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 語言文字
【民族團結共進步】民族地區國家通用語社會化推廣要精準化
2021年03月08日 10: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龍從軍 王鋒 字號
2021年03月08日 10:38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龍從軍 王鋒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普及水平持續提升,為發展文化教育事業、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維護國家統一、提升國家軟實力作出了重要貢獻。但是在民族地區,國家通用語的普及率以及普及水平相對較低。調查發現,國家通用語在民族地區的學校教育系統中推廣機制完善、普及率高、推廣效果顯著;但是面向社會人員的國家通用語推廣機制不健全、推廣對象不明確、手段方法欠缺。因此,當前和今后一段時期,面向民族地區社會人員的國家通用語精準推廣是一項十分必要和緊迫的任務。

  工作重心精準化:聚焦社會化推廣重點難點

  社會人員國家通用語推廣十分困難??陀^原因是受時空和人力、物力的限制,地方政府難以組建大規模、持續面向社會人員的國家通用語學習和推廣體系。主觀原因則是思想認識不足,一般認為國家通用語的學習、推廣是學校老師和學生的事,與社會人員的關系不大。如此認識忽略了由于歷史原因導致的廣大農牧區社會人員國家通用語普及率低、通用語能力不高的實際問題。

  2020年底,全國范圍內國家通用語普及率達到80.72%,但 “三區三州”的普及率為61.56%,西藏地區約為45%。如果單獨考察農牧地區,普及率要低得多。以西藏自治區為例,2000年,西藏地區小學的入學率為85.8%,初中的入學率為55%,這個數字意味著大約15%的適齡兒童未入小學,大約50%的兒童未入初中。在偏遠農牧區,這個數字會更高。在2000年以前,農牧地區小學低年級的國家通用語課程很少設置或者不設置;到初中階段,雖然增設國家通用語課程,或者一些課程使用國家通用語講授,但由于大部分學生的國家通用語基礎薄弱,提升效果不明顯;同時,因地區不同、學校不同、教師水平高低不同,其學習效果也呈現出極大的差異。從2000年的《西藏統計年鑒》的數據來看,小學總人數約31萬人,新入學和畢業人數約5.2萬人;根據當年的入學率可以推斷沒有入學的適齡兒童約0.8萬人,只有小學文化水平的兒童約為3.7萬人。在2000年以前這個數字更高。這類人群離開學校進入社會,一部分人通過自學或者與外部人群頻繁交流可能提高國家通用語水平,但大部分人由于失去再教育的機會,國家通用語言的能力普遍較低。尤其是農牧區的人群因地處偏僻,與其他民族接觸少,缺乏語言練習的機會。這類人群現在年齡大約在25歲至50歲之間,年富力強,在家庭和社會中都屬于中堅力量;但是他們文化知識水平較低,國家通用語能力不強,外出就業的機會很少,妨礙了他們了解新信息、學習新技術進而影響家庭經濟收入的提高。因此,“十四五”期間,提高民族地區社會人員的國家通用語水平對鞏固脫貧成果,實現 “扶貧”到“扶智”的方式轉變具有重要的意義。

  對象人群精準化:面向不同社會群體分類指導

  所謂通用語推廣對象人群“精準化”是指根據推廣人群生活的地理環境和文化層次差異有針對性地采取不同的推廣策略。

  不同的地理環境指的是不同的民族聚集地區。我國民族地區主要分布在祖國的邊疆,不同地區因自然環境、人文環境、文化氛圍、經濟發展、教育水平、接觸人群等不同而表現出不同的特點。一些民族地區交通條件相對較好,又靠近漢族地區,在頻繁接觸交流中學會了漢語地方方言,能與當地人正常交流,但方言和國家通用語之間的語音差別也帶來學習上的新問題,例如青海黃南藏族自治州的許多藏族群眾都能講青海地方話,但也存在地方話與外界交流的困難。這類人群在國家通用語的學習中需要克服民族語言和地方方言帶來的學習干擾。類似情況在云南、四川、青海、甘肅等民族地區十分普遍。有些民族地區雖然不存在漢語地方方言,但是地處偏僻,山川阻隔,人群居住分散,教育基礎設施相對落后,國家通用語推廣難度極大。即使同一個民族地區內部也存在差異,如新疆的北疆和南疆之間差別較大,南疆地區相對封閉,民族群眾所占人口比例較高且與外界接觸較少,國家通用語的學習推廣基礎難以與北疆相比。操不同民族語言的人群在學習國家通用語中遇到的問題也不同。新疆的南疆社會人員在學習過程中,最大的困難是學習通用語的聲調,但對南方民族地區的社會人員來說這個問題的難度大大降低。不同民族地區人群生活的自然環境不同,在學習中,掌握不同的概念的難度不同,與北方民族地區相比,南方民族地區動植物物種豐富,生活在南方民族地區的群眾掌握動植物的名稱、概念相對容易。

  文化層次差異是指社會人員中每個人的年齡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與外界接觸交流的時間長短等不同,導致他們接受國家通用語教育的難度存在較大差異。一些人是文盲,既不會本民族文字,也不會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一些人是半文盲,會一點本民族文字,但不會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或者會一點本民族文字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一些人基本能使用國家通用語,但不能熟練運用,包括只能聽說而不會文字的或者聽說讀寫都會一點的。在一些地區,部分社會人員不會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但掌握了其他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傊?,社會人員個體差異大,與學校教育相比,國家通用語推廣難度會更大,需要采用更加靈活多變,層次分明的推廣策略。

  推廣方式精準化:強化策略的針對性和靈活性

  社會臨時培訓是對社會人員國家通用語推廣的典型手段,主要包括企業招工,農牧民搬遷再就業等臨時性短期培訓。與學校不同,社會人員有其特殊性,采用固定場地、單一手段、統一教材、臨時培訓等方式,難以在短期內快速提升國家通用語能力。社會人員國家通用語普及推廣要充分考慮時間、地點、人群的不同特點,采用多樣化的手段,針對不同的人群采用不同的策略。

  一是短期集中培訓。這種方式適合有一定國家通用語基礎的人群,他們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識和國家通用語言的聽說讀寫能力,可以通過短期集中培訓,快速提升各項能力。二是制作國家通用語學習電視節目,采用國家通用語為主,本民族語言文字為輔的方式,長期、反復在黃金時間段播放。這種方式適合有一定本民族語言文字的能力,有學習國家通用語熱情的人群。三是利用村居干部和大學生假期實習開設長期業余培訓。村居干部在所駐村子開展國家通用語業余長期培訓,鼓勵在校大學生假期社會實踐活動,輔助村居干部,開展培訓活動。這種方式適合文盲和半文盲的人群。四是研制豐富多彩,老百姓樂于接受的國家通用語學習短視頻,利用網絡平臺推送方式,讓老百姓在休閑娛樂中學習國家通用語。五是采用網絡方式引導社會人員參加學習測試,利用學時積分,過關獎勵的方式,提高學習的積極性。

  學習內容和效果精準化:建設更加科學有效的教材和評測體系

  民族地區社會人員學習國家通用語平臺、教材和測試系統目前還比較缺乏?!爸袊贁得褡鍧h語水平等級考試”主要用于在校少數民族學生國家通用語等級考試。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綜合能力測試(簡稱GYC)是在交際主義等最新語言學習和測試理論的指導下,結合新疆少數民族廣大群眾學習語言的特點研發而成,GYC從低到高劃分為1至6級,其中1-2級主要考試對象是農牧民和基層鄉村干部,詞匯從300到600??紤]到農牧民實際使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情況,在測驗形式上只對聽、說、讀三方面能力進行考查,這是一項十分有意義探索,可以在廣大民族地區推廣,但仍需要結合不同民族地區社會人員的文化層次、掌握國家通用語的水平以及學習接收能力等實際情況,改編新的、符合當地社會人員使用的“精準化”學習、訓練教材和“精準化”的評測系統,否則,將會出現“大腳穿小鞋或者小腳穿大鞋”的狀況,耗時費力而效果不佳。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頒布實施迎來了20周年,國家通用語普及率全國平均已超過80%,成效顯著,為促進各民族、各地區經濟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貢獻。但也要看到,民族地區的整體水平還相對較低且不平衡。廣大的農牧地區社會人員國家通用語普及和能力提升面臨著思想認識不足、推廣對象復雜、推廣方式單一、教材測試系統缺乏等諸多問題。十四五期間,如何快速補上民族地區農牧民等社會人員的國家通用語水平的短板是值得關注的研究課題。

 ?。ㄗ髡呦抵袊鐣茖W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民族語言應用研究室副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學與人類學研究所紀委書記、副所長)

作者簡介

姓名:龍從軍 王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