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來稿首發
【文萃】馬克思研究如何面對歷史與當代 ——2018德國“馬克思年”特里爾展覽巡禮及思考
2021年03月08日 12:49 來源:《哲學動態》2019年第6期 作者:聶錦芳 字號
2021年03月08日 12:49
來源:《哲學動態》2019年第6期 作者:聶錦芳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2018年,在馬克思的故鄉特里爾,作為德國“馬克思年”最重要的活動,在馬克思誕辰日5月5日,有四個大型展覽揭幕。在本文中,筆者分別介紹四個大型展覽的主要內容,以及從中所反映出的關于馬克思及其思想理解和解釋思路上的一些變化及特點。

  一 馬克思所處時代的具象呈現

  萊茵蘭州立博物館和西蒙斯蒂福特市立博物館的展覽是由官方統籌規劃的,主題是“卡爾·馬克思,1818—1883年生平、著作和時代”,但在內容上作了相對的區分:州立博物館主要展示馬克思的政治生涯及他與時代緊密相關的著作,市立博物館則重點突出馬克思的生命歷程和生活狀態。

  前一個展覽的內容以這樣的語言來描述200年前歐洲的狀況:“這里正經歷著政治、經濟和社會的變遷。君主政權試圖維護他們的集權統治,隨著工業的興起,行會和手工業者失去了原有的地位,革命和戰爭席卷了整個歐洲,舊秩序正面臨著新思想的沖擊?!瘪R克思敏銳地觀察到新時代的到來,他悉心探索和思考,并通過文字描述和闡發,透析了社會發展的癥結及未來前景,促進了新的理論體系的建構。州立博物館在約1000平方米的14個展廳中,展出了與那個時代密切相關的大量原始繪畫、雕塑、照片和著作、手稿,呈現了馬克思所處時代的復雜境況以及他進行探究的成果。

  首先躍入眼簾的是一幅拿破侖肖像畫。這幅畫并沒有顯示其身份的那把長劍,但在旁邊卻擺了一張桌子,上面十字架下的地球儀邊有一本翻開的小冊子,是著名的“拿破侖法典”。在主辦者看來,他對人類歷史進程最重要的貢獻是于1804年頒布了這部奠定現代國家法律體系的法典。它“使得貿易自由和職業自由取代了行會限制,保證了自由、平等和博愛,并通過對私有財產的保護,為市場經濟奠定了法律基礎”。

  展覽中最有名的一幅畫是杜塞爾多夫繪畫學院的代表人物卡爾?威廉?胡布納于1844年創作的《西里西亞紡織女工》?,F代機器生產帶來的嚴重的問題不僅存在于個人、企業當中,更普遍彌漫到各個城市乃至整個國家。

  同時,在資本的時代,技術獲得了飛速的發展。馬克思還把技術進展及時引入他的資本研究中。馬克思敏銳地觀察到“機器排擠工人的現象”。長期的觀察讓馬克思陷入深思,迫使他不得不關注如下問題:利潤從哪里來?怎樣計算生產成本中工人的勞動?勞動究竟是不是一種商品?展覽中呈現出他的推論。馬克思認為,額外延長的工作產生了更多的剩余價值,工廠主所賺取的剩余價值就是利潤。清楚了這一點,馬克思對資本時代的透析就達到了深刻的層次。

  之后,馬克思開始了《資本論》的正式寫作,力圖徹底探索“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他在以往的基礎上更進一步清楚地闡明,從形式上看,存在著一個階級社會,工人向資本家出售他們的勞動,用來換取工資,他們所創造的勞動價值與工資之間的差異,就是剩余價值。通過保持低工資,資本家將剩余價值最大化,并變得更加富有。馬克思認為,這種剝削最終會導致工人革命和資本主義的滅亡。

  馬克思與世界革命特別是工人運動的關系構成了展覽所展示的那個時代社會狀況的重要內容。展覽還呈現了馬克思起草的“國際工人協會”的成立宣言和臨時章程的印刷稿。盡管這時的馬克思已經把無產階級革命與資產階級革命分別開來,但他仍然把第一國際的意旨作了這樣的闡釋:“把所有不同的目標歸結為爭取自由和正義的積極斗爭!”

  總之,盡管這些展覽明顯地反映出德國社會民主黨和學界對馬克思思想內涵和馬克思主義發展進程的獨特理解和傾向,但以大量原始作品和文獻所具象地呈現的由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猶太-基督教傳統、近代啟蒙運動、科學技術進步以及政治變革等因素所構成的近代歐洲的社會圖景,以及在這一復雜的時代氛圍中馬克思理論思考和實踐探索的軌跡,還是充分的、立體的和完整的。

  二 馬克思生命歷程中的七個“驛站”

  19世紀中葉的生產方式、技術進展、政治形勢和人們的生活境況,既是馬克思觀察、思考和批判的對象,也在“培育”和“塑造”著馬克思的人生。七個展廳分別展示了對馬克思一生影響重大的七個城市,以及當時他的生活境遇。

 ?。ㄒ唬┨乩餇?/font>

  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在特里爾出生,自由、民主觀念對馬克思產生了最初的和持久的影響。在特里爾居住了17年之后,馬克思前往波恩上大學。

  當時特里爾的精神氛圍和物質生活是怎樣的呢?

  展覽別出心裁地展出了歌德的一幅水彩畫。當時歌德隨奧地利和普魯士聯軍去征戰法國。戰事失敗之后,詩人在返回的路上看到了一顆“自由之樹”,樹上掛了塊牌子,牌子被涂了一圈法國國旗的顏色,并用法語寫著一句話:“過路的人們,這片土地是自由的!”特里爾本地畫家弗里德里?!ぐ偷蔷S特·巴赫的一幅油畫再現了當時這里富裕階層的休閑生活。與此相反, 五分之四的特里爾人生活在極度貧困之中。

  構成特里爾人重要生活內容的還有宗教。奧古斯特·古斯塔夫·拉辛斯基的一幅畫描述了天主教會組織的群眾性的朝圣活動。這里大多數居民是天主教徒。馬克思的父親和母親都來自猶太人的拉比家庭,接受過正規教育,系統學習過猶太教經典。1816—1819年間,馬克思的父親改宗信奉新教,其孩子和妻子都先后受了新教洗禮。

 ?。ǘ┎ǘ?/font>

  展覽中有一幅1845年的波恩城市平面圖。馬克思在波恩大學攻讀法律,同時也學習歷史和哲學,與同學們一起聽哲學家奧古斯特?威廉?施萊格爾的講座。

 ?。ㄈ┌亓?/font>

  展覽展出了畫家愛德華·加特納1831年畫作中所描繪的柏林老城區的狀況。柏林不僅是許多工廠和普魯士君主政府所在地,更是普魯士王國的思想文化中心,這主要歸功于柏林大學。馬克思全身心地沉浸在學習中,他主要致力于哲學方向, 最后甚至完全放棄了法學課程。馬克思特別深入研究了黑格爾哲學, 在“博士俱樂部”與激進的青年黑格爾派的主要人物定期見面, 深受其影響。馬克思在柏林的時光里有歡樂,有悲傷。1837年他與青梅竹馬的燕妮正式訂婚。一年后父親病情惡化,去世了,失去父親給馬克思的內心世界和財務狀況造成了雙重創傷。馬克思在此生活了四年半。1841年,他在寫完論文并獲得哲學博士學位后畢業。

 ?。ㄋ模┛坡?/font>

  科隆大教堂1842年重新動工修建。畫家喬治?奧斯特瓦爾德在其作品中再現了這一歡樂場面?!白尡姸嗫坡√熘鹘掏奖陡行牢康耐瑫r,大教堂修建工程的重啟也對民主主義者意義重大,因為它成為了民主主義運動的象征?!?/font>

  這一年,馬克思移居到了科隆。以前他就為《萊茵報》撰寫過文章,搬來后他接任了《萊茵報》主編的職位。這份報刊與君主制為敵,反對專制君主濫用國家權力。這期間他結識了前來拜訪的恩格斯。1843年初《萊茵報》就被查封了。失業后的馬克思與新婚妻子燕妮一起去了巴黎,兩年后他放棄了自己普魯士的公民身份,從此成為沒有國籍的人。1848年,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重返科隆,創辦了《新萊茵報》,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支持德國革命。但革命失敗了,舊統治者重新上臺,《新萊茵報》再度被封殺。

 ?。ㄎ澹┌屠?/font>

  展出的由畫家歐仁·拉米創作的版畫完成于1840年。當時的巴黎以娛樂和狂歡聞名,還特別吸引著學者的到來。除了美好的一面,巴黎也藏有陰暗面,貧富差距巨大,社會底層的生活貧困交加。展覽中陳列的幾部長篇小說原作讓人們回味起那個苦難的時代,如雨果的《悲慘世界》、巴爾扎克的小說集《人間喜劇》系列。

  1843年,馬克思來到巴黎。他打算與阿諾德·盧格創辦《德法年鑒》,但這份雜志只出了第一期就以失敗告終。由于馬克思在報紙上多次攻擊普魯士政府,法國政府在普魯士的壓力之下,決定將馬克思驅逐出境。1845年春天馬克思全家被迫離開巴黎,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

 ?。┎剪斎麪?/font>

  畫家詹姆斯·恩索爾登高遠眺布魯塞爾,創作了一幅這座城市的風景畫。比利時憲法可以說是當時歐洲最進步和最自由的憲法之一,它力圖保障教育、宗教、新聞和集會自由,因此,吸引了來自歐洲各地的反對派民主進步人士。

  1845年,馬克思夫婦搬到了布魯塞爾?!豆伯a黨宣言》于1848年在倫敦出版,這是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魯塞爾完成的。1849年,比利時政府由于擔心法國“二月革命”可能會蔓延到比利時,所以決定驅逐馬克思一家。

 ?。ㄆ撸﹤惗?/font>

  19世紀的倫敦是一個世界性的超級大都市,從展覽的兩幅繪畫中可以了解當時這里“繁榮”的情形。但是,國家的強大和表面的“繁榮”同樣掩蓋不了底層的貧困,畫家盧克?菲爾德經常在作品中描繪倫敦的貧窮和社會不公,展覽展出了他1869年創作的一幅木刻作品。

  1849年,馬克思到了英國。他客居倫敦的流亡生活有30多年。他沒有穩定的謀生方式,經常陷入經濟困境,有限的收入來自恩格斯數十年無私的資助和自己不定期給報刊撰稿所得的稿酬。馬克思在倫敦的主要工作是《資本論》的寫作。馬克思是典型的學者,30余年過著固定的書齋生活。

  市立博物館的展覽將其還原為一個普通的、可以理解和接近的、活生生的人,又通過大量生活細節的鋪陳和再現,讓我們感受到他平凡中反映的獨特、選擇中凸顯的偉大、堅守中鑄就的卓越。

  三 兩個“特里爾之子”的“對話”

  特里爾教堂博物館認為,紀念馬克思最好的方式是沉思他畢生所探索的課題,即關乎“昨天和今天的社會問題和生活價值”,而這也是天主教所關注的重要問題。他們試圖通過舉辦展覽來凸顯“勞動生活和人的尊嚴的狀態”,而“勞動與資本”無疑是構成天主教與馬克思對話最合適的中介。

  談及20世紀以來天主教對“勞動與資本”問題的思考、探索和實踐,絕對繞不開的一個重要人物,就是同樣出生在特里爾、在當代西方宗教史上具有舉足輕重地位的奧斯瓦爾德·馮·內爾-布勞寧。教堂博物館的展覽辟專欄介紹了他的生平履歷和重要貢獻,并將一間展廳虛擬成他的辦公室。

  關于這兩位“特里爾之子”的生平、思想筆者作了簡單的比較。首先,二人都出生于當地比較富裕的家庭。其次,二人的教育背景、知識體系和生活方式頗為相似。再次,二人都走上了“反叛”父輩的道路,并且各以其重要的理論貢獻和實踐建樹贏得世界聲譽。內爾-布勞寧立志做一名牧師,后來更成為卓越的天主教神學家、耶穌會士、經濟學家和社會哲學家,被譽為是“天主教社會理論”領域的“內斯特”,先后擔任教皇庇護十一世、聯邦德國經濟委員會、德國工會聯合會等重要人物、組織和機構的顧問。最后,二人身處不同的時代,世界觀和宗教立場迥異,但畢生思考和探究的議題卻是一致的,那就是“勞動和資本”的關系。其目標和理想又很相近,即試圖“在資本與勞動之間確立一個公正的社會秩序”。

  雖然內爾-布勞寧首先是天主教會的重要成員, 但其思想和生活又處于傳統教會與現代經濟、勞動世界之間的“邊界”之中。他的思想和思路對現代天主教的影響從教皇庇護十一世于1931年頒布的《重建社會秩序的通諭》中可以得到體現。作為一名學者、一位神學家,內爾-布勞寧始終具有世界眼光和歷史意識,又對時代的政治問題和社會生活保持著熱忱,他從未讓自己被現實特定的利益集團所吸引和左右。其思想及其政策設計由于直面現實境遇的客觀、超越政黨政治的中立、嚴謹的學術分析等特點,獲得了德國社會的普遍認同。

  內爾-布勞寧關注馬克思的思想,但他并不完全認同馬克思的觀點。馬克思所主張的作為共產主義的“聯合體”中“每個人的自由發展”和“一切人的自由發展”與天主教所認為的教會中人與人之間的平等和尊重,自然有外在的相似性,但現實內涵很不相同。

  基于兩位“特里爾之子”的“對話”,在特里爾教堂博物館舉辦的展覽以“勞動的生活價值”為主題,藝術家拉斯·科勒和保羅·舒馬赫用藝術手法再現了關涉勞動的多種形式、場景及其所凸顯的“人的價值和尊嚴”的不同境遇,展現了這兩位歷史人物的思想和現實效應。

  四 馬克思及其身后的影響

  馬克思對于20世紀的影響是整個展覽中著墨最多的部分。

  展覽以如下的線索梳理馬克思思想后來的命運:19世紀以來,馬克思思想在世界范圍內普及,首先激勵的是全球的解放運動。無論是個人,還是運動本身,都在試圖從馬克思的著作中尋求理論基礎。1917年的俄國革命將馬克思的思想推進到“列寧主義”階段,并“變成了一個真實的龐然大物”,馬克思的思想開始在東方和西方沿著兩條不同的方式影響世界:一條是通過暴力革命與政治權威行使國家權力,建立完全摒棄資本主義的全新的社會制度;另一條是通過議會制的和平手段和漸進式的改良方式,建立與資本主義相融通的民主社會主義。俄國的布爾什維克黨憑借列寧、斯大林對馬克思著作及其思想的獨特詮釋,讓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合法化和正義化。而西方的社會主義者和社會民主主義者,特別是身處德國的馬克思的后人們,遠觀著這場巨變及其后果,思考他們日后的改制之路該如何走,最后發展出“福利社會”的發展新模式。展覽的總結是:“人們用各自的這樣或者那樣的措辭寫下馬克思字樣,隨之圍繞馬克思展開的研究和辯論甚至比表面呈現出的全球沖突更為多樣化。無論是東方還是西方,陣營內部也都沒能對馬克思思想達成共識?!?/font>

  19世紀那些困惑著馬克思、讓他試圖尋找答案的問題,今天依舊存在,并且被全球化時代資本主義的批判者所關注。進入21世紀后,他對貧富分化原因的追問、對世界變革的渴求,仍舊是現實的主題。

  結語

  對馬克思最好的紀念無疑是深化馬克思主義研究。我們必須認真思考“馬克思研究如何面對歷史和當代”的問題,在馬克思及其思想和實踐的理解上強調理性化和公度性,尤其是要克服情緒化態度、意識形態偏見、狹隘的歷史算計和過分功利的現實考量。

  筆者強調:“馬克思只有一個……”!意思是“馬克思只有一個,我們對其思想的把握和理解應該大體一致和相通”。唯有這樣,才能真正凸顯和發揮這位思想巨匠在全球的現實影響力。

  (作者單位:北京大學哲學系?!墩軐W動態》2019年第6期。中國社會科學網 李秀偉/摘)

 

  

  

作者簡介

姓名:聶錦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