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藝術學 >> 藝術學理論
“雅”的審美范式與價值重構 ——兼論民間手工藝的價值評判
2021年02月27日 11:52 來源:《藝術評論》2019年第7期 作者:張宗登 字號
2021年02月27日 11:52
來源:《藝術評論》2019年第7期 作者:張宗登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雅”的內涵在中國傳統美學范疇中是不斷拓展和延伸的,就民間手工藝而言,“雅”的價值體系經歷了“雅俗對立”到“雅俗相依”的過程。隨著“雅”的審美內涵與審美理念的不斷擴展,其美學范式呈現出三種形態:一是物質層面的雅物、雅器、雅玩;二是行為層面的雅趣、雅交、雅賄;三是審美層面的清雅、文雅、典雅。民間手工藝的“雅”化伴隨著“雅”的身份“區隔”、文化“占位”和價值認同,在利益至上與資本裹挾的背景下,其人文倫理、生態倫理與市場倫理相繼缺失?!把拧钡膬r值重構包括“雅”的傳統價值倫理的解構、辨析、吸收與重構,以及人文生態與文化生態的重構。

  關 鍵 詞:“雅”/民間手工藝/審美范式/價值重構

  作者簡介:張宗登,湖南工業大學副教授。

  基金項目:本文為2019年度湖南省十三五教育科學規劃項目“湖南中小學研學旅行中的‘非遺’課程建設研究”(XJK19BJC002)的階段性成果;2018年度湖南省社會科學成果評審委員會項目(XSP18YBZ143)的階段性成果。

  一、從“雅俗對立”到“雅俗相依”:雅的內涵演變

  “雅”最早見于《詩經》,古人將公卿貴族所制作的樂曲歌詞稱為“雅”,是《詩經》中三種詩歌題材之一。據《詩經·大序》載:“故《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雹佟对娊洝匪珍浀脑姼杈茏鳛闃非柙~進行演奏,“雅”所代表的是周朝貴族使用的樂詞。

  在中國古典美學范式中,“俗”與“雅”是互相對立的一個審美范疇,二者相反相成?!八住痹谙惹貢r期已經具有多個層面的內涵,它根植于普通民眾的思想意識之中,傳播廣泛,顯現于民眾的日常言行,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屬于低等文化的范疇。因此,雅與俗是互相對立的,“雅”產生于對“俗”的背離。人類文明進步愈大,文化層次愈高,知識修養積累得愈豐厚,雅俗的差異就愈明顯②。雅與文人、士大夫等意識與審美理想是不可分割的,俗與普通民眾的風尚習慣緊密相連。從階層表征來看,一個代表上層貴族階層的審美理想,一個代表中下層普通民眾的審美理念。從審美層次的優劣來看,雅顯然處于較高的引導地位,俗則是較低的從屬地位,雅優于俗;從對立關系來看,雅代表的是少數上層,俗代表的是多數下層,二者表現為少與多、寡與眾的關系。雅與俗都在不斷的變化,“雅”在社會發展中不斷地演變、發展、升華;“俗”以其本能性、原始性而不斷傳承,保持著固有的本色?!把耪摺辈粩嗟貏撛煨碌摹把拧?,而“俗者”不斷地追逐雅,當代表普通民眾的“俗”與“雅”接近的時候,新的“雅”又產生了,因此“雅”與“俗”之間總存在著一道審美上的藩籬。

  民間手工藝由普通民眾制作,是普通民眾為了滿足日常生活需要與審美需求而創作的工藝,反映的是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思想感情、審美理念和藝術涵養。根據“雅”與“俗”的審美范式來評判,民間手工藝顯然是“俗”的代表,是一種大眾性、通俗性、普及性、鄉土性的手工技藝。從這個層面來看,民間手工藝與“雅”是很難找到關聯的,“雅”是上層貴族的專屬,普通民眾的創作是很難登上大雅之堂。那么,究竟從什么時候,作為“俗”的代表——民間手工藝(日常生活用品),開始融入“雅”的審美范疇呢?

  “文”的融入打破了民間手工藝作為“俗”的固定范疇,逐漸演變成可以用“雅”進行闡述的“雅化”技藝。也就是說,隨著“文”融入到“俗”的層級之中,“雅”“俗”之間的固有審美界限消失了,民間手工藝也可以用“古雅”“典雅”“清雅”“和雅”“淡雅”等來描述,有時甚至出現“大俗大雅”或“大雅大俗”的現象。宋代學者梅堯臣、黃庭堅、楊萬里等從文學的角度先后提出了“以俗為雅”的觀點,這是“雅俗互成”“雅俗互補”“雅俗互依”關系的開始。事實上,“文”與“雅”最初是緊密相連的,雅是文人的雅,文是雅正的文,文雅體現的是文人士大夫階層的審美,反映的是文人士大夫的思想情感與審美理念。文雅作為審美范式最先描述的是言語文章中文化知識(古人著作、作品)的積累,要求文章風格具有義辭嚴整、語出經典、依循溫柔敦厚的傳統詩教,與手工技藝的“雅”沒有太大關聯。曹丕在《典論·論文》中,將“辭義典雅”③視為不朽文章的標志;劉勰在《文心雕龍·體性》中,強調典雅的文學創作是“镕式經誥,方軌儒門者也”④。劉勰在《文心雕龍·定勢》中也有提到:“模經為式者,自入典雅之懿?!雹菀簿褪钦f,凡模仿經典來寫作的文章,自然具有文雅的特點。以上闡述的“文雅”是跟知識分子詩詞、學問相關的“雅”,與“俗”還是有明顯區別的,即使有相關的藝術創作,也主要是跟文人相關的書法、繪畫等,還沒有融入到民間手工藝層面。直到宋代,文人的審美理想與思想感悟通過民間技藝融入到民眾的日常用品之中,“雅”作為審美標準與民間手工藝正式建立起緊密相關的聯系。

  二、物質、行為、審美:“雅”作為審美范式的三個層次

  宋以后,文人們將審美理想與人生感悟融入到民間手工藝之中,使庸“俗”的日常生活用品,具備了“雅”的品性,事實上,這是“雅”的內涵拓展與建構的過程?!把拧弊鳛橐环N評價標準和審美范式,在民間手工藝的評價中建構話語體系,文人士大夫們習慣將自己的主觀感悟提升為社會公認的鑒賞標準,借以抬高自己及其所使用物的品級與身價。這種現象在部分文人的學術著作中多有體現,如高濂的《遵生八箋》、文震亨的《長物志》、袁宏道《瓶史》、黃成的《髹飾錄》、李漁的《閑情偶寄》等。這些著作都以個性化的方式表達著主觀審美感悟,他們通過對日常用品的外觀形態、陳設方式的描述,來界定日常用品的“雅”與“俗”。文人士大夫在用“雅”描述和評價日常生活用品的過程中,無形中構建出“雅”的價值尺度與審美范式,這種尺度與范式存在著物質、行為、審美三個層面的內涵。

  (一)物質層面的雅——雅器、雅物、雅玩

  “雅”作為一種審美范式與評價標準,屬于抽象的非物質層面的文化范疇,但“雅”的內涵是通過雅器、雅物、雅玩的物質層面來呈現與表征的。這些物質形態除擺放文人案頭的文房四寶、書法、繪畫外,還有陶瓷、竹木雕刻、家具陳設等民間手工技藝?!把拧弊鳛閮r值尺度用于評判案頭玩物外,也作為審美標準用于民間手工藝的鑒賞與判斷,成為日常生活中使用相當廣泛的審美表述。民間手工藝的“雅”的話語表述大多被文人自身所掌控,呈現出以下幾個方面的特點。其一是以“古”為“雅”,指器物古典而有韻味則是“雅”的表現,強調“器物”在時空演變中的美;就民間手工藝品而言,“古”是“久”“遠”的意思,屬于時間范疇,“雅”是“正”“高”之意,屬于空間(心理空間)的范疇。以“古”為“雅”在傳統文人的論述中多有提及,如文震亨的《長物志》云:“古人制幾榻……古雅可愛……今人制作,徒取雕繪文飾,以悅俗眼,而古制蕩然,令人慨嘆實深?!雹捱@里提到手工技藝(家具)創作的過程中,“古”與“雅”是互相融合,缺一不可的,而很多手工藝人創作時不求古制,僅“悅俗眼”,這是不符合當時社會的審美風格的。就手工藝品而言,“古雅”的本質是手工藝品所蘊含的“神”“氣”“韻”,以及創作者的“求變”“求通”“學識”“人品”等,要求作品達到返樸歸真,感悟并吸收生命的靈氣。其二是以“素”為“雅”,即以“樸素”“不加修飾的自然屬性”作為“雅”的表現形式?!八亍痹诘兰覀鹘y審美中有著重要地位,《莊子·馬蹄》中載“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認為純真原初的素美才是天成之美。宋代文人在民間手工藝中強調以“素”為“雅”,認為“素”是宇宙中的事物,要還原它本來的規律,應尊重“素”的自然屬性,同時還要尊重創作者自身的感官上“心覺”的根本需求⑦。就民間手工藝的創作而言,“素”的工藝創作蘊含著婉而成章、含而不露、應和自然的特性。其三是以“簡”為“雅”,在手工技藝創作過程中,通過“量”與“形”的簡化,來達到空靈、簡潔審美的要求。宋代以來,在繪畫、瓷器、家具及諸多其他日用器物上,都滲透浸潤著以“簡”為“雅”的審美意境。以“簡”為“雅”的表現手法體現在兩個方面:第一是形式的“簡”,通過對日用器物的形態進行抽象提煉,使器物色彩、結構、形式、材質、質感等表現符號具有含蓄和凝練的特點,將物體形態的通俗表現提升為一種高度概括的抽象形式⑧。第二是合宜的“簡”,強調器具的功能與形制、結構、色彩、材質等要搭配得宜,強調器物使用的方便與舒適,實現形式美與功能美的統一,給人簡雅、和諧、謙虛、平實的精神體驗。其四是以“清”為“雅”,“清”是清凈、清潔、清明之意,強調日常手工藝品的創作要清幽淡遠、純潔明澈、超凡脫俗。明代文人徐上瀛在《溪山琴況》云:“彈琴不清,不如彈箏,言失雅也;故清者,大雅之原本,而為聲音之主宰?!逼渲刑岢隽恕扒濉笔谴笱胖镜挠^點。文震亨、袁宏道等文人也多提到日常生活用品的使用、陳設遵循以“清”為“雅”的審美取向。從根本上說,文人的審美理想融入到民間手工技藝的創作層面,并非表面民間手工藝就具有了“雅”的特質,而需要手工創作者內在的心性與審美擁有雅俗的評價標準,摒棄世俗的浮華,崇尚內心的淡泊、寧靜、悠遠。

  (二)行為層面的雅——雅趣、雅交、雅賄

  行為層面的“雅”以物質層面的“雅”為基礎,是人們圍繞物質層面的“雅”而表現出來的身體表象和生活方式,在民間手工藝領域表現為雅趣、雅交、雅賄等社會行為。從行為主義學者的研究來看,人類的一切行為都以需要、動機、激勵等因素為基礎,具有自主性、外在性、因果性、目的性等特點⑨。

  “雅趣”是從文人的“雅”文化中衍生出來的行為方式,是日常生活用品在去除實用功能之后,給人帶來的怡情感受和藝術思考。從文人士大夫的審美理想來看,“趣”是一種智慧的生活態度,是在生活中的超越俗套、庸常的藝術化觀察、理解和表現⑩。在文人的世俗生活中,“雅趣”是通過賦詩作畫、清玩品鑒、談禪論道、焚香插花、揮毫潑墨、把玩雅器、撫琴對弈、游山玩水等方式來實現的。在文人的社交圈中,具有相似“雅趣”的文人往往生活方式大體一樣,這種共同的“雅趣”衍生出一種新的生活范式——“雅交”?!把沤弧笔蔷哂邢嗤瑑r值觀與生活態度的文人聚會交友的一種生活方式。這種生活范式拓寬了文人士大夫的社交網絡,促進了文人士大夫共同審美理念與生活范式的形成。宋代以后,“雅交”的生活方式逐漸演變成文人士大夫相互扶攜、互為寄托的一種生存方式。文人士大夫的“雅交”活動使日常生活中的使用器具融入了人文內涵,呈現出獨特的審美價值與人文意蘊。如明代興盛的竹刻、竹扇、紅木家具等日常生活器具成為文人競相追逐的“雅物”,在民間手工藝領域涌現出金陵、嘉定、寶慶等竹刻流派,以及京作、蘇作、廣作等家具風格,這無疑促進了民間手工藝的發展。

  “雅趣”“雅交”等文人的生活方式本身蘊含著淡泊名利、超脫自然、潔身自好等高尚品格與人文情趣,然部分文人雅士在寄情山水的同時,還癡迷于世俗功利,衍生出一種“優雅”的賄賂行為,稱為“雅賄”?!把刨V”是行賄者為了討好附庸風雅的官員,而在賄賂方式上產生的新變種;表現在行賄手法上,雅賄不是直接送真金白銀,而是投其所好,搖身變成了官員們喜歡的玉器、瓷器和名人字畫等(11)?!把刨V”行為,是文人“雅”化審美理想的背離與異化,唐宋漸成風氣,明清比較流行,歷史上的米芾“送石”、胡雪巖求畫等均屬“雅賄”之列。如明代的畫家謝環通過“雅交”與朝中官員保持著良好的關系,逐漸從普通的宮廷畫師變為畫壇的權威人物,在人才濟濟的宮廷中處于不敗的地位,這種狀況的出現難免有藝術品的“雅賄”行為(12)。從根本上講,官商勾結、相互取利是導致“雅賄”盛行的直接原因,官員們跟風炫耀、附庸風雅,使“雅”文化呈現出浮躁、功利的社會現象。

  (三)審美層面的雅——清雅、文雅、典雅

  審美層面的雅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是審美個體的主觀感受,二是審美群體的客觀理想。個人審美感受的任意與盲目,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藝術創造和審美活動處于相對開放的狀態,并在相對開放的審美評價中不斷更新,有利于審美范式更加嚴謹與理性。群體的審美范式是無數個體審美感受的升華,它不局限于個體的主觀感受,受歷史積淀、群體共識的影響,表現為統一而普遍的尺度或標準,清雅、文雅、典雅等就是對藝術作品審美評價的共性范式。

  “清雅”是清新秀雅、端莊敦厚之意,作為“雅”的一個審美層次,其重點在于對“清”的理解?!墩f文·水部》載:“清,也,水之?!倍斡癫谩墩f文解字注》云:“者,明也。而后明,故云水之(貌)?!币簿褪钦f,清是明朗、清潔之意;可以引申為人的品德情操清明、正直、純潔、清廉。就民間手工藝而言,清雅的手工藝作品與創作者的品性、感悟、修養、審美等主觀因素緊密相關。清雅的手工藝作品并非由創作者自身獨立完成,需要同時代文人雅士、藝術名人的共同參與。如宋代磁州窯的陶瓷裝飾,就呈現出清雅的藝術特征,這跟當時黃庭堅、范寬、夏圭、蘇軾、郭熙、馬遠、米芾、蔡襄等藝術名家的參與密不可分,其中建陽窯窯址出土過一件“陶牌”,上面便印有黃庭堅的書法。民間手工藝是與人直接接觸的物品,能觸及人的心靈與精神,清雅的意蘊在無形中自然流露。

  “文雅”是“雅”審美內涵的另一個方面,既具有人生美學的內涵,也有文藝創作方面的規范性內涵。從人生美學來講,它要求人們的言談、舉止都應文雅,在個人風范與藝術情懷方面則應文質彬彬、溫文爾雅、謙和大方、有度有宜、正而不邪、正位居體、美在其中,有謙謙君子之風。在手工藝品的創作中,“文雅”與溫雅、和雅、醇雅的內涵是相通的,要求手工藝作品文質兼善、文質兼仁、文質兼顧、文質兼美,在作品的審美意旨與審美風貌的營構與熔鑄上,應追求文道合一、形神兼備?!拔难拧钡乃囆g作品是真善美的綜合體,要求創作者兼具合內外,同天地,泛愛眾生,德配宇宙的品格追求,以高尚的倫理道德思想、文化知識充實自己,積學儲寶,研閱窮照,集義養氣,潔靜靈府,返歸于誠,從而才能于真實無妄、光明朗潔中體證生命的奧秘,使精神高雅明潔,而使人生雅化、美化(13)。

  “典雅”是指文藝作品有典據,高雅而不淺俗,是“雅”的審美內涵的一個方面。典雅作為一個美學范疇,其內涵是要求藝術作品具有溫柔敦厚、會通真淳、雅而不腐的文藝創作標準?!皽厝岫睾瘛背鲎浴抖Y記·經解》,是儒家文人在道德倫理方面對人的規范,其中溫指溫潤,柔指柔和,敦指敦實,厚指厚重;強調藝術創作、與人交往時要保持“溫雅”的態度,言語委婉含蓄,展現出中和之美?!暗溲拧钡牡诙€審美內涵是“會通真淳”,“會通”同“匯通”,表現為“融會貫通”;“真淳”即“真情”,意為真實的感情。這就要求文藝創作者、手工藝人在進行藝術創作時,既要具備“熔式經誥”“方軌儒門”的能力,又需要“會通”變化,“曲而真”,提倡“師法自然”,“真善美”統一于“情”進行藝術創作。同時,對從事藝術創作、手工創作的藝人提出了真骨凌霜、高風跨俗的品格要求?!把哦桓笔恰暗溲拧钡牡谌齻€審美內涵,“腐”是腐朽、庸俗之意,“雅而不腐”是進行藝術創作時,要高雅而絕俗,在傳承中革新,有獨創精神和創新意識,進而達到“望今制奇,參古定法”的創作效果。由此可見,典雅作為“雅”化審美范式的內涵之一,在進行藝術創作時,要求創作者所創作的作品具有創新的題材、獨創的主題、含蓄的情感、新穎的細節、既“熔鑄經典”,又要“洞曉情變”,從而達到“通變”“會通”的創作涵養。

  三、民間手工藝“由俗入雅”的倫理缺失

  倫理是指人與人之間存在的“應然”關系,隨著社會與時代的發展,這種關系會因客觀的社會與經濟基礎的變化而存在一定差異,但總體而言,它是超出個人主觀意志偏好而客觀存在的(14)。倫理缺失從本質上講,是道德的缺失,民間手工藝的倫理缺失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人文倫理的缺失。在利益的驅使下,手工藝領域假冒名人、大師之作的偽劣產品自古有之?,F今,部分從藝者通過偽造經歷、頭銜、獲獎證書以及名人合影,用不正當手段宣傳自己,從而提高作品身價的現象,也仍然存在。無論什么領域和產業如果失去了應有的靈魂和精神,就沒有“雅”可言,也難于健康發展。二是生態倫理的缺失。生態倫理也稱為環境倫理,意指通過規范人們的日常行為,來達到尊重與保護自然的目的,類似于傳統道家思想中的“天人合一”。民間手工藝領域的生態倫理問題主要體現在材料的浪費與環境的破壞兩個方面。在南方的地區有一種國家級傳統工藝叫翻簧竹刻,這種工藝的制作材料是在楠竹內壁1mm左右竹簧上完成,在材料選取時,需要把竹壁上的10-15mm竹青和竹肌部分全部去掉,有超過95%的竹材將作為廢料去除,這必然造成大量的浪費,與生態倫理是相悖的。從“低碳”的角度看,這有本末倒置之嫌,如果是產業化運作,資源浪費現象將更加嚴重的,即使竹材是一種可再生材料,對環境也會造成較大的破壞。正如中國藝術研究院田青研究員所言:我們的周圍存在著大量“精華”與“糟粕”共存共生的文化,存在著大量的在一個文化體系里被視為“糟粕”而在另一個文化體系里被認為是“精華”的文化,不同時代的價值判斷存在明顯的差異,我們應該具有符合時代要求的價值判斷(15)。三是市場倫理的缺失。市場倫理是指在市場經濟條件下,人類生活與交往必然蘊含著的某些倫理原則與規范(16)。在市場活動中,市場公德是市場行為的前提,它關涉市場制度、市場秩序的合理性,從倫理層面看,守信、自由、平等、公平是最基本的交換正義。民間手工藝出現了一系列畸形的現象,一方面是部分民間藝人抱殘守缺,缺乏創新,設計落后,生存困難;另一方面民間手工藝作品價格昂貴,有價無市,令人側目。很多民間手工藝人的作品動輒數萬,缺乏基本的市場倫理與公德。從本質上講,這是有些人毫無節制地追逐財富,從而使“雅正”的審美邏輯喪失了基本的風骨。

  四、從“利己”到“利他”,民間手工藝“雅”的價值重構

  事實上,在文藝發展的歷史長河中,每當“雅”的倫理缺失淪喪時,也是“雅”的倫理價值重構的開始。這種價值重構并非對傳統“雅”的價值體系的簡單拋棄,它包含著對“雅”的傳統價值的解構、辨析、吸收與重構。

  從“雅”最初的審美范式來看,“雅”具有對人的品格、行為進行規范的作用,有稱頌贊揚的意味。人的“雅”化是人社會性的體現,從生物學的角度看,人性是由生物性與社會性兩個層面構成的。生物性的層面更多體現人“利己”的一面,這是由人的基因決定的,社會性的層面更多強調人“利他”的一面,這是由人的生存環境決定的,“利他”的實現途徑有兩個,一個是在“利己”的同時,達到“利他”的目的,也就是互惠互利;另一個是通過規范性的舉措造就“利他”,也就是倫理道德的約束?!把拧钡膬r值重構,從根本上講,就是“雅”的倫理重建的過程,需要人們超脫功名利祿、物質環境等世俗雜念的羈絆,以曠達的態度對人對己,以豪邁的情懷為人處世。

  民間手工藝中“雅”的價值重構,事實上,就是民間手工藝領域人文生態的重構。從文藝學領域的“人”學命題來看,人文生態就是在尊重肯定人的生命的前提下,遵循人與人、人與社會、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美學原則。也就是在生命與生態美學的范疇中,以人文生態的重建為價值尺度,構建審美語境中“雅”的價值評判體系。在人與自然的關系上,傳統儒家思想認為人是自然的產物,人同時也是自然的組成部分;另一方面,人與自然需和諧相處,不能破壞自然與過度消耗自然。民間手工藝在傳承和發展過程中,要有正確的“利義觀”,既要注重物質利益,也要關注對生態環境的“義”,用“義”作為道德規范來限制人對“利”的無限追逐。在人與社會的關系上,同樣需要保持正確的“利義觀”,既“利己”,也“利他”,通過“利他”多為社會作貢獻,以義節利,見利思義,促進市場、行業、社會健康發展,進而達到“利己”的結果?!把拧钡膬r值重構,第一步是圍繞“人”的生存意義、人格價值、人生境界的探究和追求。作為手工藝術創作者,無論是言談、舉止,還是修養、學識,都需要有一定的倫理規范,以溫潤柔和、寬厚博大、文雅大度、豁達超脫的態度面對人生、面對社會,追求一種健全充實的人格。在文藝作品、手工藝品的創作方面,要求所創作的作品既要有文雅的形態,又要有溫雅的意蘊,要文質兼顧、正而不邪、雅而不俗,超越世俗功利的局限,不斷提升作品的精神內涵。第二步是關注“人”的審美特質的變化與文化生存空間的演變,進入新時代,鄉村振興、人員流動、城鎮化發展都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在信息流通與娛樂傳播日新月異的背景下,民眾的審美已經發生了較大變化,“雅”的價值范疇也必然會發生一定的變化,這種變化與民眾的社會文化生活是一致的。

  民間手工藝領域“雅”的價值重構,還需關注民間手工藝文化生態的構建。從生態學的視角看,文化生態強調生態系統的整體性,是人類社會參與、適應、改造自然生態系統的自組織過程。作為人類生活文化的民間手工藝是生態系統的組成部分,是依賴一定生態環境、特定人群與歷史的“生態文化”,其核心部分是不同民族、地域的原生態的優質文化基因。這種文化基因反映出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審美意蘊、價值取向、生活方式、思維模式和精神信仰,是民族存在、集體意識的精神表達,是維系民族存在的生命底線,是民族發展的源泉,在代代相傳的動態演繹中傳承(17)。民間手工藝的文化生態總是在代代傳承中不斷變化,有其內在相對穩定的文化基因,也有外在不斷變化的文化動態,二者共同構成了活態、多樣的文化生態特質。民間手工藝“雅”的文化生態的構建,也就是民間手工藝的文化倫理、文化精神、文化價值的構建,民間手工藝品作為物化形態與精神形態的結合體,其最終所要構建的是真、善、美統一于一體的價值體系。

  民間手工藝從“俗”到“雅”的演變過程,事實上是“雅”的內涵演變與拓展的過程,也是“雅”的審美范式與審美倫理構建的過程。宋代以來,逐漸形成了以物質、行為、審美等三個層次為基礎的“雅”化審美范式,對民間手工藝的發展起到了規范與引導作用。

  在“雅”的價值體系中,“美”與“善”是一體的,手工藝作品正是借助以情動人、陶冶情操、美化心靈,從而實現雅化價值體系的建構,使藝術創作進入更高的精神境界。藝術創作跟題材、時代、思想、意蘊緊密相連,其審美內涵能激發對生命意義的感悟、理解和追問,并在這個過程中得到一種精神的升華,從而達到人性自由的境界。

  注釋:

 ?、倏浊?詩經譯注[M].周振甫譯注,北京:中華書局,2002:7.

 ?、趯O克強.論文雅[J].社會科學戰線,2012(1):134.

 ?、塾釣?《典論·論文》文本及意義探原[J].溫州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6).

 ?、堍輀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1:34.

 ?、轠明]文震亨.長物志校注[M].陳植校注,楊超伯校訂,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1984:23.

 ?、咝烨?論素文化對現代包裝造型設計的審美要求[J].藝術與設計(理論),2015(8).

 ?、嘀x云峰等.從深澤直人設計探討極簡主義的本質[J].藝術百家,2009(7).

 ?、釓埳腥?論人的行為及其現代化[J].華中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1987(1).

 ?、夂;?古典文人話語的當代表達[J].社會科學研究,2005(1).

  (11)宗合.雅賄已無雅可言[N].西安晚報,2015-01-25.

  (12)崔祖菁.好雅與附庸風雅——從謝環的案例看明代藝術家交游中的雅賄現象[J].裝飾,2016(1).

  (13)李天道.“文雅說”的現代美學繹義[J].四川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3(5).

  (14)宋希仁.倫理與道德的異同[J].河南師范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7(5).

  (15)田青.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三議[J]文藝研究,2006(5).

  (16)陳桂蓉.淺議儒家倫理與市場倫理——兼與章建剛同志商榷[J].福州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1(2).

  (17)黃永林.“文化生態”視野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J].文化遺產,2013(5).

作者簡介

姓名:張宗登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胡子軒)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