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哲學 >> 倫理學
經濟關系的人格化與自由個人的現代聯合 ——從馬克思的社會學看麥金太爾的德性論
2021年03月09日 09:49 來源:《江蘇行政學院學報》 作者:張霄 字號
2021年03月09日 09:49
來源:《江蘇行政學院學報》 作者:張霄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Personalization of Economic Relations and the Modern Union of Free Individuals: Examining MacIntyre's Theory of Virtue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Marxist Sociology

 

  作者簡介:張霄(1979-),男,江蘇南京人,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副院長、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倫理學與道德建設研究中心研究員、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為馬克思主義倫理學、政治哲學、經濟倫理學(北京 100872)。

  原發信息:《江蘇行政學院學報》第20204期

  內容提要:麥金太爾早年試圖用被德性論拯救過的馬克思主義道德概念批判啟蒙以來的自由個人主義傳統。但在后來,由于他認為馬克思主義也是啟蒙以來自由個人主義傳統的產兒,麥金太爾放棄了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轉而進入專門的德性倫理學研究。麥金太爾之所以會把馬克思主義歸入自由個人主義傳統,主要是他認為馬克思主義一開始就帶有這個傳統的某種印記,即“個體性”。這種“個體性”給馬克思主義帶來不可回避的道德困境:如何從道德上理解自由個人的現代聯合問題?!蹲穼さ滦浴愤@部著作從倫理思想史的角度對自由個人主義傳統的批判,其實也是對馬克思主義倫理學的批評。然而,麥金太爾之所以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主要是因為他對馬克思的社會理論做了祛政治經濟學的處理。正因為如此,他雖然看到了自由個人主義與馬克思主義的關聯,卻并沒有看到后者對前者的超越。因此,他最終選擇退出資本主義社會生活的核心地帶,轉而尋求回歸傳統德性共同體生活方式的實踐籌劃是消極而保守的。但是,如果我們在馬克思的政治經濟學中還原馬克思的社會理論,就可以從經濟關系人格化的角度看到自由個人現代聯合的客觀基礎。以這個被改造了的社會理論為基礎,我們可以重新激活麥金太爾的德性理論,開發出更多對構建馬克思主義倫理學有益的資源。

  In the early years,MacIntyre tried to criticize the liberal individualist tradition with Marxist moral concept as rescued with the theory of virtue.However,because he later believed that Marxism was also the birth of the liberal individualist tradition since the Enlightenment,McIntyre gave up his faith in Marxism and turned to specialized moral ethics research.The reason why McIntyre classified Marxism into the tradition of liberal individualism is mainly because he believed that Marxism bears a certain imprint of this tradition from the beginning,namely "individuality".This "individuality" brings an unavoidable moral dilemma to Marxism:how to morally understand the modern union of free individuals.The book After Virtue:A Study in Moral Theory critiques the tradition of liberal individualism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history of ethical thought,which is actually a criticism of Marxist ethics.However,the reason why MacIntyre came to this conclusion is mainly because he dealt with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Marx's social theory.Because of this,although he saw the connection between liberal individualism and Marxism,he did not see the latter surpass the former.Therefore,he ultimately chose to withdraw from the core of capitalist social life,and tried to return to the traditional virtuous community lifestyle,which in practice and planning was passive and conservative.However,if we restore Marx's social theory in Marx's political economy theories,we can see the objecti

  關鍵詞:麥金太爾/德性論/馬克思倫理學/After Virtue/MacIntyre/theory of virtue/Marxist ethics/After Virtue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本文系教育部基地重大項目“中西政治倫理比較研究”(15JJD720013)的階段性成果。

 

  麥金太爾是著名倫理學家,德性倫理學當代復興的代表人物?!蹲穼さ滦浴凡粌H是他在德性論研究領域的力作,也是他久負盛名的學術精品。由于麥金太爾早年參加過左翼活動,而《追尋德性》中也不乏對馬克思主義倫理學的評價。因此,有不少學者會把麥金太爾的倫理思想和馬克思主義聯系起來加以考察。本文認為,麥金太爾看到更多的是資本主義在文化和社會心理上所造成的割裂與分離及其在思想史上反映出來的理論嬗變,他并沒有在深入馬克思政治經濟學的基礎上運用他的社會理論,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才是麥金太爾德性理論的打開方式。

  一、關于馬克思主義倫理學的一個困境問題

  細品《追尋德性》,我們不難發現,麥金太爾這部著作與馬克思主義有著很深的淵源。在1981年首版的《序言》中,他就把這部著作的研究結論歸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問題:“馬克思主義在道德上的缺陷和失敗,從某種程度上講,是因為它既體現但又拒絕了一種現代社會和現代化世界的獨特精神:我們可以在理性的道德層面找到某種可辯護的立場。我們既可以根據這一立場做出判斷并行動,也可以根據這一立場評價各種爭取我們為之效忠的互競的、異質的道德方案?!盵1](P18)麥金太爾說的獨特精神,就是啟蒙以來自由的個人主義(liberal individualism)道德傳統。他在《追尋德性》中揭露由這種傳統主導的啟蒙合理性之道德論證籌劃的失敗,實際上是要告誡那些在社會主義陣營中的馬克思主義者:用自由主義道德批判斯大林主義并以此為基礎來構建社會主義倫理學的企圖注定不會成功。說到這里,熟悉麥金太爾早期左翼活動經歷的人肯定就會聯想到:《追尋德性》的研究結論仿佛是對近四分之一個世紀前那場爭論的一個漫長而深思熟慮的回應。

  1957年,湯普森在《新理性者》(New Reasoner)上發表了《社會主義人道主義:致非利士人書》,提出要用一種道德意義上的人道主義概念批判斯大林主義,通過轉變文化策略的方式引領社會主義建設。湯普森的文章在英國新左派內部引起了巨大爭議。當時正在牛津大學讀書的麥金太爾也參與了這場爭論。他在《新理性者》上相繼發表的兩篇文章《道德荒原筆記I》(1958)和《道德荒原筆記II》(1959),是對社會主義人道主義概念最有力的理論聲援。在這兩篇文章中,他拒絕用自由主義道德填充這一概念,反而援引亞里士多德倫理學解釋這一概念?,F在看來,他在當時提出的觀點成了歷史上第一個把馬克思主義道德觀和德性論聯系起來加以考察的理論嘗試。①

  如果考慮上述情況,這是否意味著,我們是否可以用麥金太爾在《追尋德性》中借助亞里士多德倫理思想開發的德性來理論構建一種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呢?畢竟有不少學者就認為,麥金太爾對源自亞里士多德德性理論的解釋是親馬克思主義的。他在理論上的建樹代表著一種所謂的“亞里士多德式的馬克思主義”②。且不說麥金太爾自己是否同意這個標簽。這里有一個重要的問題需要加以區分:說麥金太爾把馬克思主義作為一種有益的思想資源或方法進行研究是一回事,說麥金太爾的德性理論就是一種馬克思主義倫理學則是另一回事。因為,熟悉麥金太爾學術生平的人或許都知道,他在《追尋德性》出版的十幾年前,就已經放棄了馬克思主義。這意味著,作為一名曾經信奉馬克思主義的倫理學家,他放棄了通過倫理學研究推動馬克思主義文化事業、助力左翼政治活動的籌劃。所以,我并不認為麥金太爾在《追尋德性》中提出的德性理論在性質上是馬克思主義的。相反,他對馬克思主義倫理學是悲觀的。因為在他看來,馬克思主義也只不過是自己一貫批判的自由主義傳統的一種表現形式:“馬克思主義本身患有嚴重的、會帶來危害的道德貧困癥。其主要原因是它繼承了自由的個人主義傳統中的某些東西,但同時又背離了自由主義?!盵1](P18)

  在我看來,雖然麥金太爾在《追尋德性》中開發的德性理論不是馬克思主義的,但這并不妨礙我們在這一德性理論的基礎上進行馬克思主義倫理學的“再開發”。我的立場介于“定性”(即麥金太爾的德性理論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和“無關”(即麥金太爾的德性理論和馬克思主義無關)之間,更加看重馬克思主義和麥金太爾德性理論之間可能發生的雙向激活關系,更加看重這些被激活的成分是否有益于構建馬克思主義倫理學。我處理這個問題的方法是,試圖回答麥金太爾在第18章提出的困境。在《追尋德性:是尼采或亞里士多德,還是托洛斯基和圣?本尼迪克特》這一章中,麥金太爾預想了他的德性理論可能遭遇的三種批評。在這三種批評中,他認為有必要馬上回應的只有第三種。而這第三種批評就來源于馬克思主義。被預想的批評是:“我們時代最關鍵的思想對立,是自由個人主義與某種馬克思主義或新馬克思主義的對立。有這樣一些人能把這種觀點解釋得言之鑿鑿。他們追溯了從康德、黑格爾到馬克思的思想譜系,聲稱馬克思主義可以把人類自律概念從它最初的個體主義形式中解救出來,并借助一種可能的共同體形式(在這個共同體中,異化已被克服,虛假意識已遭廢棄,平等與博愛已經實現)得以重建?!盵1](P261)麥金太爾對這個批評的回應方式是,指出這個批評中客觀存在的兩種困境。由于無法解決這兩種困境,所以這種批評是站不住腳的。我將這兩種困境分別概括為:(1)如何從道德上理解自由個人的現代聯合問題;(2)如何在道德貧乏的資本主義社會開發道德資源問題。我在這篇文章中主要討論第一個困境。

  在麥金太爾看來,馬克思主義自身獨特的道德立場被馬克思主義的道德歷史削弱了。這主要表現在一些重大的歷史和政治事件中,馬克思主義總是直接退縮到康德主義或功利主義中去。麥金太爾認為,原因就在于馬克思主義中一開始就有一種激進的個人主義。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中把未來社會描繪成一個“自由人的聯合體”。這些自由的個人是社會化了的魯濱孫。他們贊成對生產資料的共同所有權,贊同各種有關生產和分配的規范。但馬克思并沒有告訴我們,這些自由個人之間“自由聯合”的基礎是什么?在這個關鍵問題上,馬克思留有空白,而后繼的馬克思主義者并不能充分地填補這個空白。所以這就不難理解,為什么那些后來的馬克思主義者會把抽象的道德原則和功利條件當作“聯合”的基礎。這樣一來,馬克思主義者在實踐上所采取的道德態度,恰恰就是他們把別人譴責為意識形態的那種道德。[1](P261)所以,對馬克思主義來說,這里的關鍵問題是:如何從道德上理解自由個人的現代聯合問題?

  二、自由個人主義傳統與麥金太爾的德性理論

  麥金太爾提出的這個困境,不僅針對馬克思主義,也是對近代以來西方文化深層困境的摹寫。這個困境的實質是:在現代西方社會,人與人之間基于傳統的倫理關系斷裂了,自由的個人之間相互聯合的基礎不再牢固,社會缺乏團結性力量,分裂與隔閡愈演愈烈。啟蒙以來開辟的自由的個人主義傳統不僅肇始了這一過程,也在不斷地加速這一過程。從某種意義上講,麥金太爾的《追尋德性》就是從倫理思想史的角度對這一個過程的描述及其分析。在我看來,要理解聯合的道德問題,勢必要了解分裂的道德原因。因此,我們非常有必要先來傾聽麥金太爾在《追尋德性》中花了大半的篇幅對這一過程的道德敘事。

  在麥金太爾看來,從Virtues向Morality的變化是這一過程的轉折點。在這個關鍵點上,基于品質的德性被基于規則的道德替代,由此,傳統社會文化中居于核心地位的德性概念越來越被邊緣化。德性開始和功利概念聯系在一起(從休謨開始),并越來越多地被理解為服從規則的某種性情或情感。德性在從諸德性到德性單數概念的變化過程中,單數化的德性概念實際上就演變成了標準化的道德(morality)概念。從此,尋求標準化規則的morality就取代了作為實踐品質的各種virtues。而以制定行為規則為己任的功利主義和義務論也就取代了德性論,成為主導性的道德理論。在這個基礎上,行為模式和思維模式的相互影響不斷把這種轉變向對方深化。在傳統社會,為了特定目的從事特定活動的實踐是德行的基礎,所以各種德性就是關于善惡的話語。但自我概念出現后,德行變成了一種基于自我或自我之外的行為選擇。善惡的話語變成了一種在“利己”與“利他”之間進行選擇的雙邊關系?!白岳?源于蘇格蘭啟蒙思想家提出的self-interest或self-love③)這個18世紀才出現的概念,改變了人們對善惡觀念的理解及其行為方式??偟膩碚f,自利既有道德的一面,也有不道德的一面,而利他基本上是道德的。其實,這種“利己—利他”模式很容易掉入利己主義的窠臼。因為無論是利己行為還是利他行為,判定其是否道德的最終根據都源于自我概念中的某種“可善化”成分。無論是休謨和斯密看重的“激情”(passion),還是康德推崇的“實踐理性”,抑或是功利主義強調的“肉體感受性”等等,概莫能外。這樣一來,任何道德行為的最終根據都有可能在一種還原主義的解釋中被吸入自我概念。所以,利己主義就會是自由的個人主義傳統最易趨向的道德模式。歷史上其實有不少思想家已經意識到這個傳統可能帶來的社會文化后果。他們中的一些佼佼者也曾試圖在不脫離這個傳統核心內容的前提下對其進行理論上的糾偏,如黑格爾的倫理法概念。但結果卻是,自由的個人主義傳統這股洪流三百年來生生不息,大行其道且勢不可當。

  解決這個困境被麥金太爾視為道德哲學的歷史使命。雖然他說自己并沒有在《追尋德性》中著手做這件事,但卻預設了對一種合理性的系統解釋。而他說的這個被系統解釋的合理性,其實就是他在《追尋德性》中提出的德性理論。在《第二版跋》這一章中,麥金太爾把這個理論簡明地解釋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把德性理解為獲得實踐內在好處(good)的必要品質;第二個層次把德性理解為對過一種整體生活有益(good)的品質;第三個層次是把前兩者與追求一種人類的好(good)聯系起來。只有在一種持續存在的社會傳統中,這種好(good)才能被解釋清楚并擁有?!盵1](P273)(為方便表述,我把這三個層次分別簡稱為“德性的實踐層次”Virtues in Practices、“德性的生活層次”Virtues in Lives、“德性的傳統層次”Virtues in Traditions,并分別用V[,P]、V[,L]、V[,T]來表示)。這三個層次環環相扣,相輔相成。首先,人的行為可以在一個確切的框架中被理解,從而就有確切的目的和評價尺度。人可以在這樣的框架中專注于特定的活動,并在這些特定的活動中得到內在的益處(goods)。這個確切的框架就是V[,L]。其次,V[,L]就是人與人之間可以聯系在一起的紐帶和基礎。V[,L]催生共同利益(public goods),而共同利益定義著行為的好壞。這樣一來,人與人之間就關系確定、聯系緊密,且一致追求共同利益。再次,V[,L]的共同利益要在一個更大的、可持續的社會傳統中得到解釋。這意味著,可能被標準化現代生活邊緣化了的V[,L]不能淪為人類社會的孤島。V[,L]的存在是對屬于人類的好的V[,T]的典藏。而V[,T]也只有在V[,L]中借助V[,P]才能得以存續。最后,那些承載著各種V[,P]的V[,L]就是麥金太爾所設想的人間凈土,類似于在黑暗將要來臨之際為人類保存有益傳統的、帶有宗教性質的小型共和社團。所以在《追尋德性》首版最后一章的最后一句話中,麥金太爾說我們正在等待的是圣?本尼迪克特。④

作者簡介

姓名:張霄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丁香婷婷亚洲开心五月,国产大香伊蕉人在播放,国产在线亚洲精品观看不卡,日本无码av不卡一区二区三区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