、懷素以及蘇黃等古代名家法書,無不臨仿。其中有些作品他甚至反復摹寫,認真取長補短。其81歲時所臨的《閣帖》都一絲不茍。不僅如此,他還追求法書真跡的鑒賞,結交書畫收藏家,可謂用心良苦。董其昌曾言道:“蓋漸修頓證,非一朝夕,假令當時能致之,不經苦心懸念,未必契真”,所謂“漸修”的過程其實就是書法用功的過程,在這里我們能看到董其昌在書法上的“功夫”。

  “熟后求生”即是天然與功夫的最好注解。正如董其昌所言“字須熟后生”,這里的“熟”其實就是一個不斷學古的過程,即“功夫”,也是“漸修”。這里的“生”則是書家的自我體現,也是由書家的“天資”所決定的,是“必由天骨,非鉆仰之力、澄練之功所可強入?!笨傊?,沒有“功夫”的“天然”則書法缺乏體格,而失去“天然”的“功夫”則缺少靈秀?!疤烊弧迸c“功夫”的關系是相輔相成,辯證統一的。正如明代項穆《書法雅言》所言:“資學兼長,神融筆暢?!?/font>

 ?。ǘ疤烊弧迸c“功夫”的學書啟示

  元代虞集在《道園學古錄》言:“書法甚難。有得力于天資,有得力于學力。天資高而學力到,未有不精奧而神化者也?!贝_實如此,在書法藝術當中的“天然”表現為一個書家在書法創作上的創造力。這與書家天資稟賦以及自身的修養氣度相關,是一種不經雕琢而得以自然流露出?!肮Ψ颉眲t呈現于作品之中的書家對于結體、筆畫、章法等技巧的掌握與實踐,這種“功夫”是需要書家刻苦錘煉自己的技法,也是書法中“形”的依托。只有將“天然”與“功夫”結合起來,才能使書法作品形神具備。

  唐代是一個“尚法”的時代。唐楷所取得的成就是空前絕后的,不僅出現了很多的唐楷大家,而且出現了一批論述書法技法的書論,如歐陽詢的《三十六法》、《八決》等等,都對書法的點畫和間架結構都做出了明確的規定。這樣雖然會保障初學者的掌握書法的基本范式,但是對點畫結構完美無缺的追求其實是以犧牲書家的“天然”為代價的,用筆的程式化會出現千篇一律的書法作品,這樣的作品往往需要書家下極大的“功夫”才能把握。也正是因為如此導致很多書家泥古不化,書法缺乏生機。在后來的“臺閣體”“館閣體”書風也是如此,書法倘若失去了“天然”的流露則會毫無生機。因此,我們在學習書法的過程中,尤其是法度嚴謹的作品時,“功夫”固然重要,但不能失去“天然”。

  “天資”與“功夫”在書法當中都是必不可少的,二者相輔相成,也正是這兩方面構成了我們當下的學書態度即“功夫”與“天然”并舉,資學兼重,斯為至理!

作者簡介

姓名:劉永軍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趙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