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語言學 >> 原創首發
牛年話“?!?/span>
2021年03月09日 14:2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志平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14:25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王志平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今年是農歷辛丑年,按照十二生肖來說,正當牛年。牛是人類較早馴化和飼養的動物之一,與人類的生態關系極為密切。傳統認為牛的馴化起源于中東地區,2013年云南師范大學張虎才教授的研究團隊通過對哈爾濱附近的人類馴化牛類化石進行的年代學、形態學、DNA測序等綜合分析,證明我國東北地區可能是至今未知的動物馴化源地之一,改寫了全球動物馴化的單一起源地的傳統觀點。[1]

  我國傳統上把馬、牛、羊、雞、犬、豕共稱為“六畜”,“六畜興旺”是農業社會的美好祝愿。漢族民間立春時節都有鞭打春牛,貼春牛圖的習俗,寓意勸農力耕。四川、廣東等地民間傳說牛王神生日是農歷十月初一,一些少數民族還在這一天舉辦敬牛節。仡佬族有牛王節(苗族稱為舂粑節),人們備紅糖,舂粑粑,糊在牛角上,于牛廄門前敬牛王菩薩,酬謝耕牛終歲辛勞。仡佬山寨還流傳著“仡家一頭牛,性命在里頭”的民諺。除此之外,浙江義烏以及西南的侗族、苗族等還有斗牛節。清代陳其元曾親眼目睹金華人的斗牛之風:“二牛并峙,互相注視,良久乃前斗,斗以角,乘間抵隙,各施其巧”(《庸閑齋筆記》卷五《婺州斗牛俗》),以致“牛所買來之家,呼之曰‘牛親家’,豢牛之牧童,名之曰‘牛大舅’,其真正兒女親家,親之不若與牛親家親?!保ㄍ希?/font>

  人類很早就開始用藝術的形式描寫“?!?,西班牙Altamira舊石器時期巖洞中所畫的野牛,是藝術史上有名的畫作。

  密縣漢畫像磚所繪的《斗牛圖》,[2]也是惟妙惟肖,遠比文字描寫具體生動。那么圖畫與文字的界限何在呢?

  文字起源于圖畫。我國云南納西族東巴文“?!弊只蜃?img width="35" height="25"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309538278141172.jpg" src="./W020210309538278141172.jpg" />,形象地描繪出了牛的全體。但是,這樣的表現方法太過于具象,不便于記錄和書寫。因此或簡化作,[3]省略了部分形體,只畫出了最典型的牛頭。貴州水族水書“?!弊肿?img width="23" height="45"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width: 21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height: 22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309538278174582.jpg" src="./W020210309538278174582.jpg" />,[4]也是只畫出牛頭來代表全牛。

  文字畢竟不是圖畫,即使象物之形的象形文字,也并不一定要像圖畫那樣巨纖無遺,毫發畢現,只需要突出所描述對象的主要特征,使人一見可識即可。就像NBA芝加哥公牛隊的隊徽一樣,都是僅僅畫出公牛的牛頭來表示公牛。

  有趣的是,漢字的造字方式也是只畫出牛頭來代表?!,F藏故宮博物院的牛鼎(《殷周金文集成》1103、1104,下簡稱“集成”)、美國舊金山亞洲美術博物館的牛簋(《集成》2973)等商代青銅器銘文中“?!弊肿?img width="371" height="529"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width: 21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height: 23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309538278263511.jpg" src="./W020210309538278263511.jpg" />、等形,都寫得非常肖形。漢字的表現方式與公牛隊的隊徽以及納西族的東巴文、水族的水書一樣,都是以部分轉喻全體。這種省形造字方式在早期文字中非常普遍,也是與具象圖畫的重要區別之一。

  盡管如此,上述銘文都是僅有單字的族氏文字,嚴格說來,它們究竟表示的是普通的“?!边@個詞還是特指的“特”(公牛)、“犢”、“犗”(閹牛)、“犍”甚至“犧”、“牲”等詞,并不十分清楚。因此,這種表現手法實際上還處于文字畫階段,與真正代表語言符號的文字相比,還有一定距離。

  真正漢字學意義上的“?!弊忠娪谏檀坠俏?,“”(《甲骨文合集》21120,下簡稱“合”)、“”(合18275)等字形是明確指稱“?!边@個詞的?!芭!弊秩匀恢划嬃艘粋€牛頭來表示牛,突出牛的典型特征牛角,仍然以部分轉喻全體,但是形體更為簡化,圖案抽象為線條。

  在甲骨刻辭中,不僅有“黃?!?、“黑?!?、“白?!?、“幽?!钡扔涗?,還有“一?!?、“二?!?、“三?!?、“四?!钡扔涊d,比較特殊的是甲骨文的數字“一”、“二”、“三”、“四”是在牛字的一角上畫一、二、三、四道,分別寫作“”(合2214)、“”(合11144)、“”(合9774正)、“”(合683)等形。西周金文一直到小篆文字,都沒有大的形體變化。隨著文字逐漸演化,牛角之意漸失。在秦代的岳麓秦簡中,比較正規的寫法作“”,還保留了兩支牛角;而在睡虎地秦簡中,草率一些的寫法作“”,看起來就像只剩下一支牛角。漢代文字繼承了秦簡文字的草率寫法,只有一角,已經不太象形了。到了楷書階段,就一點也看不出“?!弊值南笮我馕?,從表意字變成了楷書“?!边@樣的記號字。我們暫以《字源》為例看一下“?!弊值臅r代演變:[5]

  需要說明一點。有些書和文章把1935年殷墟侯家莊西北崗1004號大墓出土所謂牛方鼎(《集成》1102)銘文“”也釋為“?!?,此實不確。此當為“兕”字,與甲骨文“”字接近。此字唐蘭先生釋為“兕”[6],已獲學界公認。兕、犀古本一字,《爾雅·釋獸》說“兕,似牛;犀,似豕”,都是某種獨角獸。南陽漢代畫像石中有獨角披毛,瞪目張口的“犀?!?,揚蹄前沖作角抵狀。[7] 與商代金文“兕”字的圖形非常接近。

  上古漢語中有很多從牛的字,反映了牛在人類歷史發展上起過的重要作用。如“牧”甲骨文作“”、“”或“”,象手執皮鞭、棍棒或掃帚驅趕牛羊之形,這是牧牛、牧羊的“牧”造字本義。金文作“”、“”,已經統一為從牛之形?!墩f文》解釋為“養牛人也”。

  又如反映了動物馴化的“牢”字。甲骨文作“”、“”、“”等形,金文作“”、“”等形,會圍欄中畜牛、羊、馬等之意,圍三缺一,以為出入之口?!墩f文》說,“牛,大牲也”,《大戴禮記·曾子天圓》:“牛曰太牢?!被蛞詾榕4?,羊小,故分大牢、小牢;非如成文禮制之“太牢”、“少牢”。[8]胡厚宣先生認為卜辭通例,牛稱“大牢”,羊稱“小”。[9]但據最新研究,卜辭中也有“大”、“小牢”,并非為牛大、羊小之分。祭祀所用之“牢”或“”是經過特殊飼養的?;蜓?,與普通放牧之牛羊不同。[10]盟詛為取信于神,儀式隆重,用牲需要特別飼養,故宜置諸闌牢。

  有些字詞還在現代漢語中沿用下來,大家已經習焉不察了。例如萬物的“物”字,《說文》說:“牛為大物,天地之數,起于牽?!?,后來泛指萬物。又如事件的“件”字,《說文·人部》:“件,分也。從人,從牛。牛,大物,故可分?!睜奚@個詞,本來犧與牲都是祭祀宗廟所用的牲畜,《尚書·微子》:“今殷民乃攘竊神祇之犧牷牲?!蔽髦芙鹞膶矣小坝蒙钡奈淖钟涗?,《任鼎》也有“賜脡牲、太牢”的記載。[11]現在也特指為了正義事業舍棄生命。

  同樣與動物馴化有關的字還有“牽(牽)”、“犕”和“犗”等?!墩f文》:“牽,引前也。從牛,象引牛之縻也。玄聲?!奔坠俏淖?img width="23" height="34"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309538279289574.jpg" src="./W020210309538279289574.jpg" />(合34678),[12]象以韁繩牽牛羈縻之義?!盃颗!笔桥囊吧郊茵B的一個重要的馴化過程。二十八宿星中有牽牛、織女兩宿星。湖北隨縣曾侯乙墓出土的二十八宿星象,曹毓英先生認為其中的牛宿就是古隸書的“牽”字形。[13]古人用牽牛來負重駕車,是一種生產力的進步?!对娊洝ば⊙拧ご髺|》:“睆彼牽牛,不以服箱?!笔钦f天上的牽牛不能用來駕車?!吨芤住は缔o下》:“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按照《說文》,“服”的本字當作從?!??”聲的“犕”,段玉裁注:“以車駕牛馬之字當作犕,作服者假借耳?!?/font>

  《說文解字》:“犗,騬牛也。從牛害聲?!倍斡癫米ⅲ骸啊恶R部》曰:騬,犗馬也。謂今之騸馬?!薄吨芏Y·夏官·校人》:“夏祭先牧,頒馬,攻特?!编嵭⒁嵥巨r云“攻特謂騬之”,就是對公馬去勢。古音“騬”和“騰”相通?!墩f文》:“騰,犗馬也?!倍斡癫米ⅲ骸吧衔臓像R謂之騬,則是騰爲騬之假借字也?!薄盃稀焙烷幐畹摹案睢币彩峭丛~。南陽漢代畫像石所出《閹牛圖》,左刻應龍,右刻牛熊相斗。牛角如刃,一持環首刀的力士在牛后蹄揚起的瞬間,手抓牛的睪丸作閹割狀。[14]這說明人們已經完全掌握了動物的習性,并加以馴化改造。

  附帶談一下,郭沫若1934年《古代銘刻匯考續編》、1937年《殷契粹編》、1944年《古代研究的自我批判》、1952年《奴隸制時代》等認為殷商甲骨文的“”、“”即“犁”字,提出牛耕起源于殷代的新學說。胡厚宣對此予以支持。[15]現在一般認為此字應釋為“勿?!焙衔幕颉拔铩弊?,指雜色牛,而與牛耕無關。[16]這是需要澄清的一點。徐中舒、[17]齊思和、[18]孫常敘[19]等都主張牛耕的出現不會早于春秋;中國農業科學院中國農業遺產研究室甚至提出中國北方先有馬耕,至西漢時期才有牛耕的看法。[20]一般認為牛耕始于春秋,綏德漢代畫像石中有牛耕圖,[21]已經是完全成熟農業的產物了。

  我們知道,在英語中有cow(奶牛),bull(公牛),ox(犍牛),cattle(牛群),buffalo(水牛),calf(小牛),zebu(瘤牛),bison(野牛)等詞匯之分;法語也有buffle(水牛),taureau(公牛),vache(母牛),yak(牦牛),b?uf(犍牛)等單詞之分。有些人認為漢語比英語、法語等語言更為綜合和簡潔,一個“?!弊志桶焉鲜鲈~匯都囊括了,最多分別加上修飾成分,成為“公?!?、“母?!?、“小?!?、“黃?!?、“水?!?、“奶?!?、“野?!?、“牦?!?、“犀?!边@樣的詞匯。

  但這其實只是漢語發展到雙音化之后的語言特點,上古漢語時期對于牛的分類同樣觀察非常細致,但卻是用不同的單字來區分不同的詞匯。以《說文解字》為例,按照顏色分類有牷(牛純色),?(白牛),牻(白黑雜毛牛),犖(駁牛)、?(牻牛),??(牛駁如星),犥(牛黃白色),??(黃?;⑽模?,等等;按部位分類有犉(黃牛黑脣),犡(牛白脊),?(牛白脊),?(牛長脊),犝(無角牛),等等;按照性別分類有特(牛父/公牛),犅(特牛),犢(牛子),犗(騬牛/騸牛),犍(犗牛),等等;按照年齡分類有?(二歲牛),犙(三歲牛),牭(四歲牛),等等;按照種屬分類有犛(西南夷長牦牛),犀(南徼外牛),等等?!稜栄拧め屝蟆贰芭佟崩锷踔劣懈毼⒌膭澐郑汉诿嫚?,黑眥牰,黑耳犚,黑腹牧,黑腳犈,“皆別牛黑所在之名”。只是由于這些上古漢語詞匯隨著歷史發展逐漸消亡了,游牧時代的語言痕跡才不那么明顯了。

  有些從牛的會意字也很有意思。例如包山楚簡中的“”字,也即《玉篇》“牛驚”的“犇”字。此字雖然不見于《說文》,但字形最早已到了戰國時期?!盃摹弊謴娜?,會意牛群驚嚇奔跑之義。而“奔走”的“奔”金文作“”,象人甩開膀子奔跑,與“犇”的造字本義完全不同。其實牛步并不總是慢騰騰,牛的奔跑速度并不慢,內蒙古蘇尼特左旗呼和楚魯巖畫有騎牛套馬圖,[22]可見牛的行動也不緩慢。[23]

  此外,戰國楚文字中還有個“牪”字,也不見于《說文》。上博楚簡《曹沫之陣》作“”,從二牛,《玉篇》:“牪,牛件也?!被蛑^“牛伴也”。音牛眷切,二牛相伴,是個會意字。但是用此解釋簡文不通。孟蓬生教授認為楚文字的“牪”是“?!弊值寞B文,從“?!甭?,讀為“疑”。[24]按照孟教授所說,“牪”就不是會意字,而是一個與后世“牪”構意不同的同形字了。

  由于漢字有著悠久的歷史,東亞系文字中借用漢字形音義的情況相當常見。如果告訴大家下面這個古彝文就是借鑒了漢字的象形字,聰明的讀者已經猜出來這是什么字了吧?對,這就是古彝文的牛字,“?!蓖瑯邮窃陬^上突出了牛角,[25]其造字方式與漢字如出一轍?!对娊洝ぶ茼灐ち捡辍罚骸皻r犉牡,有捄其角?!庇捎谂=怯謴澯珠L,因此贏得了世人的贊美。

  當然,從牛的漢字還有一些,例如牝、牡等字,早已見于甲骨文,《說文》分別解釋為“畜母”、“畜父”,是泛指動物的雌雄,不僅僅特指公牛、母牛。此外,還有一些不見于《說文》的常見字,如“犒”、“牯”等,起源略晚。由于篇幅所限,那些與牛年關系不大的字詞我們這里就不再贅述了。

  注釋:

  [1]趙國興、彭耀慶、高建:《我國牛馴化發現的背后故事》,《化石》2015年第1期。

  [2]密縣文管會等編:《密縣漢畫像磚》,鄭州:中州書畫社,1983年,第115頁。

  [3]丁易:《中國文字與中國社會》,北京:中外出版社,1950年,第11頁。

  [4]岑家梧:《水書與水家來源》,《西南民族文化論叢》,上海:商務印書館,1949年,第10頁。

  [5]李學勤:《字源》,天津古籍出版社,遼寧人民出版社,2012年,第69頁。

  [6]唐蘭:《獲白兕考》,《史學年報》1932年第4期。

  [7]南陽市博物館閃修山、陳繼海、王儒林編:《南陽漢代畫像石刻》,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81年,圖版16。

  [8]吳其昌《殷墟書契解詁》已指出:“蓋殷人見羊小于牛,故目牛以‘大牢’,而呼羊為‘小’,乃最順自然之常情矣。以此常情自然之古義,衡以秦漢以后經訓家之詮詁,則多見其向壁虛造耳。惟《儀禮·少牢饋食禮》賈疏引鄭玄《儀禮目錄》云:‘羊、豕曰少牢?!藶樽罱帕x矣?!贝苏f實出自葉玉森:《殷虛書契前編集釋》卷一,參見李圃:《古文字詁林》第1冊,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年,第724—726頁。

  [9]參見胡厚宣:《釋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8本第2分,1939年。

  [10]張秉權:《祭祀卜辭中的犧牲》,《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38本,1968年;姚孝遂:《牢考辨》,《古文字研究》第9輯,北京:中華書局,1984年。

  [11]王冠英:《任鼎銘文考釋》,《中國歷史文物》2004年第2期。

  [12]宋鎮豪:《甲骨文牽字說》,《甲骨學與殷商史》第2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

  [13]曹毓英:《中國牛耕的起源和發展》,《農業考古》1982年第2期。

  [14]南陽漢畫館閃修山、李陳廣編:《南陽漢代畫像石刻(續編)》,上海: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88年,圖版17。

  [15]胡厚宣:《卜辭中所見之殷代農業》,《甲骨學商史論叢》二集,第一冊,齊魯大學國學研究所,1945年。

  [16]裘錫圭:《釋“勿”“發”》;《甲骨文中所見的商代農業》,《裘錫圭學術文集·甲骨文卷》,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12年。

  [17]徐中舒:《耒耜考》,《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2本第1分,1930年;《論東亞大陸牛耕之起源》,成都《工商導報》1951年12月23日《學林》副刊。

  [18]齊思和:《牛耕之起源》,《經濟研究季報》1941年第1卷1期;《少數民族對于中國文化的偉大貢獻》,《歷史教學》,1953年第7期。

  [19]孫常敘:《耒耜的起源及其發展》,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59年,第76頁。

  [20]中國農業科學院南京農學院中國農業遺產研究室等編著:《中國農學史》上冊,北京:科學出版社,1959年,第79、123頁。

  [21]綏德漢畫像石展覽館編,李貴龍、王建勤主編:《綏德漢代畫像石》,西安:陜西人民美術出版社,2001年,第89頁。

  [22]蓋山林:《蒙古族巖畫》,魏堅主編,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編:《內蒙古文物考古文集》第2輯,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97年,第755—756頁。

  [23]蓋山林:《騎牛巖畫?伏牛石刻?用鐙時代》,《蓋山林文集》,哈爾濱:黑龍江教育出版社,1995年,第90頁。

  [24]孟蓬生:《“牪”疑》,《簡帛》第3輯,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8年。

  [25]陳宗玉:《統一規范古彝文文字,有利于彝文古籍翻譯研究》,祿紹康主編:《布(畢)摩祭祀文集》,北京:團結出版社,2019年,第157頁。

作者簡介

姓名:王志平 工作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